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玄幻 ›› 全文免费阅读 《血狩穹苍》作者:宸哲 玄幻
全文免费阅读 《血狩穹苍》作者:宸哲 玄幻

全文免费阅读 《血狩穹苍》作者:宸哲 玄幻佚名-著

3人在追
小说:血狩穹苍 小说:玄幻 作者:宸哲 简介:天降大旱,百姓遭荒。同时异族羯人大军南侵,北地失陷。大周朝建祯帝…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6-14 16:24:47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小说:血狩穹苍

小说:玄幻

作者:宸哲

简介:天降大旱,百姓遭荒。同时异族羯人大军南侵,北地失陷。大周朝建祯帝御敌崩于阵前,大周北朝随之覆灭。此后大周朝仅存血脉姚可禧隔澄河于南方登基,是为建隆帝。历史由此进入大周南朝时期。十年后,几经辗转的少年何乐自北地来到南朝,并进入他心驰神往的修行圣地云檀宗。只可惜世事难料,一切都没有按他所想进行……

角色:陈堂主,张之若

血狩穹苍

《血狩穹苍》第一章 天人降世免费阅读

大周朝建祯三年秋,登基称帝已三年的年轻天子姚可禛可谓日夜勤政,更是励精图治决心重振大周皇朝。三年来杀宦官囚权臣,使得朝野上下焕发出新的生机。

只是一场巨大的灾祸即将降临在大周朝境内,而身处灾祸中的百姓则要到几年之后才能深刻体会到。

在大周朝北部,狄庆州偏远的山道上,有近百人的怪异车队正艰难的行走着。说他们怪异是因为所有人皆身穿麻布青衫,且只驱赶一辆由六头壮牛拖拉的牛车。那牛车十分巨大,足足有六米长,且所有木质车轮都是加厚过,外面还包裹上金属外皮。而如此结实的牛车上,仅仅只是承运着一根巨大的形似圆木桩的东西。

不说它就是木桩,因为那灰白色物体的表面,刻有无数繁复而精美的花纹。最奇怪的是,在上面竟还贴满阵符。如果是夜里见到,会有种阴气森森的视感。尤其是近百人的车队,行走间没发出半点声响,更是加重阴森氛围。

其实车队已经在山野间悄然行进半月余,再往前将出狄庆州,到达酉阳州。酉阳州属平原地区,也是大周朝最重要的产粮州,历来都是大周朝最为富庶的州。

车队领头人为一中年女子,偏又生了张男子的样貌,嘴唇上更是长有粗短的胡须。随着车队渐渐走出山区,她那始终皱起的眉头愈发深重。很显然他们所谋划的大事即将展开,而作为此行的头领,她却并非心甘情愿。其中的苦楚,或许另有隐情,只是箭在弦上已不得不为之。

“陈堂主,再有两天就能到达预定地点。”一名青衫蒙面汉子从前方匆匆赶来,找到女子后行礼毕悄声说道。

“嗯,那边可妥当了吗?”女子环顾四周后询问。

“妥当。”

牛车一路行来,车轮在地面上压出深深的车辙。女子盯着牛车上的物品,一时不知是该何种心情。据说在老祖宗那辈起就已在谋划,直到两年前他们才真正下定决心,而那时正是建祯帝姚可禛开始整顿吏治、杀宦官囚权臣。用一位老祖宗的话就是:国之太平,与尔等何干?他们要的就是乱世,只有乱世才有他们出头之日。

两天时间很快过去,车队专挑偏僻路径,路上仅在出狄庆州时遇到山野村夫。那个时代山野之人多敬畏,他们也只敢远远的看着,没谁上前查看。从狄庆州行出十几里,基本就是酉阳州的平坦路面。再往前几十里,就是酉阳州的露苍县,露苍县属于素有陪都之称的定远府所辖。

车队此行的终点就在前方不远洼地,刚好处在守卫定远府驻军戒备圈之外。

众人驱赶着牛车,沉默的走向终点,谁也没表现出情绪。他们对于命运早已失去判断力,心中只剩一个念头,那就是守护圣物到达目的地。在此之前如果有谁想接近圣物,他们将拼尽全力以死相搏。从出发时的三百人,到现在剩下的近百人,他们已经化解多次危机,最终他们即将完成使命。

嘭……一名青衫男子因为太兴奋而倒在地上再没起来。

陈堂主拧紧眉头,没有去管那名她认识的男子,继续指挥车队缓缓进入洼地。洼地里早已用木架搭建起一米左右的地台,面积足以放置圣物。

临近中午时分,牛车平稳的停在地台旁,因为地面潮湿,停顿的牛车已经有半个车轮陷入地下。

“准备起圣物!”陈堂主大吼一声,声音响彻原野。

余下的近百人闻声而动,各自找到合适的位置将手托在圣物下方。他们都尽量不去触碰圣物上的辰符,而是小心避开。只是圣物虽大,这么多人拥挤着依然有人被排挤在外。

“不要挤,把车拉走,剩下的人站到下面去顶起来。”陈堂主嘶吼道,让稍显混乱的局面暂时得到控制。

过去一柱香的时间,众人才将圣物抬起,挣扎着挤到下面的人费力的将圣物顶在头上。又在指挥下,众人缓慢的走上地台。

临时搭建的地台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发出咯吱咯吱近乎崩溃的声响。

“落圣物!”陈堂主眼看着圣物挪到合适位置后,才发出命令。

但圣物抬起容易,要放下却没那么简单,众人没受过此方面的训练,如是在各顾各的情况下,圣物轰的一下砸在地台上。地台发出连串断裂声,却没有垮塌,只是间或的惨叫声掺杂其中,才让那侥幸凭添血腥。足足有十几人被压在圣物下,幸运的还只是断手断脚,不幸的身体都被压爆。

陈堂主冷漠的看着,挥让人将他们拉开。终于到最后一步,她也不知会发生什么,所以没有多余心思为他们难过。

“要开始了?”跟在她身后的青衫壮汉舔了舔嘴唇,紧张的问。

陈堂主默默点点头,又挥手。接下来要做的事大家都轻车熟路,除两人去牛车上取来松脂散落在地台各处,其余人原地盘腿而坐,开始念诵“青莲降世经”。

不一刻地台升起浓浓黑烟,继而燃起冲天烈焰。

在烈焰中圣物上的辰符飘飞起来,终化作灰烬,闪着星光飞向天空。

四周的诵念声渐大,伴随地台燃烧的噼啪声,合奏出一种奇妙的声效。

陈堂主坐在最远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圣物。可能也就一分钟,那始终静止不动的圣物动了一下,仿佛是左右晃动那般。接着圣物发出一“嘭”的巨响,声如巨鼓发出,让四周的人也随着震颤。

还不等众人反应,又是嘭的一声,圣物一分为二,其中一半被什么弹飞到高空,又重重落在地上,将盘坐的几人砸成肉泥。

余下的那半也生出怪事,原本腾空燃烧着的火焰被尽数吸入,再没有丝毫烟火窜出。

开始诵念声还稍停滞,但随即众人莫名的亢奋起来,如是诵念声为之一振。

远处的陈堂主眼角跳动,但她还是不敢造次,依旧背诵着青莲降世经。

“老母临世,青莲降生。无尘净界,污垢去踪。天降圣洁,九定乾坤……”

猛然间那地台仿佛被添加助燃剂,火焰猛然增加几倍,但也同样都被圣物吸入其中。如此反复几次,如同呼吸般,然后沉闷的爆裂声传来,残留的圣物化作齑粉消散在烟火中。

这时四周的众人都感受到了一阵热度,是一种不同于火焰带来的热感,更接近盛夏烈日暴晒的干燥。

也就在这时,那原本还能燃烧几个时辰的火堆无声无息的熄灭,仅剩下一个身着青衫巨大人形身影。那人形身影足有三米多,又瘦又长的悬浮在灰烬上,身上的青衫无风自动,仿若是活物。

临近的人好不容易才看清巨大身影的容貌,竟有几分女相,但远远谈不上美貌。从侧面看给人一种刻板扭曲的僵硬感,让人感觉不是活物。

时间似静止过几秒,然后那巨大的身影缓缓竖起,这时才能完整看清。她的头上挽了个简单的随云髻,面貌长得三分男相,七分女相。身材上也算标准的女性,该凸的部位凸,不胖不瘦。一身青衫,与周围人所穿仅略有差别。

原本这高大的女子闭着眼睛,当她直起身子后,才缓缓睁开紧闭的双眼。那是一双没有任何生气与情绪的眼睛,漆黑一团。

陈堂主心中生起极大慌恐,预感到大祸降临,但当她想逃离时才发现身体已经不听使唤。

诡异的是,此刻诵念青莲降世经的声音还没有停,空气里随着诵念生出阵阵的嗡嗡声。

高大女子慢慢张开嘴,尖啸声从她嘴里发出,然后那声音不断攀升,直到完全消失。现场所有的人七窍中尽数流出鲜血,个个模样极端骇人。

当那女子停止尖啸,猛的往回吸气时,所有的人又以肉眼所见开始干瘪,眨眼间地上仅剩盘腿而坐的人形干尸。唯一姿态不同的是那位陈堂主,但也仅仅保持半起身的状态,也未能逃脱。

而干涸还在继续,原本这里是洼地,虽因秋季缺水,但地面也还温润。现在地面正以肉眼所见速度干燥,很快原本盈润的土地也因过分干燥而开裂,成为没有养分的白色沙壤。

沙壤继续扩大,并且速度呈几何级增长,一时辰后这片原本富饶的土地已有几分大漠黄沙的荒凉景象。

那吸足精血高大的女子,环顾一圈后,朝远处飘飞而去……

是夜大周朝皇都安澜城内,钦天监监正张之若从司天台慌慌张张冲入皇宫。得报的建祯帝姚可禛推开还未批阅完的奏折,同意见从未如此慌乱的张监正。

“千真万确,虚星大放光芒,天节由虚入盛,乃万物皆枯之象。另……”张之若跪在地上,浑身如筛糠般抖起来。

“说,朕允你无罪既是!”

“微臣还看到天人降世。有六降之乘,散于四野……”

一瞬间室内空气仿佛凝固,久久才得以继续。某种意义上建祯帝姚可禛可算是明君,自二十岁亲政勤勤恳恳,从未有过半点懈怠。尤其是在剪除宦官权臣时所展现出的英明神武,直追立国先帝。只可惜时机太差,此时的大周皇朝已处于积贫积弱中,如能给他十年的风调雨顺,或许能还达成中兴的大周朝。但此时此刻的大周皇朝,正处在风雨飘摇中。

内部暂时被打压下去的权族门阀,依然没有死心。而西北方的羯(jie音为结)人部落正虎视眈眈,这些以狼自居的蛮族时时刻刻都在准备着南下中州。

建祯帝姚可禛知道他需要时间,更需要上苍照应,所以才会如此重视钦天监所测。当他听到天人六降时,惊得说不出话来。原因很简单,传说中天人降世即意味着改朝换代,更何况还是天人六降。

汇报完张之若当晚即自缢于司天台,并留下天人六降的大致方位。不久后超然物外的修行宗门云檀宗分派六路人马出发,奔向天下六处地界。

建祯四年开始,北地七州皆为赤地,旱灾自北往南扩张。三年后北地已无可食之粮,惨烈处易子而食已是残存的人性。此后大批北人南渡澄河,史称为衣冠南渡。

建祯六年,南方现青莲教,号称青莲降世,拯救苍生。一时间入教者众,四年已发展教众百万。

建祯十二年五月青莲教借教徒被官府冤杀,聚二十万教众攻下南方重镇燕山城。同年七月青莲教占石台州,教众发展至二百万,其中多为北方无产无食难民。建祯十三年夏,南方已有七州沦陷,青莲教众达三百万。

同年北方羯人聚三十万铁骑踏赤土南来,建祯帝姚可禛御驾亲征,于建祯十四年春战死于澄河旁。

建祯帝姚可禛崩天消息传来,南方门阀迅速扶持安居南方时年三十一的祐福王姚可禧继位,改年号建隆。随即建隆帝姚可禧启用南方系地方武装,一边扫荡青莲邪教,一边组织起二十万地方武装沿澄河岸抵御羯人南下。

此时南方系众门阀因切身利益受威胁,在绝境中暴发出强大战力,于南北两线作战中取得极难得的胜利。至建隆二年,终与羯人签订建安之盟,割让澄河以北,年供岁币。而与青莲教的战斗,则在收复两州后停下攻势。

推荐阅读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