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科幻 ›› 全文免费阅读 《星历时代》作者:尔同肖 科幻
全文免费阅读 《星历时代》作者:尔同肖 科幻

全文免费阅读 《星历时代》作者:尔同肖 科幻佚名-著

2人在追
小说:星历时代 小说:科幻 作者:尔同肖 简介:祭位面,五献界,科技、异能、生化改造。在这里,人类三千星域,大…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6-16 01:15:05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小说:星历时代

小说:科幻

作者:尔同肖

简介:祭位面,五献界,科技、异能、生化改造。在这里,人类三千星域,大华夏独占八成。上一世,萧道衍资质平平,拜错山门了。这一世,萧道衍惊才绝艳,普度众生尔。

角色:萧道衍,马末

星历时代

《星历时代》第1章 星历992年·初夏·毕业季免费阅读

人类进入大宇宙时代,在星历纪元的第十世纪,碳基联盟旗下星系已达三千,人类独享两千七,而其中八成尽归我大华夏。

大华夏星域共和国版图辽阔无比,依照安全等级划出三条线,二线之内三线之外有颗恒星名为汉唐7号。围绕恒星的第四颗行星,是一颗年轻、美丽、有故事的星球。

年轻的恒星,稳定的轨道,上佳的温度和重力、这一切造就了‘汉唐7-4’行星气候舒适,环境温和,降水充沛,温度极佳。赤道之上,没有酷暑。两极之端,亦是花的海洋蜜的世界。

八百年前,第一支探险队来到时,星球上刚刚孕育出了孢子植物。一转眼,八百年过去。现在的‘汉唐7-4’行星已成为整个华夏星域一颗非常重要且极具战略意义的粮食作物种植、储存以及输出的农业星球。

简单来说,是个‘大农村’。

汉唐7-4上北纬三十五度,有座远近闻名的酿造厂,这里名为工厂实则是一座拥有两万人口的小镇。

这是一座很有‘味道’的小镇。

东面五里是酿酒车间,西面十里是酿醋车间,南面五里是辣酱车间,而北面十五里是酱菜车间。

一年之中,无论刮起了东北风、还是西北风,绵长的酒香,甘甜的醋香,浓郁的酱香,辛烈的辣香,咸鲜的榨菜香味,总是会环绕着整个小镇。

游者,不知不觉便会沉醉其中。

行星酿造厂对华夏而言极为重要,毫不夸张的说,每座历经五百年的古法酿造厂,都是人类的战略物资。

数千年前,当人类刚刚跨入III级文明初期的时候,无数探险家选择自我毁灭的精神危机。

心灵学者迪美迪斯·费根,曾经提出了一个‘精神深海理论’,既:人类并不适合宇宙。

踏入黑暗、寂静的宇宙中,去探索未知的世界,寂寞、沉寂、寂寥、落寞、伶仃、零落、孤寂、寥寂、落寞、孤单会环绕心头,就如同独自沉入深海之中。

再坚强的冒险家,也会被孤独所摧毁。宇宙寂寞,深空不是伊甸,是地狱。

然而,这个难题却被华夏一名青年学者给三招解决。

第一招:古来贤圣皆死尽,惟有饮者留其名,一杯美酒捧在手,与尔同销万古愁。

第二招:五花肉,洗净铛,少著水,柴头罨烟焰不起。待他自熟莫催他,火候足时他自美。

至于第三招,不提也罢。

于是,那年。美食、美酒、美类人,成了华夏开拓者们飞船上必不可少的补给品。

于是,那年。华夏的探险家们,无论走到哪儿,最先想的第一个问题往往不是:这颗星球有没有矿藏。

而是:这儿能种地不?

前言少叙,只说今日,汉唐7号酿造厂子弟初等中学的操场上,锦旗招展,锣鼓喧天,智能机器人载歌载舞,半空里无人机拉着红旗、气球、彩带漫天飞舞,量子全息投影里王校长足有半山高,仿真爆竹声中,无数虚拟的金箔洒落而下,一场毕业仪式结束了。

接受了初等中学的少年们,接受了十二年义务教育,今日即将踏出校门,成为华夏一名正式的公民。

广场东侧三十五名少年依依不舍,恰同学少年正是风华正茂,而在少年、少女们中间,是个谢顶的男人,这人名叫马末,是二班的班主任,主教课程是体育,兼职外语和常识课。

一身洗的发白的旧军装,袖口整整齐齐翻折三道,露出毛茸茸的胳膊。脚上陆战靴锃亮,脸上一道醒目的刀疤,伤口外翻看上去好似条恐怖的蜈蚣,一说起话来,这条蜈蚣就好似活了过来。

这是服役时,搏杀螳虫留下的,是男子汉的勋章。

他以此为荣,拒绝整容。

而体育课老师教外语,在星历时代却是最常见的配置。

毕竟在如今的少年们看来,外语分数极低,实在是可有可无的选择。若非,人类联盟殿堂上的那些食古不化的老古董们坚持,外语课早该消亡几个世纪了。

毕竟在星历世纪,碳基联盟尽皆学习汉语,华夏文明再学外语的,基本等于浪费时间。

马末老师就在教这样一门浪费时间的课程,如果不是他长得像头狗熊,足以震慑最调皮的学生,估计没有人会拿他当回事的。

“同学们静一静,老师有话要对你们讲。”马老师向前一步站上小台,别看他人过中年,依旧虎背熊腰。

马末开口,全场鸦雀无声。

“很好。”马末雄赳赳气昂昂的在初三·二班所有人面前走过,好似一头猛虎在审视自己培养的出的一群鸭子,而且是‘丑小鸭’。

“我知道,我知道你们有三分之一考上了高中,这其中很多人以后想参加高考,甚至想参军报国····”马末看着自己用心教出的学生,半响一声长叹:“可是你们该撒泡尿照照,全X妈是D级,你们这种素质···放在战场上,不·····你们到不了战场。你们这群小兔崽子,甚至没法抵达边界星域的。”

众人羞愧的低下了头,马老师话,难听,直白,可是没错。D级公民,是没法乘坐B级以上飞船的,更不要说星际战舰。

尽管权利义务没有任何差别,但D级公民是承受不住星际战舰的过载,即便进入深海状态也不行。

“我求求你们了,能别给国家添麻烦就好了,就不要做梦了·······”马老师毒舌起来。

“老老实实的参加工作不好吗?”

“比如酿造厂就很需要你们啊,付出辛勤的汗水和努力养活自己也不丢人啊。”

“上酿造厂技校他不香吗?”

“钱多事少离家近啊,多好。”

“拜托你们,千万不要去拖累军舰了,我可不想白发人送黑发人的······”

当头一盆冷水浇的透透的了。本来酿造厂的子弟,祖宗都是智力向基因筛选者,这个老马非要再强调一遍,真是欺人太甚。

当过兵的了不起啊?

嗯,还真是。

星历时代,当过兵的还真是了不起。从后大宇宙时代开始,没有服役经历的,在社会上都不算什么正经人。

军人地位之高,前无古。

“算了,我也不说太多了,都准备去合影吧。”马老师无奈的闭嘴,一千多个日日夜夜,就教出来这么一群玩意?

马末巡视一圈,微微一怔,“咦,怎么才34个?那谁····对了,萧道衍呐?萧道衍那个笨蛋去哪儿了?有谁看到那个熊孩子了吗?”

众人面面相觑,有个小鼻子小眼的小胖子颤颤巍巍举手。

马末:“尉迟鲲。”

小胖子尉迟鲲,扯着公鸭嗓子大声说道:“马老师,萧道衍说肚子痛,去上厕所了。”

“跑肚拉稀?”马末脸色瞬间黢黑,“关键时刻掉链子,干啥啥不行,吃嘛嘛不剩,萧道衍这孩子属锤子的····”

阿嚏!

正被人不断念叨的萧道衍,狠狠打了个喷嚏,一脸天真的摸了摸柔顺的长发,“是谁在背后说我坏话?”

冲水,洗手,吹干,对着镜子把发型打理的一丝不乱。

“萧道衍你真是太帅了,洗个手都能变的更帅!”少年一边发着感慨,一边从洗手间里出来。

左脚先落地,‘轰隆’一声巨响,晴空霹雳,天降巨雷,吓了周围所有人一跳。行星的人造磁场向来不稳,凭空响雷很是常见,可这一声惊雷也太响,太猛,太巨大,仿佛就在所有人耳边炸响。

再看雷霆落下的地点,洗手间门前出现了一个小坑,地面呈放射状龟裂,烧焦玻璃化的地面缝隙之中,一道道青烟袅袅升起。在小坑底部,一个爆炸头少年口吐黑烟软倒在地,正是耍帅的萧道衍。

艰难的爬起来之后,他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双手,嘴巴越张越大,“阿弥陀佛,老衲没死?咦·····这里是哪儿?”

黢黑的爆炸头,左右打量起来,很快看清了周围样子:“这是····酿造厂子弟中学?怎么回事······这里不是已经·····”

“难道我重生·····不可能啊!”

“逆转因果··悖论啊···莫非是·平行宇宙?”

一头雾水的萧道衍转身冲入厕所,对着镜子仔细照来照去,闻着自己身上的焦糊味眉头大皱,一把水洗掉了脸上黑灰,撩起衣服,扭着屁股看自己的消瘦的肋排骨,纤细的小腰,不由惊叹道:“哦··哦··哦·····,老衲当年·······真是踏马的苗条啊。”

“阿弥陀佛····老衲着相了。等一下········‘老衲’还没出家”萧道衍表情忽然变得生动起来,仿佛彩票突然中大奖的流浪汉,三分惊讶里透着七分狂喜。

“不出家了!洒家这辈子不要跟着老家伙去吃斋念佛了,我也要年少轻狂,我也要潇洒走一回。”萧道衍对着镜子大声提醒

不要上当,不要上当,不要上当······这么重要的事情要说一百零八遍!

此刻的萧道衍,未来还有无限可能。

绝非那个青灯古佛自修到阿罗汉,结果却因胆小谨慎而虚度一生的死宅、胖子、倒霉蛋。

至于自己为什么会来到‘这里’,他心中隐隐有了个猜测。仔细回想,一百多年前的记忆慢慢浮现出来。

现在是星历992年,皮县酿造厂还在,父亲还在、母亲还在、可爱的小妹还在,同学们都还在,朋友们都还在。

好基友尉迟鲲那个大渣男,现在还是个小胖子。

六项影后池霜霜那个老巫婆,现在还是个女胖子。

倒霉催的栾思沂那个凤凰男,现在还是个大胖子。

“咦·····当年他们怎么都是胖子?”萧道衍微微一怔,思索了半响,一拍巴掌,“对了,是那个毒舌蜈蚣马末马老师的错,要不是他当年没事,老喜欢打击我们的自尊心·····老衲我也不会去出家···也不会····”萧道衍默然无语凝噎。

上一世太过谨慎了,临近圆寂才去寻求那一份大机缘。若非马末打击,让他变的性格懦弱,自信不足,犹豫不决,早二十年前就该得手的,因为事情比预计之中的要简单···

“等一下!我的大机缘!”萧道衍习惯性的一拍光头,摸到的却是毛茸茸的爆炸头,而且一抓落了一把灰。

“麻蛋,不会电秃了吧?哎先不管这些了。”他骂骂咧咧的盘膝而坐,闭目调动体内可怜兮兮的一丝能量。

轰然一声,萧道衍的意识被抽离出来,来到上丹田中央,凝聚成一团形象,正是他原本得道高僧的胖模样。而在他面前,一本六丈高的七彩大宝书静静悄悄凌空悬浮,放出九彩豪光,绚烂无比。

为何七彩宝书会放出九色光芒?

他想不明白,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份‘天大的机缘’还在,‘六丈大宝书’以不可知的某种量子态,跟他缠绕在一起了,并且跟着他一起回来了。

“好!”萧道衍激动的想流泪,这是他拼却性命,在某个上古宇宙文明遗迹之中得到的东西,具体是什么他也不知。

来到跟前,他把手抬起,放在书上。一道意识流入心中,他隐约中得到了提示,瞬间许多关于精神力的方法直接烙印过来。

“是灵魂方程式!”萧道衍大喜过望,但下一秒种,眼前一黑,竟是被弹出了识海。

“我太弱了。”萧道衍一声叹息,心中一丝失落,就好比八十岁老汉娶个十八岁娇娃,新婚之夜入了洞房,却发现有心无力一样·····

好吧,这可不是有一丝失落的问题了。

好郁闷啊!

宇宙九大方程式里,人类主修生命,能力多跟性命有关,而他因修佛所以接触过灵魂方程式,细细体会下来,烙印在心中的是几种简单的灵魂精神力使用方法,魂波动、精神刺、催眠、操控,遗忘···

他试着用出了灵魂波动,一圈精神力顺利释放出去,像雷达一样散向天地六合,瞬间就有些许波动反弹回来。

“咦?”萧道衍忽的耳朵一动,隐约感到似有很多人在叫自己的名字。他眉头紧皱起来,沉思了几秒钟仿佛想起了什么,眉头顿时舒展开来,哈的一声笑起来。

“喂,马老头啊马老头,你这是又在背后说我坏话啊。待老衲前去戏弄他一番。”说完推门而出,萧道衍摇头晃脑的出来,晃着一双肩膀,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

萧道衍大步来到操场边上,左手掐腰,右手一指,暴躁大喝一声:“呔,大疤脸儿,你给我道歉!”

“什么?”马末都被这一声吼懵逼了,这小子吃错药了吧?就算你今天毕业了,自己不能把你怎么样了,但你竟敢直接叫外号,还真是翻了天了!

马末:“你让我道歉?你让我我道个什么歉?咦,你这是什么发型?”

“别管发型了,那不重要!”萧道衍双手一缕爆炸头,喝道:“反正你今儿一定要给我道歉。不对,是一定要给我们全班人道歉。”萧道衍毫不畏惧,直勾勾瞪着马末。

换做过去,马末那杀人的眼神,能给他吓个半死。可今日他也是二世为人,尸山血海里走过好几遭的阿罗汉,再看马末,也不过是个四十来岁的小伙嘛。

莫非,真以为自己身上那点煞气能镇唬住谁?

“让我给全班人道歉,为什么?”

“还为什么?马老头,不···马老师,我今日再尊称你一声老师。是看在你辛苦教我们多年的份上,但其实——你根本就不懂教育!”

“你说什么?”

“哼哼,你看看你这些年都做了些啥,你看看你自己还有一点点师德没有?这些年你除了讽刺、挖苦我们不行,毒舌我们太烂,这些年你夸奖我们一句好听的吗?你自己好好想想,有吗?”

“你们做的不好,我为什么要夸?”马末给气乐了,不屑的歪嘴一笑。

萧道衍:“因为我们其实可以做的更好,我们班三十五人各个都是人才!你看看你现在干的事,你当着全班这么多人你在背后讽刺我?不光是我一个,这些年你光说我们的短处,你严重打击了我们的自尊心、自信心,你让我们班都变成了庸才。”

马末:“不可能。”

“你还别说不可能。你不光打击我们的自尊,你还羞辱我的人格。你知道你这些年都干了些什么吗?你居然给我们每个人都起了外号,侮辱性极强的外号。我们为了摆脱这个外号,未来要努力三十年甚至更久。比如说他·····”说着萧道衍一指旁边,一个痴肥的高大少年。

“栾思沂,你给起的外号叫‘软蛋黄’,因为你觉得他胆小,可是你知道为了梦想他有多努力吗?我告诉你吧,三十年后他终于成为了一名宇宙战士,第一战就光荣的战死在了界星战场,抱着核弹炸航母啊,多么伟大,多么英勇,左右了一场战役的胜利啊,获得了荣誉称号却留下一对孤儿寡母,后来改嫁给了阿鲲哪个大渣男。”

栾思沂:(⊙o⊙)…!!

旁边的那小鼻子小眼的小胖子:“阿衍,你别瞎说,我怎么会是····会是个渣男······”

“你那些糗事等会再说!”萧道衍抬手又一指个胖胖的女生:“这位池霜霜,大疤瘌脸你给她起个外号叫池塘子,就因为她比较胖,结果你耽误了人家的表演天赋,直到三十年后才被星探发掘···”

“什么,要三十年!”胖女孩惊叫一声。

“对,三十年后你成了一名谐星,在很多喜剧里当配角,外号金牌绿叶池大妈。然后又过了三十年,你终于当了影后,在各种电影里扮演恶毒的胖婆婆而闻名全宇宙。”

胖女生池霜霜:“萧道衍,你胡说八道!”

“是不是胡说八道,六十年后就知道,反正我现在说的话你们都记不住的,对了····”萧道衍忽然转头一把抱住女生,低头就是一个深情长吻。女生惊呆了,全班都惊呆了,马末额头青筋暴起,抬手就是一巴掌。

萧道衍却像脑后生眼轻松躲过,哈哈笑道,“霜霜,当年你追了我三年,都怪我上辈子太怂···”

“哇啊···”池霜霜双颊飞红,一把推倒萧道衍,闪身跑没了踪影。萧道衍还在后面不依不饶的叫道:“池塘子你要听哥一句话,就赶紧报名去考电影学院吧,以你的卑鄙无耻下流与恶毒,以后妥妥能拿五个‘百鸡奖’再加一个‘金华大表奖’的。当然,你千万别嫁给阿鲲这个大渣男,就算能分千亿家产,最后还是会被他气死的。”

“握凸(艹皿艹)!我先被你气死了!!”远处的胖女孩脸都气变形了,我神经病啊嫁给阿鲲。

旁边小胖子一步凑过来,“小衍,我真不是渣男····”

“阿鲲,我的好兄弟。”萧道衍大笑起来:“你懂投资会理财,以后会成为金融大鳄的,就是千万别老搞婚外情,说你多少次了,你就是不听。非说家花不如野花香,怎么劝都不听,结果晚年凄凉各种不祥,死的那叫一个惨啊,相信我,真的很惨啊,浑身长满各种颜色的毛毛。”

“你放屁,我才不是渣男·····”尉迟鲲激动的泪涕齐下,而后被马末一巴掌拍开,“你先给老子闪一边去。”

推荐阅读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