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种田 ›› 全文免费阅读 《空间种田:神医娘亲萌宝宝》作者:杨白苏 种田
全文免费阅读 《空间种田:神医娘亲萌宝宝》作者:杨白苏 种田

全文免费阅读 《空间种田:神医娘亲萌宝宝》作者:杨白苏 种田佚名-著

5人在追
小说:空间种田:神医娘亲萌宝宝 小说:种田 作者:杨白苏 简介:一不小心穿成带娃小寡妇怎么破?家徒四壁,娃儿嗷…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6-16 17:13:35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小说:空间种田:神医娘亲萌宝宝

小说:种田

作者:杨白苏

简介:一不小心穿成带娃小寡妇怎么破?家徒四壁,娃儿嗷嗷待哺,虽然家有不省心的嫂子,可公婆待她好,这日子倒还能过。靠着一方神医空间和一身精湛厨艺,她把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突然有一天,她发现枕边多了个绝色美男,吓得她抡起四十厘米菜刀就要将他大卸八块。“娘子,刀下留人,我是你夫君呀!”李青月一直觉得自己的男人是个抛弃妻子的炮灰人渣,结果人家竟是个壮志勃勃的野心家,那一群军士刚刚喊她什么?将军夫人?

角色:张福寿,李青月

空间种田:神医娘亲萌宝宝

《空间种田:神医娘亲萌宝宝》第1章 别过来,不然我戳死他免费阅读

凌晨,天蒙蒙亮,荷塘村村口,一支抬着一口棺材的队伍吹锣打鼓欢欢喜喜的往前行进。

队伍前面是个骑着高头大马的肥胖中年,一身肥膘跟着马儿的起落轻颤。

他牵着缰绳,挺着个西瓜肚腩,胸口别着一朵大红花,笑眯眯哼着小曲儿,还时不时的往后瞅着那口棺木,心情愉悦。

此人叫张福寿,是这十里八乡的大财主,良田千顷,腰缠万贯,富得流油。

今天是荷塘村萧家出殡的日子,也是他张福寿纳第七房小妾的好日子,那口棺木里躺着的,正是他新看上的小美人儿。

美人儿原是萧家的媳妇儿,但却是个寡妇,张福寿瞧上后本想明抢,凑巧最近县衙来了个新知县。

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他不想被抓个典型,只能收敛性子,弄了个棺材进门。

至于这么做是否吉利?

这都上赶着抢寡妇了,哪里还管得了那么多?

于是一队人喜气洋洋赶路,还时不时恭维自家老爷几句,行至一半,忽然一名抬着棺木的家丁抬头道:“老爷老爷,这棺材里有动静。”

张福寿眉毛一挑:“啥?动静?”

“是啊,您听!”

家丁示意其他人将棺木放下,静静聆听。

“咚咚咚!”

别说,还真有定睛。

张福寿扯了扯嘴角,说好的假死药管三天呢,怎么人这么快就醒了?

“砰砰!”

听着棺材里传来的敲打声,张福寿确定人真是醒了,他担心把这小美人儿闷死,赶紧吩咐:“打开打开,醒了更好,老爷我直接骑着她回府,哈哈哈!”

棺材里,李青月无视那头肥猪的荤话,拼命拍打棺木。

日了狗,她被大嫂算计了!

昨晚上她大嫂来找她,问她要不要改嫁张财主的事儿,被她一口回绝。

那张财主就是一头肥猪,根本下不去口,改嫁?想屁吃!

说完这事儿,大嫂就给了她一碗红糖水炖鸡蛋,说她这几年带娃辛苦,补补身子。

她当时就觉得这大嫂没安好心,平日里鸡蛋都是争吵着抢着吃的,怎么会这么好心给自己吃?

她想拒绝,奈何穿来这个世界的三年里没吃几口好的,她实在是饿得慌,觉得大嫂不至于毒死她,就吃了那鸡蛋,把汤也喝了个干净!

结果中计了!

大嫂是没毒死她,但那糖水里放了一种假死药,吃下去后就和死人没什么区别。

她这原身的娘家世代行医,原主打小跟着父亲耳濡目染,李青月穿来的这三年里把原主的记忆吸收个干净,等身体有了反应后就知道那是假死药。

可药物已经起作用,她再挣扎也无济于事,就这么昏睡过去。

当晚暴毙的死法很不吉利,萧家又穷得叮当响,本想将她裹着草席出殡的,是张财主主动来帮忙,又送棺材又出人的,这才有了上面的一幕。

李青月之所以知道“假死”后发生的事,是因为她当时虽然昏迷,但意识依旧清醒。

可能是自己穿越的原因,也可能是原主打小吃各种草药,所以这假死药对她不怎么敏感。

一路上她拼命挣扎着想要醒过来,但一直失败,直到刚刚那头死肥猪说要“骑着自己回府”的话刺激到她了,李青月猛地睁开眼睛。

死肥猪还知道玩马震?呸,就你也配?

“放我出去!”

李青月拍着棺材板吼道,张福寿真他妈有钱,棺材都是红木的,闷死她了!

“砰!”

终于,棺材落地,有人撬了撬棺材板,那块板被掀开,李青月终于呼吸到了新鲜空气。

她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一抬头就看见张福寿那张色眯眯的肥猪脸。

“啊!”

李青月吓得尖叫一声,往后缩了缩,那只肉嘟嘟的肥手竟然朝着自己的脸颊摸来,恶心死她了!

她的声音悦耳动人,听得张福寿骨头都酥了,嘴角更是流出了哈喇子。

“嘿嘿,小美人,莫怕莫怕,老爷我会狠狠疼你的,哈哈哈!”

张福寿肥胖的身躯说着就要往棺材里爬进去,当场上演肉搏戏,李青月哪肯这样认命?转身就爬出棺材。

然而外面全是张福寿的人,她无路可逃!

“嘿嘿,跑啊,小美人你跑啊!我倒要看看,你怎么逃出我的五指山?哈哈哈!”

张福寿拿手拽了拽自己胸口的大红喜花,看着对面小女人娇滴滴害怕的样子,胸口那团火焰蹭蹭蹭往上窜。

“别过来,你再过来,我……我死给你看!”

李青月双手抱胸,一副柔弱无助的模样,张福寿见了越发得意忘形。

“啧啧啧,死?这么个美人儿死了多可惜!美人儿啊,何必呢?难道你还惦记你那个死鬼男人?

三年前丢下你跑去从军,如今这坟头草都三丈高了吧?还不如跟着老爷我,吃香的喝辣的,美滋滋哦……哎哟!”

张福寿说到这里猛地扑上去,要将李青月扑倒。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原本柔弱的女人突然眼神一凛,一把揪住他的衣领将他反扣在身前,同时摘下发髻上的木簪抵住他的咽喉!

“别过来,都别过来!不然我戳死他!”

柔弱的女人一下子变得狠戾,那木簪一头的尖锐已经刺穿对方的皮肤,隐约可见血色,吓得那群家丁全傻眼了。

那张福寿更别说了,他能感受到脖子上传来的隐痛,那儿可是一个人的要害,要是再刺入一分,自己就要嗝屁了!

怕死的张福寿立刻道:“别,都别靠近,都滚远点!”

“十丈,给我退到十丈开外!谁敢靠近一步,我立刻让你们的老爷血溅三尺!”

李青月凶狠的说道。

她穿越之前是名厨世家传人,刀工了得。

又结合原主对中医经络学的了解,强强结合,她能精准的切中一个人的要害。

这张福寿敢乱动,分分钟让他见阎王!

就这样,李青月把张财主像只死鸭子一样架着走了几百米山路,来到一片密集的山林后一脚踹开他,钻进茂密的山林。

踉踉跄跄跌倒的张福寿痛得龇牙咧嘴,他一抹脖子上的血迹,气得浑身哆嗦,对着身后跟上来的家丁怒吼:“追,追!给老子抓住她,老子要虐她一百遍,一百遍!!!”

“追!”

几十名家丁一窝蜂冲入山林!

这边李青月和张财主家丁一跑一追,而在山林另一头,则在上演更为血腥的夺命追杀!

十几名持刀黑衣人正在追杀一名玄衣男子!

推荐阅读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