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 全文免费阅读 《蛊匠》作者:椿云小山 历史
全文免费阅读 《蛊匠》作者:椿云小山 历史

全文免费阅读 《蛊匠》作者:椿云小山 历史佚名-著

6人在追
小说:蛊匠 小说:历史 作者:椿云小山 简介:南诏有一族世代养蛊,登峰造极者,称为蛊匠。蛊常用蛇虫为根,置于器…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6-16 18:23:10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小说:蛊匠

小说:历史

作者:椿云小山

简介:南诏有一族世代养蛊,登峰造极者,称为蛊匠。蛊常用蛇虫为根,置于器皿中,待其互相蚕食后,仅剩者蜕变成蛊,各有奇效。今烽火四起,正值乱世,当代蛊匠云染坦然入世,欲以反复人心为根,炼制天下奇蛊。

角色:李建成,李元吉

蛊匠

《蛊匠》第1章 蛊匠免费阅读

李世民登基以来,精简官府机构,改革三省六部,开创后人赞誉为贞观之治的祥和时代。

百姓丰衣足食,税责轻减,人心向上,违法乱纪之事堪称罕见,皆可夜不闭户,安心睡下,醒来之时家中财物一样不少。

唐国表面如同人间仙境,实际却暗潮汹涌。

有坊间流言传播,说是当今陛下在玄武门‘肃清叛乱’一战中,没有将彼时的太子李建成和齐王李元吉斩杀,反而秘密囚禁在唐国第一监牢‘推事院’中。

忠诚于李建成和李元吉的各地官员武将尾大不掉,纷纷休养生息,等待合适时机救回心中所属的真命天子,再次掀起一场腥风血雨来决定龙椅归属。

没有人知道这短暂的平静能够维持多久,屏息等待着盛世泡沫被戳破的那一刻。

当然也有人根本不在意唐国境内的百姓,或者皇亲贵胄是死是活。

云安美,最美在南诏。

云南最早居住着两派人,白蛮和乌蛮。

白蛮人个性温和,松花酿酒,春水煎茶。

乌蛮人乖张暴虐,白马西风,宝剑铁甲。

乌蛮人长久以来都有统一整个云南的想法。在一次乌蛮各大部落首领汇聚的会议后,乌蛮人挥兵朝南,不断向洱海地区侵入,征服了大多数白蛮部落。

乌蛮胜者平分土地,成立六诏也就是六个部落。蒙舍诏处于最南方,也称南诏。

其他五诏内,以乌蛮人为尊,占有更多良田,更为言行不忌,甚至当街强抢民女最后也只判处纳其为妾的结果。说是惩罚,倒像是惩罚那可怜女子。

唯有南诏内,乌蛮人和白蛮人一律平等,极为偏袒的律法可能不管白蛮人的冤屈,但世代养蛊的云族人管,他们的话比律法还管用,他们就是南诏的土皇帝。

“大长老不好啦,乌蛮人把几个族里的姑娘抓去了。”一个白衣青年头上戴着象征云族蛊虫的紫色包巾,气喘吁吁地从寨口跑到长老们居住的吊楼,一口气爬上三楼后,双手扶在膝盖上,无力地抬起头向云族大长老—–云帆汇报情况。

云帆坐在屋内正中央,从身旁熊熊燃烧的风炉上端起紫砂茶壶,往右侧小方桌上的茶碗倒入半碗茶汤,随后将茶壶放回原处。

他将茶碗微微举高,手腕一拧,巧劲和蛮劲同时使出,将茶碗抛至空中。

茶碗在空中平稳旋转,茶汤在内天旋地转,外面看起来却波澜不惊。

等白衣青年双手准确无误地捧住茶碗时,茶汤早已凉透,整个过程却一滴不撒。

青年把茶水一饮而尽,来不及细品这悬崖峭壁边生长,需要训练有素的猴子采摘的绝品普洱,只为解渴和平息胸腔的气息起伏。

大长老云帆瞧见青年总算是平复下来,双眼眯起,淡定问道“乌蛮狗不是吃过数十次亏吗?如今竟仍未学乖,是不是有什么意外?”

白衣青年急匆匆点头道“没错大长老,我们之前不是把闹事的乌蛮人体内种有蛊虫吗?我对其中一个意图糟蹋咱们云族姑娘的败类尤其印象深刻。这一次他和几个人又来寨子挑衅,我们本打算看笑话,可谁知他们体内的蛊虫好像被人给根除掉,咱们的熏香没起半点作用。“

云帆一怒之下拍桌而起,桌子瞬息间分崩离析,以桌子为中心向四周扩散出巨大的气浪,风炉里的炉火熄灭,白衣青年的衣服被吹得紧贴身体,整栋吊楼都有摇晃迹象。

“肯定是其他诏的白蛮叛徒泄露了蛊虫的要害。哼,一群软骨头贱种,自己卑躬屈膝也就算了,如今竟恬不知耻地帮乌蛮狗打起我们云族主意了。”

云帆振舞袖子,面朝门外,高声向整个寨子发出命令“所有云族青年加上长老们,到寨前集合,我们得让乌蛮狗长长记性。”

声音之大,足以传到云族寨子里的每一个角落。所有正当壮年,忙碌或者闲散的云族人皆挥臂呐喊,响应大长老号召,准备出去告诉乌蛮人,何为云族盘踞南诏千年,地位从未被撼动的底气。

云帆发表完宣战讲词后,走到白衣青年身边低声说道“这一次乌蛮狗肯定做足了准备,我们云族虽然向来战无不胜,也不得不提防他们的阴谋诡计,为了以防万一,你去地窖里把云染叫上,告诉他无论如何都得现身。”

“可大长老,蛊匠大人性情古怪,并且从来不愿干预族里的事,我怕我请不动他。”白衣青年想起为数不多和蛊匠云染见面的场景,冷不禁打了个哆嗦。

“你这话倒提醒我了,上一任蛊匠走之前告诉过我云染的命门所在,我本以为用不上的。让我找找。”

云帆走向置放许多毒虫的铁柜,抽开好几个抽屉,一股股扑面而来的腥臭味连站在门口的白衣青年都能够清晰闻到,每一个都令人作呕,云帆却不受丝毫影响,面不改色。

打开第五排的第四个抽屉,明明春天过了大半,柜子里却依旧冒出一股寒意。青年看见云帆说道“没错,就是它了。” 随后从抽屉里拿出一条浑身雪白如霜冻,两颗眼珠形似雪花的蟒蛇。

这种蛇叫做舟山白唇蛇,养蛊者称其为留冬,意指此蛇能够留住冬天。

这种蛇终年浑身冰凉,寒如霜雪,与普通蛇完全相反,冬天活动,夏天长眠。在大雪中最容易潜行匿迹,很难捕捉到,每一条对于懂行者来说都价值连城。

留冬最大作用,就是充当冰窖来保存物品。因为蛇的身体可以扩张数倍,所以有人捕捉相对较长的留冬,来保存在意之人的身体,不忍心让其在土里腐烂。

云帆手上这条留冬有半米长,颜色纯正白皙透亮,算是上等货,经人转手甚至能换得黄金千两。

白衣青年是头一次见留冬,一脸不解地问道“大长老,您的意思是蛊匠大人怕蛇,让我用蛇去吓他?”

向来严肃的云帆都忍俊不禁,笑骂道“你这胡话完全可以当作是对蛊匠的不敬,足以罚你进万蛊池一趟。”

白衣青年听到万蛊池一瞬间脸色惨白,一边下跪一边喊道“大长老,我一时口无遮拦说错了话,绝对没有对蛊匠大人不尊重的意思,求您别罚我去万蛊池。求您了。”

云帆食指一弹,将青年意图下跪的膝盖瞬间打直“行了,我没这个时间罚你,赶快把东西拿去,在我们走后给云染带路跟上来。”他两指按住留冬身体上的一处肿胀处,将其不断往嘴边驱赶,最后一颗球形物体被留冬吐了出来,红彤彤的,交到青年手上。

“大长老,我最后多问一句,这是啥啊?”

“云染最喜欢吃的糖葫芦。”

推荐阅读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