你的位置: 首页 ›› 种田 ›› 全文免费阅读 《锦绣田园:将军找我来种田》作者:海安一瞬 种田
全文免费阅读 《锦绣田园:将军找我来种田》作者:海安一瞬 种田

全文免费阅读 《锦绣田园:将军找我来种田》作者:海安一瞬 种田佚名-著

7人在追
小说:锦绣田园:将军找我来种田 小说:种田 作者:海安一瞬 简介:沐芸娘是个穷山沟里的小丫头。她每天的事情就是…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6-13 08:20:59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小说:锦绣田园:将军找我来种田

小说:种田

作者:海安一瞬

简介:沐芸娘是个穷山沟里的小丫头。她每天的事情就是做绣品、干活儿~她本以为,自己会跟身边所有的女人一样,长大、嫁人、生子。没想到有一天,隔壁突然搬来一户新邻居,把她的命运就此改写。

角色:姜婶,沐芸娘

锦绣田园:将军找我来种田

《锦绣田园:将军找我来种田》第001章 暴雨倾盆免费阅读

“轰隆隆,轰隆隆……”

沐芸娘在一阵“哗哗哗”的雨声中被惊醒。

“唔……下雨了?”沐芸娘睁开眼,漆黑一片。

“是的。外面下雨了,好大的雨咧!”耳边传来的,是姜婶的声音。

沐芸娘支撑着坐了起来。感觉到她起身的声音,姜婶赶紧点燃了油灯。

“咋的了,芸娘。”姜婶问。

“姜婶,我有点口渴,想喝水。”沐芸娘说。

姜婶就睡在沐芸娘的旁边。沐芸娘睡里面,靠着窗户,她们睡的地方,是农家常见的土炕。

“我给你倒,你先坐着。”姜婶掀开薄被,下了坑,来到木桌前。姜婶伸手拿起了桌上的水壶,晃了晃,没水了。

“你等着,水壶没水了,我去烧。”姜婶说道。

“不用了姜婶,你歇着吧,天就快亮了。”沐芸娘用手撑着额头,对姜氏说。

姜婶放下水壶,重新回到坑边。她小心翼翼地瞅了瞅沐芸娘的脸。只见沐芸娘的脸色苍白,额头上还渗出豆大的汗珠。

“芸娘,你的脸色怎么这么差,莫不是生病了?”姜婶见状,十分担忧,把手放在了沐芸娘的额头上。

“婶,我没事。”沐芸娘冲着姜婶笑了笑,把姜婶覆在自己额头上的手放了下来。

沐芸娘的额头冰冰凉凉的,脸色看起来很差,但是没发烧。

姜婶松了一口气。

她给沐芸娘拉了拉被子,对沐芸娘说:“莫不是……葵水来了?”

“没呢。”沐芸娘再次笑道。

她拍了拍身边空着的位置,示意姜婶坐下。

姜婶没再多问,重新回到沐芸娘身边躺了下来。

“婶,我只是,又做噩梦了……”沐芸娘低声说。

姜婶的心一紧。

“还是那个梦。好多人,拿着刀,拿着剑,在杀来杀去。好多人死了,地上都是血……”

“芸娘。”沐芸娘话还没说完,姜婶就忍不住出声打断了她。

姜婶坐了起来,搂住了沐芸娘的肩膀。对沐芸娘柔声说道:“芸娘,别想太多,你只是太累了……”

沐芸娘抬起头看着姜婶,神情有些恍惚。

“姜婶,我明白你的意思。”沐芸娘说。

她叹了口气,挣脱开了姜婶搂着她的手臂。然后对姜婶说道:“可是我就是控制不住我自己。姜婶,这么多年了,我老是翻来覆去梦到那些场景。”

沐芸娘说到这里,眨巴了下眼睛。水汪汪的双眸蒙上了一层雾气。

“姜婶,你能不能告诉我,他们,都是怎么死的?”沐芸娘问道。

姜婶最怕沐芸娘问这个问题。

姜婶对着沐芸娘苦笑:“芸娘,婶真的不知道。”

沐芸娘撇撇嘴,脸上的表情,显然是不相信的。

姜婶知道自己的解释没有用。沐芸娘自从四岁家破人亡后,自己带着她从仲元国逃离至此,隐姓埋名已经十多年。随着沐芸娘渐渐长大,她对自己的身世也越来越好奇。

四岁的小孩子,本应该是没什么记忆的。但沐芸娘偏偏就对那天的事情记忆犹新。甚至晚上睡觉时,还频繁地梦见。

姜婶很是无奈。

她看着沐芸娘。十几岁的少女,已经开始懂得去思考事情。沐芸娘是聪慧的,自己那些含糊其辞的解释,自然不能让她信服。

姜婶拍了拍沐芸娘的后背,对沐芸娘说:“天快亮了,芸娘,睡下吧。”

一如既往没问出什么。沐芸娘没再勉强。她知道姜婶也是为了自己好。

每个颠沛流离的人都会想要知道自己从何而来,沐芸娘也不例外。虽然她对自己的身世一直都很好奇,可她心里也明白,姜婶这么做也是为了保护自己。

躺回榻上,沐芸娘便开始睡不着了。

姜婶倒没沐芸娘这么多思忧虑,很快就进入了甜美的梦乡。

听着身边姜婶入睡后发出的“呼呼”声,沐芸娘心里有点愁。她愁的倒不是做的噩梦了,而是这个月的家用。

月初卖的绣品换取的银钱已经全部花完。但是她们下一幅完好的绣品还没赶制出来。

“唉……这可怎么办哟……”

沐芸娘轻轻地叹了口气,不知不觉,很快,天就亮了。

“喔喔喔!”

公鸡率先在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到来之前打起了鸣。沐芸娘没贪懒,马上就起来了。

姜婶也醒了。与沐芸娘洗漱完毕,看着在厨房忙碌的姜婶,沐芸娘轻声对姜婶说道:“婶,吃完早饭后,我去趟集市,把家里这段时间攒下的鸡蛋卖了。”

姜婶握着锅铲的手顿时就顿住了。

她皱了皱眉,放下锅铲,说道:“你一个姑娘家,下趟山大老远的,还是我去吧。”

“婶,你忙活吧。我又不是没下过山。刚好这段时间待闷了,就想下山走走。”沐芸娘说。

姜婶抿了抿嘴,仔细看了看沐芸娘。

沐芸娘也回看着姜婶,眼神之中满满的坚定。

“好吧。”

过了半晌,姜婶叹了口气。她知道沐芸娘的脾气,决定的事情旁人很难劝她回心转意。

沐芸娘笑了,放下碗筷,对姜婶说:“那我进屋换身衣服,这便出发!”

看着沐芸娘一蹦一跳的,姜婶无奈地笑了笑。

唉,这孩子,真是越大越难管教了……

沐芸娘回了屋,披了件素色的披风,就拿起篮子,去后院拾鸡蛋去了。

很快就装满了满满的一篮。沐芸娘看着篮子里新鲜的鸡蛋,心里仿佛轻松了许多。

幸好,还有这些鸡蛋……

家里的米缸已经空了。这大山里,就剩她和姜婶相依为命。两个人开销虽不大,但是都是弱女子,平常的经济来源,也就靠她和姜婶做做绣活换钱了。

只是近段时间,姜婶实在是太累了。本来年纪就大,没日没夜的做绣活儿,眼睛都快不行了,发髻间的白发,也增多不少。

前几日还因为挑水摔了一跤,腰扭了,在榻上躺了半天。本来芸娘还想下山给她请大夫,但却被姜婶坚决拒绝。

“都是小毛病,人老了都是免不了的,休息下就好。”姜婶说。

芸娘不好回绝。家里的状况她不是不知道。姜婶向来疼她,舍不得她干太多活儿,疼着疼着,就把自己累坏了。

——

作者有话说:

推荐阅读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