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玄幻 ›› 全文免费阅读 《漫游诸天》作者:金紫辰 玄幻
全文免费阅读 《漫游诸天》作者:金紫辰 玄幻

全文免费阅读 《漫游诸天》作者:金紫辰 玄幻佚名-著

3人在追
小说:漫游诸天 小说:玄幻 作者:金紫辰 简介:从笑傲江湖世界开始,成为华山派少掌门。本想苟着发育不问世事的岳…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6-16 10:15:43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小说:漫游诸天

小说:玄幻

作者:金紫辰

简介:从笑傲江湖世界开始,成为华山派少掌门。本想苟着发育不问世事的岳阳,在被迫踏入江湖中后才发现,原来这世间没有什么事,是一剑不能解决的。一剑在手,漫游诸天。诸天万界,唯吾称尊!

角色:风清扬,岳不群

漫游诸天

《漫游诸天》第1章 想学个独孤九剑咋就那么难?免费阅读

春天,草长莺飞。

华山,思过崖上,岳阳一袭青衫,盘坐在草地上,迎着那初升的朝阳,正呼吸吐纳,吞吐着天地灵气。

远远看去,此时的他,头顶处,隐隐有烟氲紫气若隐若现,随着微风浮动,宛若神仙中人。

“你这小子,内力又加深了,论内力之深,都快要赶上我这个老头子了!”

思过崖洞口处,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名神色抑郁,脸如金纸的白须青袍老者。

“风太师叔来了啊!”

这老者一出面,岳阳便收功而起,抬手从腰间一掠,一尊酒葫芦便被他扔了过去。

风清扬抬手一招,酒葫芦便落入了他的手中,那看谁都像是欠钱人的脸色上,终于缓和了一分。

“别以为隔三差五给我送壶酒,老夫就会教你剑法!”

都说吃人嘴软拿人手短,但风清扬拿了岳阳的酒,语气却依然坚定。

“你是岳不群的儿子,华山派气宗的嫡系传人,一身紫霞神功已经臻至化境,我剑宗的剑法,不适合你们气宗!”

岳阳倒也不恼,而是翻了个白眼,道:“风太师叔,我自十岁来思过崖闭关时,咱们就认识了,如今算下来,也有六年了吧?

这六年下来,我对您可有任何不敬?你们上一辈的恩怨,为何非要扯到我这么个小辈身上?”

岳阳是一名穿越者。

前世,他只是一名因为意外而死亡的普通人,谁曾想,待他再次睁开眼时,却穿越到了笑傲江湖世界,而且还成了伪君子岳不群的亲儿子。

挺扯淡的。

但没办法,投胎这活不归他管,哪怕心中再不愿意,在父母这一块,他也根本没法更改。

好在岳不群虽是个伪君子,但对于岳阳这个亲儿子,却是丝毫不加吝啬。

原剧情中,岳不群至死都舍不得将紫霞神功传下去,哪怕是亲女儿岳灵珊也不行。

但在岳阳这里,老岳则是倾囊相授,恨不得将自身所学全都传授给他这个亲儿子,完全将他当做了下任掌门来培养。

而在紫霞神功入门后,岳阳便打起了思过崖后山,风清扬的主意。

确切的说,是风清扬手中的绝世剑法,独孤九剑!

但可惜,这些年来,或许是风清扬对于当年华山剑宗败于气宗之事一直耿耿于怀,无论岳阳如何亲近,这老头就是死鸭子嘴硬,死活不愿教他剑法。

被岳阳给挂了个“迁怒小辈”的名头,风清扬倒也不恼,而是难得认真的与他分辩起来。

“岳小子,你也别拿话来挤兑我。要知道你如今可是华山气宗的嫡系传人,若是学了我剑宗的剑法,可是坏了规矩!

当年剑气之争因何而起,这几年,你也从我这里套话套出来了。

正所谓‘纲举目张’,气宗以气为纲,以剑为目,讲究以气为主,以剑为辅,你这一门心思的想从我这里学剑法,若是被你父亲知道了,你这少掌门的位子,那可就不保了!”

岳阳不以为意,不知从哪里找来了根黄瓜,自顾自的啃了起来。

“要我说啊,你们老辈人就是太迂腐了。什么主次之分,纲目之别,在我看来,小孩子才做选择,作为成年人,当然是全都要了!”

“噗!”

风清扬正仰着脖子喝酒呢,听到岳阳这番言语,当下一口酒水喷出,一个劲的咳嗽,看来是被呛着了。

“你这小子,还真是够贪心。这也就是换做现在,若是换做以前,你这种墙头草两面派,别说剑宗要杀你,气宗也得杀你!”

“我说的有错吗?”岳阳不服,道:“只有内力却无剑法,那就是个任由人欺负的乌龟壳,只有剑法却无内力者,你就算拿着剑,恐怕都破不了人家的防御。

所以我还是认为,内力和剑法同样重要,唯有二者同修,才是正道!”

风清扬摇了摇头,“谁不想二者兼修,谁不想二者全都要?但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必然要以其中一方为主,否则,势必会造成两者都一事无成!”

“那可未必!”

岳阳摆了摆手,道:“风太师叔,我如今只有十六岁,你觉得我的内力如何?”

风清扬一怔,看着岳阳,一时间,沉默了。

而岳阳,则是眸光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论内力,我已在我父亲之上,虽然不知超出他多少,但总之比他强就是了。

论精力,我如今才十六岁,未来潜力无穷,你们那辈人做不到的事,为何就断定我也无法做到?

还是那句话,我不想做选择,我就是想全都要,还请风太师叔看在同为华山派弟子的份上,传我剑法!”

话音落下,思过崖上寂静无声。

半晌后,风清扬开口道:“山下似乎有事情发生,你且稍等片刻,老夫去去就来,到时,我自会令你做出选择!”

话音落下,他身形一晃,在山崖上划过一道道青色残影,转眼间,便向着山下奔赴而去,顷刻便消失无踪。

岳阳揉了揉额头。

这个脾气古怪的老头,要做什么?

让我做选择?做什么选择?

不会要绑架了岳灵珊,让我在妹妹和剑法之间做个选择吧?

半个时辰后。

风清扬抱着个衣衫有些凌乱的妙龄女子上山,看的岳阳一阵惊奇,看不出来啊,太师叔一把年纪了,竟然还如此老当益壮?

只是这女子似乎是昏迷了,面色绯红,如同在发烧一般,红的有些过分。

“山下路过了一队马贼,老夫出手解决了,这女孩是从他们手中救下的。”

说话间,风清扬将女孩放下,令其背靠着石壁,淡淡道:“这女子中了毒,现在,是否要解毒,你来决定。”

“这毒,有什么名堂?”岳阳问道。

风清扬专门将这女孩带上来令他做决定,想来必然有特别之处。

“采花大盗田伯光知道吧?这毒,是那些恶心之徒祸害良家女子时常用的一种药物。

它甚至算不上是一种毒药,但若是长时间不解除药效,中毒的女子,必将七窍流血暴毙而死!”

岳阳哦了一声,当下明白了是什么药物。

他的紫霞内力擅长疗伤,但对于这种不算毒药的药物,还真没多大用处。

“该如何救她,想必你心中应该也有数。那么现在,做出你的选择吧!”

风清扬一脸玩味的看着岳阳,淡淡道:“你若不救她,她必死无疑,日后,你将背负见死不救的名声。

但你若救她,便也坏了她的贞洁,若是日后不娶她,投河自尽,恐怕将是她最终的归宿。”

说到这里,风清扬看了一眼快要从昏迷中醒来的女子,催促道:“岳阳,你不是不喜欢做选择吗,现在,告诉我,接下来,你要如何做?

看着她死,还是,救她一命?”

岳阳叹了口气,“风太师叔,我就是想从你这里学个剑法而已,你却要给我送媳妇,咱俩这是什么仇什么怨啊,你要这么害我!?”

推荐阅读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