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 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我在秦汉征战》作者:妓和不如 历史
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我在秦汉征战》作者:妓和不如 历史

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我在秦汉征战》作者:妓和不如 历史佚名-著

6人在追
小说:重生:我在秦汉征战 小说:历史 作者:妓和不如 简介:因被见义勇为被歹徒持刀致死,白袅汜魂穿战国末年,附…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6-15 12:25:38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小说:重生:我在秦汉征战

小说:历史

作者:妓和不如

简介:因被见义勇为被歹徒持刀致死,白袅汜魂穿战国末年,附身燕王姬喜次子姬泧。秦国铁骑势不可挡,一统六国大势所趋,且看主角如何崛起于乱世。

角色:李信,燕王喜

重生:我在秦汉征战

《重生:我在秦汉征战》第1章 重生,燕国少公子免费阅读

公元前226年。

秦将王翦率军一举攻破燕都蓟城,燕王喜率公室上千人以及十万士兵逃往辽东。

秦军主将李信带数千铁骑乘胜追击至衍水。

北国风光,千里冰封。

乌泱泱的士兵尽显疲惫之色,尽管如此,燕王所在的辂车前后,仍然有甲士持着“烟波浩淼的蓝海大旗帜”。

这是燕国的军魂!

旗帜不倒,燕国不灭。

秦国二十万铁骑兵临蓟都,十月围城。

蓟都失守,燕王喜畏战而逃,乃奇耻大辱。

“轰隆隆——”

突兀的雷声响起,紧接着,一道闪电像划破了天空。

华丽的辂车帘子被掀开,一个中年人探出头颅,有些诧异。

如今以是深冬,燕地在北,寒风凛冽,这种闷雷却是不常有的。

“天要亡大燕吗?”中年人喃喃,他眉头紧锁,神色愁云惨淡般。

他免不了认为这种异象,是宣告着燕国气数已尽,老天都在叹息。

中年人乃燕王,姬姓,燕氏,名喜。

“报!”

一声粗犷如惊雷一般的声音传来。

紧接着,一匹红鬃烈马飞驰而至,直止燕王辂车前。

“咄——”

烈马口吐白沫,“轰”的一声倒在地上,抽搐不止,不一会便没有了气息。

马上跌落的中年甲士单膝下跪,沉声道:“秦军主将李信率八千铁骑,不出半日,便会追上我军部队!”

“什么!”

燕王深吸一口凉气,脸色狰狞,咬牙切齿道:“区区八千铁骑,就敢追着我们十万大军?”

中年将领将头埋得很低,一语不发。

燕王叹了口气,脸色恢复逐渐平静,有些怅然若失,自嘲道:“孤继位三十三年,乃周王室正统贵族!想不到,也会沦落成丧家之犬。”

“轰隆——”

又一道沉闷的雷声响起,一道巨大的闪电划破天际,瞬间照亮了昏暗的天空。

“你觉得,若我军与李信交战,胜算几何?”燕王将目光投向这将领。

将领小心翼翼抬头,沉声道:“大王,恕末将直言,若正面交战,不可力敌。”

“为何?”

燕王有些不可置信,随即冷冷道:“你可知,动摇军心,应当何罪?”

“末将不敢。”将领不卑不亢道:“目前我军十万步兵,经过长途跋涉,粮草不足,已是惊弓之鸟,毫无战力可言。”

“继续说。”

“是。”将领点头,平静道:“秦军铁骑,虽只有数千,但都是精兵悍将,一路高歌猛进,势如破竹。一旦交战,恐怕我军至少有七成士兵未战先怯。”

燕王陷入了沉思。

就在这时,一道吼声传来,人未至,声先到。

“报,代王急信!”

不一会,一匹烈马踏着雪地,抵达辂车跟前。

烈马上一个士兵翻身而下,单膝下跪。

雪块因为挤压发出“咔咔咔”的声音。

“启禀大王,代王急信!”士兵恭敬呈上一封竹简。

“念!”燕王略微激动起来。

急信!

莫非有援兵不成?真可谓雪中送炭!

这士兵不敢怠慢,赶忙展开竹简,一字一句道:

“秦军追,诚以丹。若杀之,献之秦,秦王乃止,燕社能存。”

燕王听闻后,眉头皱了皱,陷入了沉默。

代王的意思无非就是秦军紧追不舍,完全是因为太子丹。如果把他杀了,献给秦王,秦王就会罢手,燕国社稷就能保存。

两个士兵仍然跪在雪地里,不敢打扰他。

燕王的脸色阴晴不定,自言自语道:“若不是太子丹派遣荆轲入宫,燕国如何沦落至此?”

不过,随后他便苦笑起来。

杀了太子,献上头颅就能让秦国收军吗?

不过,眼下似乎也没其他办法了,李信的铁骑最多半日就会追上来,死马当活马医吧。

燕王下定决心,沉声道:“带太子上来。”

“是。”

两个士兵纷纷起身,然后退下了。

……

于此同时,队伍中一辆偏小靠后的辂车帐中。

一个身穿宫装,下束黄色团蝶百花烟雾凤尾裙,绾着朝阳五凤挂珠钗的中年女人拨开帘子。

北地刺骨的冷空气顺着帘子席卷而来。

她慌忙拉下帘子,回头望去。

辂车中五脏俱全,床榻上躺着一个莫约七八岁的稚嫩孩童。

这孩子乃是燕王幼子,姬姓,燕氏,名泧。

女人将手搭在孩子的额头上,神色难看极了。

“夫人,最多三日,便能抵达辽东,介时,小公子一定会平安无事。”一道尖细如鸭叫的声音响起。

妇人身后,跟着一个老太监。

这老太监冰冷孤傲的眼睛仿佛没有焦距,深黯的眼底充满了平静,满头银发,散在耳边。皮肤虽然干瘪,但仍神采奕奕,却全无倨傲之色,态度拘谨,守在一旁。

妇人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只不过仍然无法掩盖眉宇间的忧愁。

她刚刚可是听到了八百里加急的两道军情,能不能活着到达辽东还是一个未知数。

“咳——”

突然,精致雕花的木床上那稚嫩孩子猛地睁开眼睛,大口咳嗽。

妇人一惊,赶忙将手搭在他的胸口,轻轻拍打。

“轰隆——”

又是一道闷雷响起,狂风吹开帘子,一下子灌入车内。

孩子咳嗽不止。

“泧儿,你怎么样?”妇人眼角闪过一丝心疼,轻声道:“哪里不舒服?”

孩子咳嗽一阵,缓缓睁开双眼,有些茫然地打量四周。

“泧儿……”

见孩子发呆,妇人不禁出口叫道。

“夫人,公子应该大病初愈了,是喜兆!”一旁的老太监余光闪过一丝惊异,忍不住开口道。

“什么?”

妇人面色错愕,不过很快反应过来,一脸欣喜,语无伦次道:“泧儿,你怎么样?好些了吗?怎么不回娘亲的话?”

这个时候,镂空的雕花窗桕中突然一道斑斑点点细碎的阳光折射在孩子额头上。

车外虽然一眼千里冰封,却罕见的出了太阳。

拨云见日一般。

“夫人,喜兆啊。阴云消散,雪中天晴,公子已经痊愈了。”老太监瞥了一眼窗外,由衷的为妇人高兴。

只不过妇人却一直盯着孩子,有些疑惑。

她这个儿子,调皮成性,一刻也闲不下来,如今怎么,一语不发,就像,呆滞了一般。

不会,伤寒烧会了脑子吧?

妇人一颗心微微一沉,攥着孩子衣物的手不自觉的紧了一些。

殊不知,这个孩子意识世界,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直到现在,白袅汜融会整理完这孩子所有记忆,才终于适应下来,尽管仍然抑制不住心中的震撼,他都必须要接受一个现实。

此刻,他只有一个想法:“老子,穿越了!”

——

作者有话说:

推荐阅读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