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现代言情 ›› 全文免费阅读 《拯救病娇陆少这个美强惨》作者:景慕轻尘 现代言情
全文免费阅读 《拯救病娇陆少这个美强惨》作者:景慕轻尘 现代言情

全文免费阅读 《拯救病娇陆少这个美强惨》作者:景慕轻尘 现代言情佚名-著

2人在追
小说:拯救病娇陆少这个美强惨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景慕轻尘 简介:【1V1、男主美强惨、女主白切黑,身心双洁…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6-17 18:21:11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小说:拯救病娇陆少这个美强惨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景慕轻尘

简介:【1V1、男主美强惨、女主白切黑,身心双洁、虐恋情深文】 夏桑受邀去陆家参加生日派对,结果被歹徒劫持,差点儿一命呜呼。  是陆言夜救了她,但也“杀”了她。  陆言夜曾是夏桑一见钟情的初恋,却也是害死她哥哥的凶手。  为了替哥哥报仇,夏桑选择留在陆言夜身边。  而陆言夜为了自己弟弟的锦绣前程,娶了夏桑。  他们以婚做局,各取所需。  他们相爱相杀,最终一吻止戈。

角色:夏桑,陆言夜

拯救病娇陆少这个美强惨

《拯救病娇陆少这个美强惨》第1章 在你身上,没有我任何所需免费阅读

“夏小姐…”

身形高大的男人挟着凌厉森冷的迫人气势蹲下身来。

对满脸血污的夏桑浅凉开口。

“…我希望你能跟言佑分开。”

逆着光。

夏桑看不清此时他脸上的神情。

只感觉两道灼灼眸光牢牢锁着自己,令人畏惧。

虽然被打了一针止痛剂。

但腿上的枪伤还是让夏桑疼得满头大汗。

她痛苦的喘息着,努力仰起头。

声音微弱的对他这似命令的一言乖觉的回应。

“陆先生,我跟您弟弟…只是普通朋友…”

“是么?”

夏桑态度诚恳,实话实说,男人似乎并不信她。

但也没对她这话进行反驳。

他沉默了片刻,最后浅言了一句似裹着庆幸的敷衍。

“…那就好!”

然后拎着保险箱起身。

“温旗…”

转身离开时。

他冷声吩咐自己底下的人。

“…在言佑赶到前杀了她!”

杀…

这个轻易从陆言夜口中吐出的字让夏桑的心脏猛烈的震颤了一下。

望向他眸中无声的求助瞬时覆了惊慌。

夏桑抓着身下杂草的手指僵硬到指关节泛了白。

她不可置信的看着昏浅暮色中那道笔直,却显得无比绝情的背影。

止疼的药剂似乎发散了效力。

令得她的身子恐惧的轻颤了起来。

“陆先生,咳咳…”

她叫住他。

陆言夜以为她是要求饶。

没什么耐心的顿住脚步转过身来。

这一次,夏桑看清楚了他脸上的神情。

森冷。

狠绝。

这让她原本沉静平缓的语调破碎了恐惧的颤音。

“…如果我是你,我就不会这么做。”

夏桑的视线艰难的从陆言夜的脸上下移到了他手上的保险箱上。

咬牙。

极力克制了心底的惧怕。

眼前这个男人在青离市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狡诡阴暗。

如果直接求饶。

也许她只会死得更快!

“我建议陆先生在要了我这条命之前,最好先打开你手中的保险箱看看…”

夏桑话音未落。

察觉到异样的陆言夜已经利落的打开了手里的保险箱。

看着保险箱里的东西。

他深邃眸光瞬间满溢了寒怒。

一眼杀向温旗时。

温旗身子不由一颤,神情惊惧。

“陆先生…”

虽然不知晓那保险箱里的东西有什么不对。

但陆言夜此时的神情让温旗慌了神。

他连忙解释。

“…我们的人追上来的时候,这个保险箱就在梁文栋的手里。”

“而且我看了,确定这就是他先前从岱山离开时拿的那一个…”

温旗解释的话未说完。

失了耐心的陆言夜已经将手里打开的保险箱“哐”的一声扔到了温旗跟夏桑面前的地上,砸起了一地尘埃。

只见那打开的保险箱里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

“陆先生……”

温旗看着地上空无一物的保险箱慌惧非常,却无从解释。

他只得将视线移到夏桑的身上。

“夏小姐,这是怎么回事?这保险箱里的东西去了哪里?”

眸光压忍。

碎了痛意,折了泪影。

夏桑没有理会温旗。

她牙关紧咬,只直直看着陆言夜。

在他开口询问之前。

已识趣的先言了一语讨好。

“这保险箱里的东西,梁文栋半路已经交给了别人,咳咳…”

夏桑竭力稳住自己的气息。

但一开口还是止不住的咳嗽了起来。

嗓子里的腥甜上涌,无法下咽,便溢出了嘴角。

鲜血跟她苍白的唇色形成浓烈且刺目的对比。

“那人左手虎口处有一道伤疤…”

见陆言夜听了她这话,并没有阻止,也没有打断。

只是神情变得更加讳莫如深。

夏桑怕他不信,又补了一句。

这一句,已是迂回的求饶。

“…我看清了那个人的长相,如果陆先生需要,我可以把他的样子画出来…”

声音越渐低微,甚至断续了虚弱。

“夏小姐…”

陆言夜听了她这话,再度以雅致之姿在夏桑面前蹲下身来。

他眸光深邃。

音色浅凉。

“…抱歉。在你身上,没有我任何所需!”

一语落。

他已优雅起身,劈手夺了温旗手里的枪。

没再给夏桑开口求饶或言说其他的机会。

干脆利落一枪射中了夏桑的脖子。

“砰”的一声。

夏桑只觉得脖子传来似被尖利的长针扎入肺腑一般难忍的痛意。

连一句痛苦的呻吟也未及出口,她便摔倒在了地上。

光影昏暗。

世界在她眸中颠倒。

而那人却在笼罩了深深暮色的密林前,笔直的站成了她眼底凝固的绝景。

推荐阅读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