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现代言情 ›› 全文免费阅读 《病娇大佬的小撩精奶软奶甜》作者:夷陵狗不怂 现代言情
全文免费阅读 《病娇大佬的小撩精奶软奶甜》作者:夷陵狗不怂 现代言情

全文免费阅读 《病娇大佬的小撩精奶软奶甜》作者:夷陵狗不怂 现代言情佚名-著

3人在追
小说:病娇大佬的小撩精奶软奶甜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夷陵狗不怂 简介:【偏执病娇+马甲超多+男强女强,巨甜巨…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6-17 18:20:12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小说:病娇大佬的小撩精奶软奶甜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夷陵狗不怂

简介:【偏执病娇+马甲超多+男强女强,巨甜巨宠巨爽】“还逃吗?”有天陌生的小奶狼追着她问。只因她做任务时错把大佬当成了女人,那晚他们有了一被子的缘分。事后,大佬追,她逃。这疯子各种黏糊,无节操的宠她,惯她。甚至扬言撂下狠话:神伤她,他杀神,佛伤她,他杀佛。“据说,那个疯子又在满世界找他的恶女了。”私人医生:“他的宠妻毛病已病入膏肓。”

角色:景飒拿

病娇大佬的小撩精奶软奶甜

《病娇大佬的小撩精奶软奶甜》第1章 偏执的占有欲免费阅读

月夜下,荒郊西郊的墓园。

最近是清明时节,前来扫墓祭祖的人络绎不绝,不远处偏僻的阴暗角落,景飒动了动沉重的眼皮,睁开眼睛,她发现自己正躺在一片黑压压的坟茔堆里,浑身酸痛,脸颊上火辣辣的疼,衣衫不整。

月黑风高,坟茔不远处有个男人握着手电筒,手拎编织袋鬼鬼祟祟的正在搜罗坟墓前的祭品,水果一股脑儿的倒进编织袋里,方便转手便宜卖给外面的客人。

一只苹果咕噜噜的滚到了景飒面前,她伸手抓起,正要吃,男人捡起一块石头往她的脑袋上砸了过来,“你是人是鬼?还有,放下我的苹果。”

景飒没有吃过一口苹果,反而被人用石头砸了脑袋,气打一处来。

男人见黑月下有影子,知道她并非是鬼这才得意洋洋的走上前,一脚踩烂了景飒拿在手里的那只苹果,笑的十分猖狂,“怎么?想吃苹果,那你求我啊,只要你求我,老子就考虑考虑要不要给你吃。”

她口干舌燥,身体酸痛,原本以为这只祭果可以解渴,没想到被人一脚踩烂,还口出狂言的羞辱她,胸腔里的恨意瞬间沸腾,她勉强撑起受了重伤的身体。

月光下,男人见到景飒的一张小脸带着干涸的血迹,看上去触目心惊。

“鬼啊!”

男人差点丢开了手里的编织袋,鬼哭狼嚎的发出凄厉的惨叫。

“想走?没那么容易。”

景飒随手抄起一块板砖,朝着男人一瘸一拐的走去。

男人借着手电筒微弱的光,看清楚景飒的脑门上有一块红红地印记,才察觉到那是刚才他用石头砸她导致的。

“神经病,三更半夜来这里装神弄鬼,你想吓唬谁?”

男人大声嚷嚷道,给自己壮胆。

景飒单手抓着砖头走过去,顾不得头晕目眩,顾不得饥肠辘辘,此时此刻她只想报仇。

“砰。”

她抓在手上的砖头用力的砸在了男人的脑门上。

男人一时愣住了,被景飒猩红的眼吓得一动不敢动。

“砰。”

她抡起手里的砖头,又一下砸在了男人的脑袋上。

男人被砸的有些吃痛,双腿一软跪在了景飒面前,“姑奶奶饶命,姑奶奶饶命啊,是小的有眼无珠,不小心冒犯了您,求您高抬贵手,饶小的一条狗命,这里的所有水果全是小的孝敬您的。”

可别再砸他的脑袋了,本来就很蠢了,再砸下去,肯定会蠢上加蠢。

只要不砸他的脑袋,贡献一点水果又算得了什么呢?

景飒抡起砖头又是一下砸在了男人的脑袋上,眼里充满了杀气,“你不求,我还能饶你一死,你一求,我就没有饶你的理由。无能之辈,与其苟活,倒不如死了干净。”

她耗尽了全身的力量砸下去,男子承受不住惊吓,直挺挺的晕在了浑身充满戾气的她面前,她丢开手里带着血迹的砖。

她是景家的千金小姐,原本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直到爷爷去世,她爸爸带着小三母女光明正大的登堂入室,景家从此天翻地覆,她的妈妈终日以泪洗面,郁郁而终,属于哥哥的继承权只要她一死就会被小三抢走。

今天她来扫墓,一时不查,竟然被那对母女在车子上做了手脚,导致在国道上翻车出了车祸,万幸她有个从不外露的神秘身份,且在那个神秘环境下学过闭息功,而那对愚蠢的母女以为她真的死了,才会潦草的把她丢在这片墓园,“抛尸荒野”好让她投不了胎,转不了世,其心可诛。

前方的男人看到她睚眦必报的砸人画面许久,不但没有害怕,反倒显得异常兴奋。

男人的那张脸苍白的不像话,毫无一点血气,在银白的月光照耀下,反倒像个昼伏夜出的吸血鬼殿下。

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敲了敲自己另一只手的手背,那手指骨分明,手指修长,色润如玉。

“修,你说她适合当我的新玩具吗?”

男人好看的薄唇微微一勾,扯出一抹好看的弧度。

“爷,你要是喜欢,我现在就把她带过来。”修低着头,恭敬地站在男人的身后。

月光下,他们的身形被拉长。

男人矜贵的气质与这黑压压的坟茔显得格格不入,然而他脸上的病容与周身散发出来的强悍气场倒是有些相衬,“不必,难得心爱的玩具失而复得,我亲自去领回来。修,她砸人时那双眼睛充满了猩红,那副狰狞可怖的表情,在我看来是多么的可爱,美丽。”

“爷说的是。”

修继续低头,面无表情的说道。

他根本没有听进去男人说的那句失而复得是什么意思。

景飒一步一步往前走,手伸入编织袋,抓起一只苹果,正要咬下去,头顶上方有一团黑影逐渐笼罩下来。

“不想死的赶紧滚。”她单手抓着苹果,头也不抬的咬了一口。

男人不为所动,那一身的寒意能把四周的物冻裂,修听到景飒傲慢无礼的出言不逊,正欲动手教训她,男人深邃如幽潭的黑瞳冷冷地睨着他,修被他阴鸷的目光震慑,服从的退到了一旁。

男人气场的强大,连一个字都不需要表达。

他盯着啃苹果的景飒,那双黑眸充满了复杂的眸光,好像找到同一个世界的伙伴,视线灼灼的盯着她。

修仔细看清楚景飒的长相,奇丑无比,脸上还有一颗大毒瘤。

爷是眼睛瞎了,还是太无聊,居然会找一个丑女当玩具。

他看爷的目光,貌似对这个新玩具还挺欢喜,那偏执的占有欲展现的淋漓尽致,还有病态的包容,简直让人捉摸不透。

从没有人敢在他面前放肆,可是这个来路不明的丑八怪不但骂人,还骂的很凶的那种。

爷是病的太久,太无聊了对吗?

景飒啃完一只苹果,还想啃第二只来补充糖分,人被男人打横抱走,男人抱着她的手臂慢慢收紧,好像怕她逃跑似的。

“我带你回家。”男人磁性的嗓音低沉的说道。

她拿吃剩的苹果核砸他,“放我下来。”

“我看上你了,乖乖跟我走。”

他霸道的语气嚣狂至极。

景飒还想说什么,许是太激动,车祸后被撞的脑袋传来一阵钻心刺骨的痛,紧接着她晕在了男人的怀里。

“宝宝,乖一点你就可爱多了。”男人丝毫不介意景飒会弄脏他穿在身上的手工西服,抱着她继续往前走。

修跟在男人身后,男人往不远处望去,黑眸恶狠狠地瞪着他,“带上她的包。”

“是,爷。”

修赶紧跑过去拿景飒的那只包。

入了夜,坟茔的气氛显得更加阴森,诡异。

推荐阅读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