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玄幻 ›› 全文免费阅读 《成仙:从合欢宗开始》作者:李三川 玄幻
全文免费阅读 《成仙:从合欢宗开始》作者:李三川 玄幻

全文免费阅读 《成仙:从合欢宗开始》作者:李三川 玄幻佚名-著

3人在追
小说:成仙:从合欢宗开始 小说:玄幻 作者:李三川 简介:【洪荒修仙、创世神】修仙大派宗主开局赐婚送女儿,原以…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6-17 16:23:55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小说:成仙:从合欢宗开始

小说:玄幻

作者:李三川

简介:【洪荒修仙、创世神】修仙大派宗主开局赐婚送女儿,原以为就要出任CEO迎娶白富美,从此走上仙路巅峰,直到四十米的刀锋都砍卷了,才清晰地认识到,洪荒大世,残酷不仁,修仙一途,唯有成仙成神!

角色:王川,任圆圆

成仙:从合欢宗开始

《成仙:从合欢宗开始》第1章 赐婚免费阅读

“师父啊!你再不出现,我就要混成魔教头子了。”

作为一个蓝星球的穿越者,来到这天地灵气充沛的修仙世界后,王川第一次感到心慌。

他十岁就拜入鬼谷门,是一名外门弟子,为了能进入内门修炼,来到这合欢宗当卧底,打听禁术消息。

据说,那禁术是一门能改变命运机缘的法门。

混入合欢宗三年来,他凭借修习鬼谷外门的口才,把合欢宗上上下下搞得很有气氛。

刚刚合欢掌门一高兴,把他的独生女儿许配给他,三个月后举行婚礼。

照这个发展趋势,禁术的消息还没下落,魔头的名头就要被扣上了。

毕竟这合欢宗的名声,在修仙界并不算好,一出了宗门,就被人骂采花贼、银贼…

开局送个千金老婆?

听起来不错。

王川没见到掌门女儿之前也是这么想的。

所以,在掌门任逍遥把女儿许配给他时,他立即磕头点头拜谢:

“谢岳父大人提携,我王川许诺,小婿此生必定好生对待圆圆,如有唯违背此诺言,天打雷劈。”

研习了十年鬼谷外门的经书教材,脸皮什么的王川早放下了。

然而,任圆圆走进大殿后,他心脏像被针扎了一下,猛然一颤。

虎躯一震,揉了揉双眼,一看:

她没有脖子;

她有三重下巴;

她大脸盘子镶嵌着满天星辰;

她虎背熊腰,她豹头环眼,她燕颔虎须,她声若巨雷,她势如奔马……

画太美,不敢看。

王川这才明白,这宗门的师兄弟们,为何对这个师姐赞美有加,却又放弃了少修行两百年的大好机缘。

踏马骑虎——难下啊!

宗门大殿静悄悄的,其他长老弟子纷纷对王川投来钦佩之色,赞不绝口:

“王大长老可真是个忠厚人呐!”

“是啊!王大长老好人啊。”

“祝永结好合。”

“祝早生贵子。”

……

“早生贵子谁说的?”

过分了!

王川想站起来,却发现腿脚使不上劲了。

“有人对我施法!”他心中一惊。

抬头一看,合欢掌门任逍遥正对着他使眼色,手捏法印。

是了,宗门大殿内,除了宗主,还有谁敢对其他人施法?

这似乎….是掌门宗主布下来的局?

做梦都没想到,跪下来时好好的,站不起来了。

“嗯?小川,你怎么流泪了?”高堂上,任逍遥明知故问。

王川一抹眼泪,大言不惭地说:“岳、岳父大人在上,我王川原本是孤儿,流浪红尘二十余载,是宗门,让我感受到了家的温暖!”

“哈哈哈甚好甚好,那么,圆圆,你带着小川四处转转,熟络熟络感情,三个月后,举行婚礼大典。”

……

片刻后,王川任圆圆两人来到合欢宗的一座名为龙凤峰的山顶上。

“你觉得我怎么样?”

炸雷在后边传来,王川支支吾吾,不愿意扭头看那胖妞。

不是不能直视她,就是不太想,影响心情。

他一身白衣,身形清瘦修长,清风徐来,衣袖舞动,恍如仙人。

“你看我嘛!”又是一声晴空惊雷。

王川深吸一口气,面向任圆圆,双眼聚焦到她身后的古松,问道:

“圆圆,我之前为什么没见过你?”

“我在闭关呀!”

“你多大了。”

“我五十岁半啦!”

王川努力克制住自己,但眼里还是进了沙。

三十狼,四十虎,五十……土。

“呀!师弟你怎么哭啦?”任圆圆举着沙包大的手要帮他擦掉泪珠。

王川偏头躲开。

“干啥玩意!”

惊雷炸响,王川震住,任圆圆一把扯住王川衣领,将他整个人提了起来,劈头盖脸,硬帮他抹掉了眼泪。

“圆圆,我压力大。”

任圆圆双目瞪圆,道:“大啥大?肿瘤大啊?俺又不会吃了你,怕啥?”

“老实讲,我自卑,我现在还在练气境界没有筑基,怕宗门的人笑话我走软饭流。”王川抹了抹脸上唾沫星子。

任圆圆一脸狐疑,道:“俺任圆圆堂堂金丹修士,放眼整个南华州都是一流高手,谁敢笑话?哼哼!老娘看你又是个以貌取人的家伙,不愿意跟俺结为道侣双修,是也不是?”

“不是。”

“那你觉得相貌重要吗?”

“不重要!一点也不重要!”

“看着我的眼睛说话!”

任圆圆金丹境界的气场全开,山顶飞沙走石,几棵古松拦腰折断,留下光秃秃的树干。

王川如临大山,运转鬼谷外门心法稳了稳心神,目光迎向了那豹头环眼,说道:

“不重要!真的不重要!”

任圆圆大脸盘子神情一喜,咧着嘴笑,三个下巴颤个不停。

王川缓缓闭上眼睛,难受,香菇。

“那有我这样的女道侣,你几点回家?”

“你不要问这个问题。”

任圆圆问道:“为啥啊?”

“说来话长了!”

王川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道:

“我是新桥镇的孤儿,新桥镇在南华州边缘,靠近冥山,从小我就受冥山污秽气息侵袭,病痛不断,直到有天镇上来了个老道士,带我入了修仙界,身体才有所好转。”

“哦?那道士是我合欢宗弟子?”

“不是,是一个无名的门派。”王川谨记着鬼谷门不得向外人提起“鬼谷”门规。

“那你为什么来到这的?”

任圆圆收起气场,静静听他吹水。

“当年,那老道明面带我入仙门,教给我练气心法,实际上是见我生的脱俗俊俏,胁迫我,欲要把我卖给修仙大族的元婴母老怪当鼎炉。”

“那母元婴老怪,也天天问我几点回家….”

任圆圆惊讶,忙到道:“这么说,你失身了?”

“没有,我逮着机会逃了出来,为了避开那老道与母元婴的追捕,这才躲到合欢宗来,所以你不要问我这个问题。”

“你一问,我就心痛,想到我视那道人如生父,他却视我如废物,天呐!这也太让人难过了叭!”

任圆圆神情缓和,道:“我常听父亲说,正道人士多虚伪之士,想必那老道是所谓正派中人了….那,你为何自卑?”

王川道:“因我身体受冥气侵袭,在修炼一途异常艰难,现在才是练气期,寿命只有短短八十年,也只是相当于一个正常的普通人罢了。”

“而你,堂堂金丹境修士,寿元足足有三百年,我想,若是我们结为道侣,我怕到时要你守大半辈子活寡。”

“一想到这里,我就难受,到时候你孤零零一人怎么双修哇!”

王川眼泪止不住地涌下。

越哭越是放浪形骸。

任圆圆说道:“原来如此。”

王川泪崩,一个劲哭。

“好嘛,我叫父亲炼制增寿丹给你,这样我们就能长相厮守啦。”

任圆圆松开他,像是憋红了大脸盘子,说出这么一句话。

王川哭的更凶了。

任圆圆见状,递给他一个纳戒,道:“师弟,我错怪你了,这里有我闭关剩下的一百块上品灵石,你拿去修炼,我再去跟父亲要些灵石和筑基心法给你。”

说完,匆匆忙忙驾驭一个紫色的轿子法宝御空飞走了。

王川目送她远去的法宝,抹了抹眼泪。

这修仙大家族的‘千金’就是好忽悠,虽然修道五十载,却只知道闭关,没见过红尘险恶。

说什么都信。

也怪不得师父总说,鬼谷门不同于寻常门派,是经天纬地的法门。

以天为经,以地为纬,把天地看成一本书,在自身弱小时,瞒着天地修行,避开凶险的天劫与人心。

他刚刚跟任圆圆说的话,虽说是有目的,但也不全是假的。

谎言的说到极致,其实就是把真实的事情引导性地说一遍。

那老道人实际上是鬼谷门的接引人,也是王川的师父。

所谓卖给母元婴老怪,只是他鬼谷外门修行方式,混在那老怪面前当个偷吃丹药的丹童,历练罢了。

鬼谷一门,修行很是诡秘,为瞒天过海,把宗门的心法拆分散到世界各地,让门下弟子自行去寻找,说是什么把修行布局在天地,好让他们感受真正的大道无形。

所以鬼谷外门的修行,更多的时候,是在凡间红尘中历练成长。

至于能不能得道成仙,看弟子自身的悟性和造化了,一切随缘。

嗯,很仙系。

也正是鬼谷一门的修行这么的‘折腾’,每次门中三年大聚时,人数都比上次要少一大半。

王川在炼气初期时,门派找了一百仙苗子;练气中期时,还有四十九个;练气后期,只剩下八个。

那些不来参加鬼谷门大聚的,要么死了,要么半道改修其他门派功法,要么就觉得鬼谷一门没前途,是骗人的,自己捏碎门派身份玉牌混入别的门派玩去了。

走的走,跑的跑,死的死,毕竟参加门中大聚也是要一千灵石贡献的……

王川能坚持下来,有一部分原因,是前世有一本《鬼谷子》,与今生练气心法的内容很相似,那书也怪,在前世被历朝历代列为禁书。

“太难了,不知今年大聚,门下还能剩下多少人。”王川嘀咕。

他怕这一脉的传承断了。

“我现在实力真的太过低下啊!”王川掂量了下纳戒,打坐修炼起来。

取出一块块白色纯净灵石,运转心法默默吸收其中的灵气。

灵气入体,炼化、循环、周转、气沉丹田……

“筑基,啥时候能成呢?”

“难道我真的要做这合欢宗的赘婿?”

……

合欢宗领地占地五十里,青山重叠错落,仙鹤出没,环境秀丽。

以中间的宽阔的广场场为中心,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分别有青龙、朱雀、白虎、玄武四条小山脉。

北边玄武山脉,灵气最充沛的山谷中,有一个竹屋搭成的院子,掌门任逍遥正在院子中打坐,一个紫色的轿子缓缓落下,一道紫色倩影从里面走了出来。

山谷布有杀阵,能进来的人不多,他女儿任圆圆就是其中一个。

但此时的任圆圆样子,皮肤白皙,唇红齿白,身段修长,五官精致,就是一个落落大方的仙子,跟在大殿上的样子比起来,不说一模一样吧,压根就没有联系。

“姓任的,我要灵石。”

任逍遥淡淡地扫了一眼自己的女儿,道:“玩够了没?咱们合欢宗的修行心法会诞生心魔,是一定要靠双修消除的,不然会被心魔卡在金丹境界,甚至危及性命。”

“这就是你害死母亲的理由?”女子双眼一横,面若冰霜,道:“咱们是合欢宗,不是修情欲之欢,而是修真性情的大道。”

任逍遥脸上露出一丝疲倦,叹道:“圆圆啊,有些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这些年来你一直以你心魔的形态让爹给你分配道侣,你明面上说是要修真正的合欢大道,实际上还不是不想嫁人?你看你都吓走多少优秀的仙苗了?”

“爹也想通了,你要是实在不想双修,也不强迫你了,别的不说,在南华州,爹保护你一辈子。”

任圆圆冷冷说道:“谁要你保护了?给我灵石。”

“你要灵石做什么?这武灵山里灵气充沛,足够你日常修炼了。”

“不要你管!”

“你给我记住了!不管怎么样,我都是你父亲,也是这个宗门的掌门人!”任逍遥愠怒。

任圆圆披着淡紫色琉璃长裙,水灵灵的大眼睛孕育着雾气。

她抿着红唇,倔强地站在院子中,看着任逍遥,一言不发,那微风吹起一缕青丝,在她绝美的脸上摇摆。

看上去要多委屈就有多委屈。

任逍遥一看心疼极了,慌忙站了起来,手忙脚乱地递给他一个纳戒。

“你这、爹的错!是爹的错!这一千灵石你先拿去。”

“哼!我以后一定会修成无上大道把你打败!”

任圆圆冷冰冰的夺过纳戒,衣袂舞动,身子一跃,优雅地躺在轿子法宝中,仙气飘飘飞走了。

“我算什么?这才是我合欢宗的老祖宗啊。”任逍遥摇了摇头,一脸无奈。

一个绿衣青年从竹林走了出来,满脸惊愕,道:“师父,刚刚那个仙子…是圆圆?”

任逍遥看了看自己关门弟子惊愕的模样,若有所思,道:“正是。”

“师父,我向您提亲…哦不!向圆圆提亲…不不不!求师父答应我跟圆圆的婚事!”

青年被任圆圆的姿色恍惚了心神,满眼火热,说话语无伦次。

“哼!十年前,我可是明里暗里都跟宗门上上下下的弟子提过婚事了,可你们都毫无慧眼,不但对她避如蛇蝎,还私底下嚼舌根!”

“可….”

青年哑口无言,当初他们还嘲笑任圆圆相貌,惹得她一生气,闭关了十年。

“此事不必再说了,圆圆现已有婚约,一切都看她自己选择吧!”

推荐阅读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