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现代言情 ›› 快穿病娇:天道小祖宗又奶又凶
快穿病娇:天道小祖宗又奶又凶

快穿病娇:天道小祖宗又奶又凶月野草-著

15人在追
精彩节选 浓郁的血腥味,惨案发生的现场。 唯一活着的少年,四肢绵软,恍若献祭般被长钉钉穿手心脚心,钉死在公寓墙…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9-10 15:06:12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浓郁的血腥味,惨案发生的现场。

唯一活着的少年,四肢绵软,恍若献祭般被长钉钉穿手心脚心,钉死在公寓墙上。

他垂着头,清瘦嶙峋的身体,在肋骨处被人剖开,宛如折翼的蝶,涌出涔涔鲜血……

“老四,快点,头儿还在楼下等着我们!”

“好,我马上就好——”男人嘴角勾出大大的笑容,残忍的攥起匕首。

新一轮的折磨……

疼痛……无休止……

匕首狠狠划过季虞身体。

血肉翻卷,脸上结了厚厚血痂,早已看不清季虞原本模样。

可是,墨眸黝黑寂灭,那清俊完美的身体被凌虐成了破布娃娃,少年除了些许轻喘,那薄唇咬得出血,幽暗的眼眸像是暗海一样,深不见底。

虚弱的注视向眼前歹徒,少年身体破碎,神色却诡异的平静,他那暗色的眼神……

让老四得不到丝毫凌虐的快感,反而他的不作声,让老四像是空拳打进棉花里,烦躁得让人失控!

他是怪物吗?

一刀狠狠的捅向少年胸膛。

老四决定结束这场猫抓老鼠的游戏。

.

而瞳孔快速收缩,阴鸷和释然轮番浮现,是绝望又有些奇异的漠然。

少年薄唇勾起冷嘲。

他的身体,现在是他的,可灵魂抽离旁观了去,他也是这世界上最卑微的一粒尘土,就算是死了,也不会有人在意,最多上上社会新闻,被学校的老师、同学们当成茶余饭后的谈资。

多可笑,可这,就是他一辈子活着的价值。

……

空气突然变得粘稠。

刀尖停滞在半空中。

顺着刀尖滴落的血珠,在半空中定住,就像突然拥有了生命,它蜿蜒攀爬,顺着刀尖慢慢爬上了老四持刀的手。

血珠分成了无数血线,一根根,钻进了老四的血管。

嘭——

从心脏处透体而出……

这……这是什么……

保持着惊恐神色,老四挣扎,却动也动不得。

而血珠拖曳着长长的尾巴,像一道摇曳的虹,急速的掠过门口老四的同伙。

同样是无法挣扎,那道血色,却像是一道诡异的半月血芒,直接切断同伙的喉咙……

而空气里忽然传出一股糖果清甜……

粗壮的两具尸体带着同样狰狞恐惧的神情,轰然倒地。

.

“呱呱,这些人太坏了哦。我要惩罚他们!”

一道甜糯含糊的嗓音,叹气。

纯白的少女,在半空中出现,窈窕的身段包裹在华贵的银线白裙里,滚珠碎玉,她黑色长发散乱的遮了脸,露出一双微微泛金的杏眸。

长相是清甜又奶气的,可那股清透的淡漠,却让人莫名臣服,仿佛她是天上的神明!

.

不过是眸底金光一闪。

歹徒老四和同伙的身上发生了时间魔法,溅落出的鲜血顷刻倒流,心脏和喉咙的伤势快速。

他们蓦然睁开眼,死又复生的坐起身,一个捂着胸口,一个捂着脖颈,重重的喘了口气。

这才回神来,注意到少女。

“你,你是谁?”

“我……啊,你不配知道!”

她秀眉一挑,又是清脆的一个响指,公寓里忽然一冷。

一股黑色雾气带着死气,降临在两个凶徒身上,黑色雾气抽取着两人生命,包裹着他们的躯体,所过之处,那高大的躯体如同被蚕食般,一寸一寸,散成一滩灰烬。

“啊……”惨叫在公寓响起,却又碾灭。

“真吵啊。”时阮捂捂耳朵,忽又弯起笑容。

响指,白光——

治愈的力量暖洋洋笼罩在这两人的身上,从死到生,灰烬缓缓复原成人。

脸上带着复生的惊喜,老四看着自己完好的双手,开口,可是没有一点声音。

他的声音被剥夺!惊恐之色尚在脸上。

响指,黑雾吞噬——

惨叫再次无声发出,黑色雾气如同蚕食般包裹了男人,很快吞噬了他的血肉。

这如濒死虫子般扭曲身体的男人,像是出演默片,又让人无端端觉得狰狞恐惧。

.

当一切寂静。

时阮终于抬眸,她一步步走来,负手仰脸,对上了墙上少年的淡漠视线。

仿佛没看到他多狼狈,自顾笑了起来。

“我可以救你,但你也要答应我一些条件,可以吗?”

季虞用尽全力,沙哑的挤出声音。

“我要付出什么?”

“不需要付出什么,只需要,和我在一起~共同生活~”

时阮笑起来,她明媚的脸庞上仿佛洒满了阳光,杏眸弯弯。

少女嗓音清悦软糯。

这明亮的光,也刺痛了季虞。

“你找错人了……”季虞闭上了眼。

他连自己的命运都无法主宰……卑微至斯,为何还要成为一个少女的玩具?

.

季虞拒绝之后,死亡便降临了。

意识渐渐陷入黑暗,像沉入了无尽深海。

“季虞,季虞——”

.

盯着死去的季虞。

时阮不满的皱起小鼻子,她挥挥手,一片黑光闪过。

碍眼的东西,全部消失,灰飞烟灭!

“呱呱,你说这怎么办?”甜软的嗓音带着叹息。

她又挥手,白光又闪。

季虞顷刻恢复了呼吸。

他身上所有的伤势都被白光飞快治愈,没留下一丝痕迹,少年静静的躺在地上,仿佛一朵被蹂躏过的清俊玫瑰

时阮捏捏季虞的脸,苦恼的道。

【我话没说完,他就昏过去了。他没对我许愿,那我怎么才能让他乖乖的养我,乖乖的完成你给我的任务呢?】

【呱——】

时阮脑海里的小奶音声音有气无力,充满绝望。

【阮阮,你的生死之力不能随便用啊!】

.

呱呱变出原身,是一只鹅黄色的小肥啾,它头顶竖着一缕白色呆毛,扑棱翅膀飞落在时阮的头顶。

翅膀抚了抚时阮的头,想安慰她,它却不小心把时阮凌乱的黑发弄得更乱。

心虚的缩起脖子,温暖细绒的白肚皮,窝在了时阮头顶,把这里当成它的巢穴。

.

【季虞他是这个世界的病娇反派!他病娇的原因很多,其中一条就是,病弱残疾……父亲是警察,在匪首帮派做卧底,被匪首发现。而警局信息泄露,匪首顺藤摸瓜又查到了季家,把季家人全部灭口……季虞遭受凌虐,侥幸活下,却双腿残废,声带受损……】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类似小说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