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现代言情 ›› 全文免费阅读 《纵然你声名狼藉》作者:指落烟波 现代言情
全文免费阅读 《纵然你声名狼藉》作者:指落烟波 现代言情

全文免费阅读 《纵然你声名狼藉》作者:指落烟波 现代言情佚名-著

3人在追
小说:纵然你声名狼藉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指落烟波 简介:以前,大家都说先意是白天鹅,出身名门,金枝玉叶十七…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6-15 17:22:06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小说:纵然你声名狼藉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指落烟波

简介:以前,大家都说先意是白天鹅,出身名门,金枝玉叶十七载。不曾想一朝家道中落,她为了挽救家业无所不用其极。谎言,欺诈,美人计,威逼利诱。钱是赚到了,黑历史也传遍了大街小巷。于是大家又说了,啧啧,白天鹅变黑天鹅,自甘堕落。她和季后扬的故事刚有个开头,便已经烂到骨子里,神仙来了也救不了。但季后扬偏不:“就算是孽缘,我也要和你一起共沉沦。”

角色:陈仲远,季后扬

纵然你声名狼藉

《纵然你声名狼藉》第1章 相亲对象竟然是免费阅读

先意点燃一支烟。

她好久不抽了,有些生疏,第一口差点呛得咳出来。

过了会觉得还不够劲,干脆猛吸一口,没过肺,直接把烟雾喷在大衣上。

她抬手嗅了嗅,这下闻起来可真像个货真价实的烟鬼。

路过商店橱窗的时候先意打量了一下自己。

唇红得发紫,棱角分明的挑眉,两层夸张的假睫毛像大扑棱蛾子一样呆在眼睛上。

外套是绿色的,上衣是荧光粉,下面一条蓝色印花裤,脚踩一双不伦不类的厚底运动鞋。

她给自己看乐了,什么狗屁穿搭,简直有碍视听。

但同时又十分满意,这样绝对能吓退相亲对象。

几分钟后,她会出现在吉膳餐厅,那里有一场相亲在等着她。

刚到吉膳门口她就看见老爸的身影,来不及躲闪,只能硬着头皮走过去。

陈仲远早已等得像热锅上的蚂蚁,见女儿终于现身,先是如释重负地舒了口气,等看清她的衣着妆容,惊得立刻把那口气倒吸回去:“你穿得什么玩意?”

先意做无辜状:“不好看吗?我打扮了好久。”

陈仲远想指责一两句,无奈她从头到脚都是槽点,无从下口,最后只得按了按眉心说:“你把大衣扣子全系起来,等会进去了也别脱掉。”

先意嬉皮笑脸地说好。

陈仲远总觉得有股烟味往鼻子里钻,凑近了一闻,才发现那源头就在先意身上,面色冷了三分:“你这一身烟味怎么弄的?”

“可能是我打车来的时候沾上的。那个司机一直在抽烟,我都快熏死了。”

陈仲远一眼看穿她的小把戏,皱眉道:“这回的相亲对象可是拜托你陶伯伯介绍的,一定得认真对待。这小子家大业大,又是独子,嫁给他你下辈子就等着享清福吧。”

“那是自然,您给我安排的肯定都是人中龙凤。”先意笑眯了眼。

只不过林子大了,什么样的龙都有。

有年纪轻轻就秃顶的,有比她矮十厘米的,还有四十多岁离异带孩的。

“我不是早就把对方资料发给你了?你到底看没看?”

先意自然是没看,连对方叫什么都不知道,嘴上搪塞道:“看了看了,您就放心吧,我肯定好好表现。”

“如果你自己不上心,我再给你介绍更多对象也没用。你已经二十七了,眼瞅着就三十了还这么没着没落的,这叫爸爸怎么放得下心。”

“我也着急啊,奈何人家都看不上我,您也别对我抱太高期望了。”她打哈哈。

陈仲远抬手看了看表:“进去以后先道个歉,人家早就来了。你别想着作妖,我会一直在外面盯着。”

“好歹也是相亲,您看着我多不好意思啊。”

“你什么时候不好意思过?脸皮厚得跟城墙一样。”

先意嘿嘿一笑,转身往里走,饭店的自动门徐徐退向两侧。

陈仲还是不放心,又嘱咐道:“把大衣扣好。”

先意没回头,抬手做了个OK的手势。

吉膳她不是第一次来,几个月前有次相亲也约在这。

对方挺着个大肚子,啃着肘子,满嘴流油地问她什么时候能结婚,以后生两个还是生三个。

真倒胃口,那顿饭她吃得无比艰辛。

因此,她对这里的印象不算太好。

不过无所谓,今天的相亲不过也就是做做表面功夫,赶紧应付过去就得了。

这个她最在行。

现在不是饭点,大部分桌子都空着,还有几桌坐了三三两两的人,一看就是有同伴的,只有角落里有个男子独自坐着。

那人靠着椅背,肩膀宽而平直,右手搭在桌子上,修长的五指骨节分明。

她的直觉告诉自己一定是那个人,便径直朝他走去。

待走得近了看清他的背影,突然一股异样自心底升起,脑海中闪过一个少年的脸。

刹那间她能看到他飞扬的头发就在眼前,仿佛还能闻到他常用的衣物柔顺剂的味道。

无数个清晨他们坐在一起吃早餐,他的杯子里装的总是牛奶或者橙汁,她笑话他是小宝宝的口味,然后给自己倒上一杯黑咖啡。

你少喝点,咖啡因对心脏不好。他很认真地说。

先意没来由得心里一阵钝痛。

“女士,需要帮忙吗?”

先意从回忆里猛然惊醒,发现说话的是一位服务生,手里抱着菜单站在一旁。

她笑着说不用。

座位上的男子听见他们的对话下意识回头望,目光从她身上掠过,并没有停留。

先意却在瞥见男子正脸的瞬间怔住, 脱口而出:“季后扬?”

季后扬停顿了片刻才又扭头看她,表情很是疑惑。

然而就在下一秒,他神色瞬间凝固起来。

先意有些局促,她想起自己打扮成了什么鬼样子,这才后悔没把大衣扣子都系起来。

季后扬拧着眉把她从头看到脚,好半天才不可置信地说:“是你?”

他们重逢的景象,先意反反复复幻想过无数次。

等自己真真正正站在他面前,却还是那么不知所措。

她不太自然地扯出一个笑,犹豫了一下,拉开椅子坐下。

先意突然有点恍惚。

五年了,没想到还能和他再次面对面坐在一起。

从前,她第一次见他时,就觉得这个小男生很是养眼。

身材笔挺,眉目深邃,眼神里还有些少年气,下颚线清晰而流畅,薄唇似刀,说话时嘴角带着漫不经心的洒脱。

而如今,俊朗的五官依旧,只是看不到那股不羁的少年气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双深不见底的清冷眸子。

是啊,这么长的时间过去,很多事情都变了。

先意抿了一口杯子里的水:“你是什么时候回国的?”

“刚回来。”季后扬回答地极尽简短,也不再看她,刷起手机。

他冷淡的反应在她意料之中,她自知理亏,试图缓和气氛:“那你以后就留在这儿了?”

他很久也没说话,末了才把眼神从手机屏幕上挪开一点点:“我在等人。”

先意听出那意思是赶她走,解释道:“你也是陶伯伯介绍来相亲的对吧?”

季后扬抬头,蹙眉盯着她,眼里满是诧异。

先意讪讪道:“世界真小。”

他眼底的光更加不可捉摸,半晌才问:“你是他说的陈家大女儿?”

“是我。”

“你居然连名字都是假的。” 他冷笑一声,“所以我是不是该称呼你陈小姐?”

先意立刻摆手:“不是这样的,你误会了。这个事儿说来话长……”

季后扬打断她:“你叫什么都跟我没关系。”

她听出他话里的怒气,忙道:“我真没骗你,不信你问陶伯。”

季后扬的表情好像听到了一个笑话,眼神却陡然锋利:“你撒过的谎还少吗?”

外头不知哪辆车的远光灯一闪,刺得她眼睛发痛,心脏猛地一缩。

季后扬刚要再讽刺上几句,却因为她全无血色的双颊和紧闭地嘴唇,生生把到了嗓子眼的话咽了回去,只是死死地握住了手中的咖啡杯。

时至今日,他想起那时的事仍觉得喘不过气。

一个他深爱着的人,一直生活在一起的人,一个前一天还笑着道晚安的人,突然就消失得无声无息。

他失心疯一般到处找人询问她的下落,却发现有关她的全部信息都是假的。

去她的专业问,没有人知道她的名字。

最后干脆去校务处问,说根本没有她这个人。

季后扬拿起咖啡杯喝了一口,再放下,脸上已经看不出任何情绪。

这时一位服务员走过来问他们有什么需要的。

先意这才想起她连菜单都还没看过,说还需要一些时间,服务员点点头离开。

她把菜单推给季后扬:“毕竟是陶伯介绍的,我们就当是走过场随便吃一顿。”

“不必了,他那边我会解释的。”他从皮夹里摸出一枚钞票压在杯底,站起身。

先意抬起头,撞见一对死水般毫无波澜的眸子,看得她心里一梗。

想挽留,但她明白自己没有资格挽留,眼睁睁地目送他走远,鼻尖不受控制地发酸。

陈仲远隔窗看见那年轻男子走出来,乐呵呵地迎上去,正要做自我介绍,那人却像个正在气头上的斗牛,目不斜视地径直往外冲。

陈仲远躲闪不及被他撞到肩,原地一个趔趄,立刻骂道:“嘿你个小王八羔子。”

待要再缀上几句,却已经不见那人踪影。

陈仲远走到先意对面的位置上坐下:“他怎么这么快就走了?”

“没看上我。”她垂下头。

陈仲远听她语气不好,以为是因为相亲不顺而沮丧,安慰道:“我宝贝女儿这么漂亮,肯定是他眼神不好。”

先意没回答。

陈仲远凑近了看,才注意到她的眼圈隐隐发红:“你哭了?”

“隐形眼镜太干了。”

“不对不对,你这状态不对。”陈仲远抱起胳膊,“你俩认识?”

“对啊,这不刚认识的?”

“别跟我扯没用的,你俩是在国外认识的?”

老狐狸眼睛真尖。

先意想赶紧把这篇儿翻过去,简单总结道:“交往过,分了。”

陈仲远反而松了一口气:“这有什么,咱们还看不上他呢,想当年你可是炙手可热的社交名媛。”

听到这个词她就想翻白眼:“您别提这茬了。”

是社交名媛还是交际花?

她分不清。

再或许,这两者之间本就没什么区别。

——

作者有话说:

感谢你点进来

推荐阅读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