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科幻 ›› 全文免费阅读 《全球异变:我是大炼金师》作者:罚恶判官 科幻
全文免费阅读 《全球异变:我是大炼金师》作者:罚恶判官 科幻

全文免费阅读 《全球异变:我是大炼金师》作者:罚恶判官 科幻佚名-著

5人在追
小说:全球异变:我是大炼金师 小说:科幻 作者:罚恶判官 简介:尘世尽污,欲念不止,无尽的恐怖自虚空中诞生。平…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6-14 19:21:17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小说:全球异变:我是大炼金师

小说:科幻

作者:罚恶判官

简介:尘世尽污,欲念不止,无尽的恐怖自虚空中诞生。平衡消失,人间凶凶。一本未知文明的炼金书册,一个属于这个时代的传奇故事。

角色:林北,王文兵

全球异变:我是大炼金师

《全球异变:我是大炼金师》第1章 卷入免费阅读

知了……知了…

屋外的蝉鸣不绝于耳,夏日的夜晚依旧是那般的炎热,让人心情不免有些烦躁。

林北坐在教室角落,无精打采的看着面前的物理题,手中的水性笔无规律的晃动。

教室里无人说话,只有老旧的风扇转动声与学生们的翻书写字声在回应着吵人的蝉鸣。

距离高考不到百天了,每日的生活都是那般的枯燥与紧张,所有人都憋着一口气,想在这最后的时光里冲一冲,拼出一个好的前程。

吱呀——

忽然,虚掩着的教室门被人推开,一位身穿黑色风衣,头戴西部牛仔帽,脚蹬高帮真皮马靴的年轻帅哥走进了教室。

很快,座位靠近门边的同学发现了他。

“请问你找哪位?”

面对学生的疑问,年轻帅哥并没有回答。他径直走上讲台,右手在实木的讲台上敲了敲,

低沉的实木敲击声响起,下面大部分学生都下意识的抬起了头,将目光集中在讲台上的年轻帅哥身上。

年轻帅哥环视了教室一周,清了清嗓子朗声道:

“各位同学晚上好,我接下来要讲的话,你们可能会不信,但这也没多大关系。

我也不一定要你们相信,你们现在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赶紧滚出去教室,一个是留在这里,迎接自己的死亡。”

“……”

在场的同学听到年轻帅哥的这一番莫名其妙的话,皆是一脸的懵逼。教室里安静了好几秒,最终还是班里的班长李长桂开口打破了沉默,

“你究竟是谁?无头无脑跑过来叫我们滚出教室,还不求我们相信?你再在这里发疯的话我们可就叫保安了。”

眼前这男人看上去就很不正常,有谁大夏天穿一件风衣的,这不得热飞起来?

年轻帅哥神经质的扯了扯面皮,嗤笑道:

“你保安?你叫呀,现在就去叫。连带着你们这些同学一同去叫。反正我已经话到这里了,你们想找死也与我无关。”

林北看着年轻帅哥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心头不知为何涌现出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与其他人不同,因为没心思做物理题,所以在那年轻帅哥进教室的一刹那,林北就注意到了他。而也就在那时,林北隐约看到了他风衣里面挂着两把短刀。

无论讲台上这人所说的是真是假,林北都不想和一个带有武器的危险分子待在一起。

然而就在林北还在考虑要不要从后门偷偷溜出去的时候,他忽然敏锐的发现,窗外的景象居然在渐渐变得模糊,宛若看过场动画一般,原景象消失,新景象缓缓浮现。

这是一片带着薄薄雾气的森林,窗外阳光透过薄雾散落入教室之中,微风吹拂,林北甚至还感受到了一丝凉意。

“啊!”

很快,教室里的所有人都注意到了窗外惊人的变化,几位心理承受能力低的女生不由得发出了一声惊叫 。

“呵,刚刚叫你们走不走,现在想走也走不了了。”

讲台上的年轻帅哥扫了眼窗外的森林,戏谑的笑了一声,也没再管下面的那些学生,转身走下讲台,朝着教室门口走去。

“等一等,先生。请问这外面是哪里?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在年轻帅哥准备出门的那一刹,林北忽然从座位上站起来叫住了他。

“嗯?”

年轻帅哥停下脚步,饶有兴致的转过头打量了一眼林北。眼前这个男生脸色有些煞白,目光闪烁着惊恐,但依旧咬着牙看着自己,企图从他这了解事情的缘由。

反观教室里的其他学生,要么窗外被突如其来的变化所吸引与前后桌大声讨论,要么就是第一时间掏出手机录像拍照,每一个注意他离开的。

年轻帅哥想了想,忽然快步走到了林北旁边,轻轻拍了拍林北的脸,低声道:

“小子,有些东西你还是少知道点为妙。这个世界,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简单。知道的越少,烦恼也就越少。”

说着,他又从风衣袋子中取出一根通体鲜红,大约有拇指粗细的小炮仗和一个地摊打火机一起丢给林北。

“我看你挺顺眼的,送你一个小玩意吧。这玩意平时呆在身上可以防止七情入侵,若是遇到危险,将它扔出去,也可以保你一段时间无恙。

当然,这场特殊事件波及范围如此之小,想来应该也不是什么厉害的东西,也许我随手就能把它收拾了,你们就可以回到原来的地方了,到时候这炮仗你还得还给我。”

年轻帅哥说完,也不等林北作何反应,潇洒的摆了摆手,走出了教室的大门。

“……”

林北手中握着炮仗,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可最终还是没说出来,只是静静的目送窗外的背影消失在薄雾之中。

既然人家不愿意告诉他,那么继续追问也没多大意义,还不如照年轻帅哥所说,乖乖呆着教室里,等专业人士把事情解决。

但这只是林北的想法,大多数人还是不愿意在这坐以待毙的。

在短暂的震惊过后,大部分人都回过神来,同学们也都发现了手机没有信号的事实。

“那个,我们要不要出去看看啊?”

扎堆的人群中,几个大胆的男生挑头提议道。

这年头大家都看过小说,对穿越也有着一定的了解,眼前这无法用科学来解释的变化,已经被他们下意识的归结为集体穿越事件了。

但在短暂的惊惧后,大部分人的脸上却隐隐透露出几分期待。少年人对未知的实物往往充满了好奇,且这个年纪的他们,正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阶段,人人都以为自己是潜龙在渊,能借此机会一飞冲天。

所以对于那几位带头人的建议,在场的大部分男生都有些意动。不过近半的女生还是目露迟疑,显然是在担心出外面森林会不会遇到危险。

“还是别了吧,刚才那个人和我说,这是一场特殊事件,我觉得咱们还是待在这等待救援比较好。最起码遇到危险,这里还有墙和窗可以抵挡一二。”

林北犹豫了一下,还是出言否决了这个提议。虽然林北对于年轻帅哥的话也没有尽数相信,

但理智告诉他,在没有任何自保能力的情况下,在一个陌生的森林里到处乱跑还是很危险的,毕竟即便是在现实世界,森林能轻轻松松踏入的地方。

听到林北的提醒,部分胆子比较小的女生都不由得点了点头,表示赞同林北的观点。

不过带头提议的黄文兵并不领情,他平日里在班上都是最拽的人物,向来是说一不二的。若不是看林北平日里和他关系还行,就林北这种扫他面子的行为,早就要破口大骂了。

不过即便如此,黄文兵面色依旧变得有些难看,他有些不屑的驳斥道:

“林北,你的胆子啥时候变得这么小了?我见那怪人刚刚私下地和你聊了几句,你该不会真的被他给吓到了吧?

要我说啊,那家伙就没安啥好心思,若不是后面窗外出现变化,看他那拽样我当时去就想去揍他了。再说了,真的有危险他会出去的那么快?”

黄文兵说完,他的狗腿刘杭也在一旁帮腔,

“对呀对呀,林北你想,万一真的没有救援,我们这么多人在这里一没食物二没水,要是耽搁久了,到时候想走出去森林都没机会了。

要我说啊,那个男人就是知道了这里是一个穿越点,想编制一个谎言把我们都困死在这里,自己好一个人去外面称王称霸呢!”

王文兵与刘杭二人这一唱一和,成功说服了在场的大部分人。不少人还跟着附和,指责林北胆小。

“对哦,王哥说的还真有道理,怪不得那男人一进来就要我们滚蛋,态度还那么恶劣。”

“哼,当时我第一眼看那家伙就觉得他不是什么好人,还想把我们全部害死在这里,真是够阴险的。”

……

林北有些无所适从的看了看身边的同学,最终还是无奈的点了点头,

“好吧,那可能真的是我错了。”

林北明智的没有选择继续反驳,因为他现在手里没有证据,也就无法证实他所说的是对的。

继续反驳下去,不但起不到任何正面效果,还会恶了王文兵这一帮子男生,自绝于集体。在这种情况不明之际,抱团取暖才是正道。

王文兵见林北服软,也没有继续在这件事上纠缠,他环视了一圈周围的同学,朗声道:

“既然大部分人都同意,那么我们现在准备一下就出发吧。不过想待在这的我也不强求,只不过到时候出了事,可别想着我们会回来救你们。”

无人反对,大家都还是学生,面对突发事件一时间还是很难迅速作出决断,所以平日里最嚣张的王文兵此刻已经隐隐有成为众人主心骨的态势。

即便是原来的班长,也没多少人愿意听他的话。

一分钟后,所有人都收拾好了自己的东西,随着王文兵的一声令下,一行人背着书包开始朝着教室外走去。

“唉~”

林北微微叹了口气,背上自己的书包,与几位同样持反对意见的同学相互对视了一眼,默默跟上了队伍。

在这种时候,无论外面有没有危险,跟着大部队走总比自己一个人或是一小撮人待着安全。

出了教室门,林北这才惊讶的发现,他们所处的教室外观看上去就想一间破旧的老木屋,隔壁的教室与走廊全都不见了。

而神奇的是,木屋内的布置正与所在他们教室一模一样,就仿佛是教室被人以不可思议的手段连带着墙体,一同塞进这间木屋内的一般。

即便早有一定的心里准备,看到这宛若神迹的一幕,不少女生还是发出了阵阵惊呼,下意识的拉紧了身旁挚友的手。

“行啦,别大惊小怪了,咱们赶紧走吧。”

王文兵收回惊愕的目光,冲着乱糟糟的队伍喊了一声,拎着根拖把杆,一马当先朝前方走去。

森林的树木很高大,茂密的树冠遮蔽天空,使得阳光终年无法照到地面。而高大的树下则铺满了厚厚一层腐败枝叶,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湿腐味。

王文兵并非盲目的选个方向随便走,而是跟着年轻帅哥的脚印前进。在他看来,那年轻帅哥竟然如此自信,那么很有可能知道如何走出森林,

与其像无头苍蝇一般乱转,还不如跟着他的脚印朝前走,再不济有人能在前面探探路也是好的。

“好恶心啊!”

“这里看上去好脏,不会有什么虫子吧?”

因为原先世界是炎炎夏日,有不少女生穿着的是超短裤和凉鞋,踩在这满是恶臭的腐叶堆中,这些爱干净的女生一时间都有些无法忍受。

不过对于她们的抱怨,走在前面的王文兵并没有理会,此刻他满脑子都在幻想自己走出森林后,

凭借自己的机智,在异世界称霸世界大开后宫的传奇故事了,班上的那群庸脂俗粉,他压根没放在心上。

“刘静,我扶你。”

……

不过王文兵不管,不代表其他男生不管,大家朝夕相处这么久,难免会产生些许情愫。

几位比较大胆的男生趁机上前拉住自己女神的手,将自己男子汉的气概完美展现了出来。当然,有些长相一般的女生就没这么好的待遇了,她们只能一边小声抱怨,一边继续一脚深一脚浅的前进。没人想被队伍落下。

跟在队伍后端的林北没去搀扶任何人,只是紧紧握着半截桌腿,一脸警惕的向四周张望。

可能是先入为主的思想作祟,林北总感觉这里不安全。

然而,一连走了十多分钟,一行人也未遇到什么危险,这个破森林别说动物了,就连虫鸣都没一声,似乎除了植物,一只活着的动物都没有。

“哇!这些花好漂亮啊!”

在小心穿过一段密集的树丛后,众人看到了一片空地。在这空地上开满了各式各样的鲜花,这些花在都是地球上未出现过的新品种,朵朵都是那么的娇艳美丽。

丰富而又鲜艳的色彩完美杂糅在一起,给人一种无比强烈的视觉冲击,美好的东西最容易激起了人们的占有欲。

在场的女孩子本身就对花朵没啥抵抗力,在外围试探性的摘了几朵,发现没有危险后,一个个眼中泛起小星星,欢呼的朝花丛跑去。

对于这些鲜花,林北也选择性的摘了一些,若这真的如年轻帅哥所说,这里是因为特殊事件而出现的诡异空间,他想看看事件结束后,这里的东西能不能带出去。

摘完花,林北与几位男生围坐在王文兵附近一起休息。四下张望了片刻,林北感觉好像有些不对,

班上的有些女生对鲜花表现出了强烈的采摘热情,手中捧着一大束,还不断往包里放花。而以王文兵为首的几名男生则是在高谈阔论,集思广益,畅想着如何在异世界发家致富。

另外几个胆子小的人,则是满脸恐惧 ,不断摆弄着手机,妄想着从中找出一丝信号。

更有夸张的是,自己的好朋友王汉志居然在这种时候去找自己喜欢的女生表白。

朝夕相处了三年,林北看向这些熟悉的同学时,心底竟涌现出一丝的陌生之感。就拿王汉志来说,以林北对他的了解,无论是在什么情况下,以他那腼腆的性格,绝对做不出表白这种需要巨大勇气的举动。

这一切似乎泛着一丝诡谲。

可还不等林北过多的去思考,花地上忽然出现了惊人的变化。

唰唰唰——

一阵重物摩擦地面的刺耳声音,由远及近,变化得很是迅速。

林北转头朝着声音源头望去,只见在空地花海的另一头,一只身高五米,鹿头人身,背后长着七八条触手的诡异怪物缓缓从树林中走出。

那剧烈的摩擦声正是由于怪物背后剧烈生长的触手所导致的。这些触手通体乌黑,比林北的小臂还粗上一圈,上面长满了大量的倒钩,穿行之处,所有的鲜花尽皆被碾入了泥土之中。

“啊!怪物,有怪物啊!”

“跑,快跑!”

看到这怪物出现,花地里的同学一个个爆发出了惊恐的尖叫,一个个丢下手中的花,拼了命的往回跑。

可花丛这种环境复杂的地方,极大的限制了学生们逃跑的速度,在这种地方与触手比速度,他们毫无优势可言。

噗呲,噗呲……

瞬间,跑得比较慢的四位女生被触手追上,一瞬间捅穿了胸膛。

“呃……救…救命。”

胸腔处的大动脉断裂,鲜血自肺部沿气管而上,几个女生口中鲜血流淌,本能的想要呼救,可还不等她们做出挣扎,便被触手猛地一卷,顺着来时的方向拖拽了回去。

看着眼前的这一幕,林北吓得肝胆俱裂,他从小到大都是生活在城市里,哪见过如此血腥残忍的画面。

要不是凭借着最后的一丝理智控制住下半身,林北此刻的裤子都会湿上一大滩。

然而就在他们愣神的这么一小会功夫,花地上又有两男一女被触手追上残忍杀害了。

“跑啊!”

最终还是王文兵率先反应了过来,他朝着身旁的几个跟班大吼了一声,丢下手中的拖把杆就朝怪物的相反方向跑去。

虽然班里的这些人将他当做领头人,但王文兵却丝毫没有领头人的觉悟,抛下众人带着几个跟班夺命狂奔。

开玩笑,这种时候谁留下谁死,有这些落在后面的人,还能为他争取些逃跑的机会。

王文兵的这一声“跑”,倒也喊醒了林北。他看了看远处依旧愣神的好友王汉志,脱下手表直接朝他扔了过去,

“无志,赶紧跑!”

林北喊完,也不再去看王汉志的反应,起身就逃。

做到这一步,林北也算是做到仁至义尽了。他也是普通人,他也害怕。至于王汉志能不能从怪物口中逃脱,这只能看他运气好不好了。

在怪物出现后,一群学生如同鸟兽般四散而逃。林北没有回头,咬着牙死命往前冲。最初之时与他一个方向的还有两个机警的女生,

不过因为林北平常比较注意运动,体能耐力比较好,很快便将那两位女生甩在了后面,当他停下之时,身边已经没有了任何一位同学。

“呼呼呼……”

林北扶靠在一棵大树旁,胸腔如同拉破的风箱般,上下起伏。林北一边大口喘息,一边不停回头张望,生怕那怪物忽然在自己身后出现。

然而,就在林北努力平复肺部的火辣之时,一个沙哑的声音忽然在不远处响起,

“咳咳……小子,看你这模样应该是遇到那怪物了吧?能从那怪物手中逃的一名,不得不说你运气还真的不错。”

“谁!谁在那?”

林北挥舞着手中的桌腿,一脸警惕的四下张望。此刻的他可谓是惊弓之鸟了,一点风吹草动都能挑动起他那敏感而又脆弱的神经。

“别紧张,是我。”

说话间,距离林北十余米的大树缓缓消失,一颗巨石出现,先前的那位年轻帅哥此刻正斜躺在巨石旁,面色苍白如纸。

年轻帅哥现在的状况非常不妙,他下半边身体已经不见了,断口处覆盖在一层薄薄的金色光膜,防止内脏与鲜血从中流出。

“先……先生,您怎么成这副模样了?”

林北望着他的凄惨模样,心头最后一丝希望也消失了。他原本还指望这位大神赶紧消灭那怪物带他们回现实世界呢,

可现在看来,这位牛逼哄哄的大神似乎不是那怪物的对手啊。

年轻帅哥摆了摆手,

“别叫我先生,我听不习惯。叫我辉哥好了,道上的人都这么称呼我的。”

额,您都这样了,还在意着称呼呢?

林北有些无语,不过还是很识趣的点了点头,

“好的,辉哥。”

“这一次是我大意了,没想到波及现世如此小范围的怨谲居然如此强大,一个偷袭就差点要了我的命。

若不是我见机不妙用蜃蔽珠保命,你跑到这也只能给我收尸了,不对,可能连收尸的机会都没有……”

辉哥简单的讲述了事情的结果,原来他在进入森林后,凭借自身的道具一路追踪到了鹿头怪物附近,正当他准备找出怪物,将其彻底解决掉时,

鹿头怪物居然从背后偷袭。用辉哥的话来说,这怪物很诡异,速度不快,但那触手所蕴含的力量,强大到能够生撕坦克,根本不是它这种级别的怨谲所能拥有的。

辉哥的下半身,也就是被缠上来的触手硬生生撕掉的。而这个世界,完全是依附鹿头怪物所存在的,鹿头怪物不灭,他们也永远逃不出这片森林。

对于辉哥的讲述,林北显得有些兴致缺缺,他拿桌腿戳了戳地面,感受着土地的松软程度,

“辉哥,看在您先前给过我一个护身宝物的份上,要不要我现在就挖坑给您埋了。别的不说,我这半截桌腿挖坑还是勉强可以的。”

“……说的什么混账话,老子我还没死呢!”

听到林北的建议,辉哥脸色一黑。

“那还能怎么办?你自己也说了,这个地方是那怪物的地盘,我们逃不出去的。与其被怪物吃掉,死在恐惧之中。还不如早点入土为安。”

林北无精打采的蹲坐到辉哥旁边,眼底露出一丝绝望。

“……”

两人并排靠在巨石上,一时间竟无人说话。

良久,辉哥忽然从里衬里掏出一张折叠得整整齐齐的A4纸与一个老旧罗盘,递到林北面前,

“活下去的办法也不是没有,只要你能将那怪物引到我这边,我还是有把握封印它的。只不过这会非常危险,搞不好我会直接殒命于此。这罗盘能指引你找到怪物所在。

至于这张纸,里面的内容是我以前写的,算是我的遗书。如果你能活着出去,有良心的,就照上面说的去照顾一下我的亲人,若是没有良心的,那就不用去管了。”

辉哥交代后事的时候说得很是平淡,在提及自己亲人的时候,语气没有任何的变化,就像是随口提及了一个路人。

“好…好的。”

林北咽了咽口水,没有拒绝,微微颤抖的从辉哥手中接过罗盘与A4纸。虽然他也很害怕,但是为了活命,也只能搏一把了。

林北摆弄了一下罗盘,发现无论他转向何方,上面的指针都会重新转回方向。而当他站定不动时,指针又会缓慢转动,想来这应该是因为那怪物在不断移动的缘故。

知道了罗盘的使用方式,林北忽然鬼使神差的多了一句嘴,

“辉哥,您和您家里人的关系是不是有点…呃,不太好?”

话音刚落,林北就有些后悔了,自己没事瞎打探别人的家庭情况干嘛呀,万一勾引起辉哥的伤心事,他一个感伤,想静静等待死亡不愿意对付鹿头怪物了,那不就完犊子了嘛!

不过对于林北的这个问题,辉哥面上并未表现出有什么特别的改变,

“这你就猜错了,我与我家里人的关系一向都很好,只不过我再也不会爱他们了。

我们这些除谲师在获得强大力量的同时,也会逐渐失去七情,这就是力量的代价。而我现在已经失去了‘爱’。这很公平,不是吗?

别问这么多了,赶紧去引怪物吧,你在这耽搁的越久,你那些同学死的越多,当然,如果你不在意的话在这等怪物上门也行,反正到时候只需要让那怪物背对着我就可以了。”

“去,马上就去。”

虽然还有一肚子的问题想问,但见辉哥赶人了,林北也不好意思继续待着,拿着罗盘就朝森林方向走去。

推荐阅读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