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玄幻 ›› 全文免费阅读 《玄幻:开局宗门捡垃圾》作者:我拿太阿换酒钱 玄幻
全文免费阅读 《玄幻:开局宗门捡垃圾》作者:我拿太阿换酒钱 玄幻

全文免费阅读 《玄幻:开局宗门捡垃圾》作者:我拿太阿换酒钱 玄幻佚名-著

3人在追
小说:玄幻:开局宗门捡垃圾 小说:玄幻 作者:我拿太阿换酒钱 简介:一觉醒来,李牧之魂穿异世,成为一个惨遭好友…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6-17 01:12:46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小说:玄幻:开局宗门捡垃圾

小说:玄幻

作者:我拿太阿换酒钱

简介:一觉醒来,李牧之魂穿异世,成为一个惨遭好友暗算,丹田破碎的倒霉蛋儿。睁眼既废柴!但他一点也不慌。因为他知道,穿越者都有金手指!为此他毅然选择忍辱负重,赖在宗门当杂役!半月后……“叮~”【垃圾回收再利用系统下载安装成功,请开始收垃圾。】哈哈,来了来了,我的系统终于来……???啥?捡垃圾?系统,你确定你丫不是在逗我?!

角色:李牧之,江如海

玄幻:开局宗门捡垃圾

《玄幻:开局宗门捡垃圾》第1章 靠,要不要这么敷衍免费阅读

云阙城,玉圭宗。

见鬼了,怎么喝个酒还浑身疼?

难道昨晚那帮牲口没把我送回寝室,而是直接扔路边了?

哎哟,肚子怎么越来越疼了?我该不是被车给碾了吧?!

李牧之在五级疼痛中醒来,诧异发现,自己正躺在一间古色古香的卧室里,黑瓦木梁,木窗白墙,四周一水儿的实木古典家具,满屋子都是草药味儿和血腥味儿。

这是医院病房?

什么时候医院有古风病房了?

难不成……我是在私人医院?

我去,私人医院的医药费,医保给不给报销啊?!

嘶~哎哟我擦,肚子怎么越疼越厉害了?!

随着李牧之彻底清醒,小腹处的剧痛如狂风暴雨般袭来,痛感瞬间从五级拉满到十级,比生孩子还猛!

疼的他五官扭曲,冷汗直流,险些昏厥!

妈呀~疼死我了!

我这到底是怎么了?!

李牧之强忍剧痛,咬牙低头看眼肚子,当场就吓蒙了。

卧槽,什么情况?!

为什么我的小腹上缠着这么厚的纱布,草药上还都是血?!

我该不是昨晚醉酒后调戏美眉,被她男朋友给捅了吧?!

不对,这年头谁还给病人敷草药啊?逗我呢?!

就在李牧之打算喊护士过来救命时,脑海中的“前任记忆”忽然闪现,如大江奔流,疯狂往脑袋里灌,让他瞬间蒙圈。

半晌,李牧之空洞的双眼终于恢复神采,无奈苦笑道:“靠,要不要这么敷衍?”

“修仙世界,无父无母,修炼天才,舍命救好友后反被暗算,被一匕首搅碎丹田……这玄幻套路整的也太没新意了!”

没错,李牧之穿越了,还是标准的开局废柴流,毫无新意,就跟结婚七年的丈夫在交公粮,纯粹就是糊弄事儿。

“吱呀~”

门开了。

一个身材高瘦,颧骨极高,生了一张马脸的苍老修士,面无表情的走进屋内。

李牧之斜睨一眼,发现这人“他”认识——玉圭宗外门十二长老之一,人送绰号“马面阎王”的江如海。

据说已是五境高阶练气士,实力强悍!

这老家伙这时候来,按套路,应该是来赶我走的吧?

MMP的,太没底线了,作为云阙城九大宗门之一,虽然只排第四,可好歹也该做做门面功夫,让我养好伤,再给笔遣散费再赶人啊!

果不其然,马面阎王来到床边,居高临下,语气冰冷的道:“李牧之,你的丹田已碎,再无仙缘,按照玉圭宗门规,我本该在治好你的外伤后将你从玉圭宗除名。”

“但这两天,卓不群百般替你求情,说你是个孤儿,无依无靠,又没有其他一技之长,一旦离开玉圭宗,必定饿死街头,甚至还毅然决定,冒死替你参加一月后举行的云阙城九宗大比。”

“我们非常感动,也为玉圭宗外门能培养出这么一个重情重义的弟子而感到十分欣慰,遂一致决定,破例给你一个留在玉圭宗的机会。”

“现在,我代表外门十二长老问你:你可愿意留在玉圭宗,做一名衣食无忧的杂役弟子?”

李牧之闻言,不禁心中冷笑。

哼,卓不群和这帮老东西,还真是又当又立!

按照“前任李牧之”的记忆,他之所以会丹田破碎,变为废人,完全是卓不群一手造成!

两天前。

“前任”和卓不群一同去往玉圭宗后山捕杀灵兽,本来收获颇丰,人也平安,没曾想返回途中,卓不群竟然故意去招惹一头三境赤炎熊的幼崽。

本想静静离去的母赤炎熊瞬间暴怒,当即朝卓不群发起进攻!

境界之事,高出一阶就是鸿沟天堑,高出一境便是云泥之别!

卓不群不过二境六阶修为,哪里是三境赤炎熊的对手!刚一交手,瞬间被赤炎熊一掌拍飞。

一连撞断三棵碗口粗的大树,口喷鲜血,昏死过去!

“前任”比卓不群高出三阶,为二境九阶,勉强有跟赤炎熊一战之力,见卓不群危在旦夕,立刻不顾一切上去拼命,最后拼着佩剑崩碎,被打成半残,终于将赤炎熊赶走。

“前任”本以为这下自己和好友终于成功脱险,没曾想去扶卓不群时,本该昏死过去的卓不群忽然睁眼,双掌将他拍飞,跟着一匕首就搅碎了他的气海丹田!

“前任”这才知道,卓不群根本不是什么二境六阶,而是实打实的三境初阶!

“哼,李牧之,你不会真以为,本公子堂堂内门大长老之孙,会真心和你这个来路不明的野种做朋友吧?”

“实话告诉你,要不是之前想利用你当免费保镖和箭靶,我早就废了你了!”

“我生平最讨厌的,就是你们这些整天喊着自强不息,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泥腿子!”

“你们身上流着低贱的血,就该像蝼蚁一样卑贱的活在泥里,任我们踩踏玩弄,做什么飞上云霄当仙人的白日梦啊!”

“羽化飞仙,搬山倒海,断江摧城,那都是我们这些天之骄子才有资格去追求的理想,不是你们这些泥腿子配奢望的!”

仅隔两日,卓不群的话言犹在耳,可到了江如海嘴里,那卑鄙小人却摇身一变,成了替“前任”求情的“恩人”!

槽!

神踏马的百般求情,不惜冒死替“前任”参加三宗大比,十二长老才终于破例让“前任”留下做杂役弟子!

你玉圭宗家大业大,杂役弟子上百,内外门弟子加起来足有三四千!

身为内门大长老之孙的卓不群,想留下一个废人继续羞辱折磨,还不是一句话的事,用求个屁的情啊!

而且在历届的九宗大比中,凡是修为达到三境的外门弟子,无一不在外门组出尽风头,至少进入十强!

而进入十强后,无论战绩如何,参赛者都可以得到大量灵石灵核作为奖品,直接免试升入内门修行。

连玉圭宗外门弟子升内门时,最凶险的野人谷试炼都免了,这尼玛能叫冒死?

这分明是眼看“前任”破镜在即,害怕真被抢走参赛机会,所以提前下黑手扫除障碍!

“李牧之,你考虑的如何,是留下来做一名杂役弟子,还是伤愈后自行离开玉圭宗?”见李牧之没有回答,江如海又耐着性子问了一遍。

从进门开始,江如海就一直盯着李牧之的眼睛,只要对方的眼神中流露出一丝杀意或者恨意,就会毫不留情出手将其击杀!

修仙界不是没出过废人碰到天大机缘,最后逆袭成功,反攻倒算的事情。

百万年前的萧家老祖,几十万年前的叶家老祖,万年前的林家老祖,千年前的苏家老祖,无一不是废柴开局,最后凭着一腔恨意和无敌好运逆袭成功,开创千古传奇。

玉圭宗不得不防!

可让他诧异的是,李牧之的眼神中有强烈的鄙夷、愤怒、痛苦、委屈、郁闷,却唯独没什么杀意和恨。

这就奇了,被昔日好友坑成废人,难道他就一点不想效仿先贤,来个逆袭报复,杀之而后快?

江如海沉吟片刻,很快找到一个自以为合理的答案。

是了,这小子肯定是知道自从龙家老祖之后,修仙界几千年间,非但没再出过废柴逆袭成功的例子,反而死了数以百万计企图逆袭的废柴,所以连报复的想法也不敢有,只想苟活一生!

哼,无胆鼠辈,居然连想都不敢想,枉老夫还特地走这一遭,实在可恼!

认定李牧之是懦弱之辈,江如海就没那么多耐心了:“你到底想留想走,赶紧决定,本长老可没那么多工夫陪你耗着!”

李牧之哪里知道,若他还是“前任”,现在恐怕早已成为一具死尸!

被最信任的朋友坑成废人,但凡是个心智正常的十六岁少年,谁会不想报仇雪恨,谁又能压抑得住内心杀意?!

可万幸的是……他不是“前任”!

因为不是亲身经历,李牧之无法对“前任”遭受的背叛和伤害做到完全感同身受。

这导致他的情绪始终只停留在愤怒层面,并没有达到恨意和杀意能直接从眼中喷涌而出的程度。

这直接导致老辣的江如海出现错判,也意外让他在毫无察觉的情况下,无比幸运的躲过了穿越后的第一场生死危机。

见江如海已经很不耐烦,李牧之想了想,斩钉截铁道:“江长老,我愿意留下当杂役弟子!”

开玩笑!

自己说什么也要留下啊!

根据记忆,“前任”离开孤儿院以后,就一直在玉圭宗里闷头修仙,可谓半点社会生存能力都没有。

而自己前世只是个体育生,除了短跑和篮球,啥技能也不会。

离开了玉圭宗,自己人生地不熟,又没有一技傍身,还身受重伤,恐怕真会饿死街头啊!

再说了,穿越金手指都还没给呢,我凭什么离开新手村啊?!

我又不是个彪子!

江如海用鼻子“嗯”了一声,丢下一瓶药后转身离去。

“这是九花金疮散,一半外敷,一半内服,三日后外伤即可痊愈,至于丹田……你这辈子就不要想了。”

“多谢江长老!”

“砰。”

房门关上,卧室里又只剩李牧之一人。

他躺了一会儿,做好心理建设,深吸口气,微微挺身,忍着剧痛开始解小腹上的纱布。

不会有人来帮他上药的,除非那人不想在玉圭宗混了,或者他爷爷刚好也是内门大长老,还刚好和卓不群的爷爷有仇。

但根据“前任记忆”,这种敢跟卓不群对着干的人并不存在,至少明面上没有。

李牧之甚至怀疑,未来三天,在恢复行动力之前,自己得靠喝西北风度日。

纱布解开,小腹失去压迫,大股鲜血立刻从草药下涌出,顺着肚皮两侧小蛇一样往下流。

得亏李牧之是练体育的,受伤属于家常便饭,不然换个普通人,光看到这一幕,就能吓得手足无措!

“槽,两天了还在流血,这草药是尼玛拿狗尾巴草捣的吧!”

李牧之咬牙骂了一句,拿起手旁的白瓷药瓶,拔掉瓶塞,深吸口气,直接把盖在小腹上的草药揭开,不等大股鲜血从创口下涌出,直接闪电般散了大半瓶药。

苍天保佑,希望卓不群是真心想羞辱“前任”,否则让江如海送瓶假药,我的小命可就没了。

万幸,卓不群是真打算长久羞辱“前任”!

在一阵如同被烧红的烙铁戳中伤口的剧痛后,那些药粉迅速结成药痂,瞬间封住伤口,随后就有丝丝清凉不断往伤口里渗,让李牧之的痛楚大大减轻。

李牧之知道这药粉多半是真的,不禁长呼口气,“卧了个大槽,命总算保住了。”

看着还剩小半瓶的九花金疮散,他想了想,开始用手在肚皮和床上狂抹鲜血,跟着放进嘴里猛嘬,借着血液的水分,将剩下小半瓶药粉吞进肚里。

味道恶心至极!

狗啪的卓不群,你给老子等着!

等领了新手大礼包,老子第一个弄死你!还有江如海!

如果之前李牧之对卓不群还没有多少杀意和恨,在经历过这一遭痛苦磨难之后,他算是彻底恨上了卓不群,恨不能把对方千刀万剐!

推荐阅读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