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全文免费阅读 《病娇王爷溺宠小妖妃》作者:贫贫公子 古代言情
全文免费阅读 《病娇王爷溺宠小妖妃》作者:贫贫公子 古代言情

全文免费阅读 《病娇王爷溺宠小妖妃》作者:贫贫公子 古代言情佚名-著

3人在追
小说:病娇王爷溺宠小妖妃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贫贫公子 简介:【 病娇+宠妃+马甲+甜虐】芙鸢:小凡人,娶了…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6-15 12:23:32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小说:病娇王爷溺宠小妖妃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贫贫公子

简介:【 病娇+宠妃+马甲+甜虐】芙鸢:小凡人,娶了我是你三生有幸,没有我,你这娇弱的小身子骨恐怕早就不行了。玄羲:是,三生有幸。芙鸢:小凡人,娶了我是你前世修来的,像我这种有五百年道行的小兔仙是很厉害的。玄羲:嗯,前世修来的。玄羲:来人,去把刚刚偷看王妃的那几个大妖杀了,什么?千年道行?正好,内丹拿来给小兔子包包子,正好给她补补身子。这个小丫头,修为实在是太差了。

角色:胡爷爷,柳氏

病娇王爷溺宠小妖妃

《病娇王爷溺宠小妖妃》第1章 顶替免费阅读

“胡爷爷, 非得今天就去王都么?改天再去不行么?我今日答应不秋,要给他做甜水面吃呢。”

耳边风声呼呼作响,如棉如絮的白云被抛在身后。

小兔子精芙鸢,坐在晴雨林山主胡玄朗的大尾巴上,嗖嗖的往前飞着。

胡爷爷的就九条大尾巴拢在一起,蓬松绵软,像个飘在云里的大蒲团,比芙鸢的床还要舒服几分。

“不行,上人间历练是大事,眼下机缘到了,必须马上就去。”胡玄朗回头很有耐心的跟小兔子解释,一副雪白的胡子,像云絮一样朝后飘着。

其实作为一只狐狸精,可以变作任何好看少年的模样,所以芙鸢有点不解,为什么胡爷爷要化成一副老人家的样子。

或许是为了配上‘胡爷爷’这个称呼。毕竟他是晴雨林的山主,总需要一些威严。

转眼,两人落在一户人家的屋脊之上。

整个院子不大,只有两进,他们趴在里院西侧的房顶上,看着对面。

对面是扶家三小姐的扶澜的屋子,明天是她出嫁的日子。

扶澜走出门,雪肤花貌,眉宇间有浓浓的愁色。

胡爷爷说扶澜今天就会死,等她死了以后,芙鸢就可以变作她的样子,嫁入王府。

不过此刻扶澜活的好好的,小兔子怎么看都不觉得她有半点要死的意思。

空中没来由的传来一阵隆隆的雷声。

日头很大,不像要下雨的样子,甚至连一片乌云都没有。

玄羲站在云朵间似乎若有所思,忽而挥了挥衣袖。

刚刚裹着烁金雷劫的云彩瞬间消散的一干二净。

玄羲的目光落在胡玄朗身边的小兔子身上,这就是她么?明日就是他的新娘了。

本该让她在晴雨林再多修炼一阵子的,可是雷劫将至,还是把她放在自己身边才更安心一些。

绝情骨微微抽痛了一下,玄羲略显单薄的身影微微一晃,随即在唇边扯出了一抹笑容。这痛,很好。

扶小姐茫然的望了望天。

她刚刚又去求了父亲,求父亲不要让她嫁给镇渊王。

按理来说,嫁给一位王爷对她来说应该是一桩喜事,毕竟她只是一个小官家的庶女。

就算如同外界传闻的一样,镇渊王长得像夜叉凶神,或者镇渊王娶她过门只是冲喜挡灾。

不论如何对于扶澜来说,嫁给镇渊王都该是一种福分,断然没有拒绝的理由。

一个小官的庶女,只要不丧命,顶着王妃的名头,守一辈子活寡都是好的。

如果这是半年以前,扶澜一定可以做梦的都笑醒。

可是此刻嫁过去就只有死路一条。

因为她肚子里怀着别人的孩子。

她站在自己亲生母亲柳氏的门口,犹豫了良久。

她没有别的办法了,只能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了自己的亲生母亲。她与户部杨侍郎的儿子无媒苟合,还有了孩子,但是杨公子承诺一定会娶她做正妻。

只是她等了许久,没等到杨公子上门下聘,却等来了镇渊王的诏书。

她怎么也想不通。

她只是一个小官的庶女。

相貌虽然不丑,但是也算不得倾国倾城,实在不值得镇渊王指名道姓的来娶她。

柳氏听到女儿与人无媒苟合时已经吓的手脚冰凉,再听到未婚先孕差点没有直接昏了过去。

她犹豫了很久,给了扶澜一个小瓷瓶,那是她准备了很久的鸩毒,原本是给大娘子王氏准备的,但是现在柳氏把它给了自己的女儿。

把一个不清白的女孩儿嫁到镇渊王府,天知道会是什么样的后果。

诛九族?也许还会更重。

听说有一种刑罚叫做凌迟,是把人身上的肉一片一片的割下来。

柳氏想过去求助自己的丈夫。

但是又怕从此以后,她在扶家再也抬不起头来。

柳氏自己倒是无所谓,可是她还有一个小儿子,那是她唯一的指望。

姐姐出了这样的事情,她和她儿子恐怕都会被逐出家门。

所以她别无选择。

扶澜望着手里的小瓷瓶,站起来擦了擦眼泪,对母亲笑了笑,回了自己的房间。

太阳还没下山,天上也没有雨云,两片巨大的黑影突然笼罩了下来,芙鸢转头去看,并没有看见什么,心内觉得有些奇怪。

胡玄朗转过头,朝着身后作了个揖,说了一句有劳,带着芙鸢落了下去。

那是引路人,芙鸢道行太浅,自然是看不到的。

房门已经上了锁。

当然这样的锁是难不倒一只有三千年道行的老狐仙的 。

穿墙而入,扶澜已经倒在了地上。

两只眼睛不甘的睁的浑圆,手里还紧紧的攥着那个药瓶,样子有些吓人。

胡玄朗轻轻一挥手,女孩儿的尸身,地面上的血迹顷刻都消失了一个干净,好像从来都没出现过一样。

芙鸢转了个身,尝试着变成扶澜的样子,不过她只有五百年道行,而且刚刚才能化形成人,所以变得不是很像。

胡玄朗递了一粒丹药给她。

“这是固形丹,能助你化形。”

芙鸢接过丹药,吞了下去,瞬间一股清气环绕。

她寻了一面铜镜看了看,果然与刚刚那个小姐一模一样。

而且不止于此,她甚至觉得,整个人都精神了许多,刚想去问胡爷爷,却听到门外一阵细细碎碎的响动。

芙鸢用术法隔墙去看,一个十分瘦小的男孩儿,攥着一把小匕首正在跟门上的大锁较劲。

“他是扶澜的弟弟,叫做扶冉”胡爷爷说道。

“哦”芙鸢应了一声,手指轻轻一动,锁落了下来。

小男孩儿推开门,她站在门里望向他。

这个小男孩大概是因为营养不良,身量比同龄的小孩儿还要更加瘦小一些。

他警惕的左右看了看,走进门,警惕的又把门关好。

“阿姊,你别怕,我是来救你的”小男孩儿攥着小匕首走到她跟前,压低了声音说道, “阿姊,我知道你不想嫁给那个王爷,你快跑,我帮你挡住他们”。

“你帮我挡住他们?”芙鸢有点惊讶,这样一个比桌子高不了多少的小男孩儿能够挡住谁?

“等你逃走了,我就把房子点着,他们急着救火,就没空去找你了。”小男孩儿说的十分认真,还给她看了看藏在身上的火折子。

“可是,我不能走啊”芙鸢说的是实话,胡爷爷说这是天意,让她变成扶澜的样子,去历练凡人的七情六欲。

“阿姊,你是不是担心我,你快走,不用管我”小男孩儿见她不走,急的哭了出来,这哭声似乎是惊动了住在隔壁的柳氏。

她大惊失色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和女儿,有些慌乱的把小男孩儿拉了出去,重新给屋门上了锁。

过了半晌,该是安顿小男孩儿睡下了,柳氏又重新走回到女儿的门前,对着里面说道,“澜儿,娘知道你委屈,可是你如果嫁过去,娘和你弟弟也都活不了了,听娘的话,你还是把那药吃了吧。”

————————————-

第二日,镇渊王用大圜皇后的礼仪迎吏部四品书记侍郎的庶女扶澜嫁入王府。

扶澜上轿的时候,不知道哪里刮来了一阵狂风,将原本盖的的好好的盖头掀起了一半。

迎亲送亲的各位官员都有些诧异,之前从未听说,扶阔之家里竟然有这样一位绝色佳人。

连扶阔之自己都有些奇怪,他从未发现,三女扶澜的容貌竟然如此明媚动人。

尤其是那双眼睛,竟如幽林密涧一般,灵动清澈。

芙鸢沉沉的吸了一口气,整理好盖头,坐回轿中。

胡爷爷临走时告诉她:

她的夫君叫做玄羲,是大圜的镇渊王

按百姓的说法,镇渊王就是大圜的第二个皇帝,因为镇渊王有三个特权。

第一,镇渊王可令百官称其为万岁,可与皇帝同乘并坐,一应宫殿礼制皆可与大圜皇帝等同。

第二,镇渊王可以任意挑选自己的封地,不论选什么地方,选多少地方,大圜皇帝不能说不。

第三,如果镇渊王愿意,他可以随时废帝封帝,选个自己喜欢的人做大圜皇帝。

所以,今天来接她的,也是皇后的仪仗。

——

作者有话说:

谢谢来看

推荐阅读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