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萌宝 ›› 全文免费阅读 《秦总!别来无恙》作者:小涵呀 萌宝
全文免费阅读 《秦总!别来无恙》作者:小涵呀 萌宝

全文免费阅读 《秦总!别来无恙》作者:小涵呀 萌宝佚名-著

7人在追
小说:秦总!别来无恙 小说:萌宝 作者:小涵呀 简介:“爸爸!妈妈可以一个打十个!”“爸爸!妈妈是超级无敌大佬…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6-18 08:13:37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小说:秦总!别来无恙

小说:萌宝

作者:小涵呀

简介:“爸爸!妈妈可以一个打十个!”“爸爸!妈妈是超级无敌大佬”“爸爸!你打得过妈妈?”某人:“我那是让着你妈妈呢?”我所有关于美好的想象,不过是余生与你度过!

角色:夏木浔,秦墨森

秦总!别来无恙

《秦总!别来无恙》第1章 重逢免费阅读

汩城商场里,一个女人抱着一个大概3-4岁软萌萌的小女孩儿。女人有着一头棕色的浪漫卷发,配着轻薄的空气刘海,有着羊绒一般的质感和廓形。令她的周身又隐隐透出一份奢华之感,使得她那柔和温婉的气质里,又平添了一份高贵和雅致。路过的行人路过纷纷回看。

怀里的小女孩趴在女人肩头上:“妈妈!心儿想再玩一会儿。”

女人温柔的对着小女孩说:“宝贝儿,今天太晚了!我们要早点回家和舅外公一起吃饭!”

“好吧!那妈妈明天我们要去华国吗?那还要回来吗?”

“大概不回来了吧!”

这时商场上大屏上播放着一则华国的财经新闻:一家娱乐公司正在强势入驻华国,直逼华国排名第一的m.s娱乐文化……

女人戴上墨镜,走出大门。把女儿放在后座上的安全椅,开着车驶向郊外。在一处城堡前停下,管家早已在门外守候,看见他们车停下,帮着他们开车门。安全椅上的心儿早已经睡着,女人把心儿抱下了车,没有叫醒她。

管家跟着身后:“小姐,老爷知道你把公司移到华国很生气。”

那个女人表情淡定微微“嗯”了一句。管家摇了摇头

“小姐,老爷子他身体不好……”

女人没让他说完:“吴叔,你放心吧!你看着我长大应该知道我的脾气。”

“嗯!”

大厅里,坐着一个中年男子看着文件,虽然穿着家居服,但是浑身散发出一种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气。男子放下文件,看向母女俩:“心儿睡着了?把她送回卧室下来吃饭吧!”

女人微微点头,整个大厅的气氛极其的沉重。心儿卧室在2楼,把她放在床上盖好被子。女人吐了口气,整理了一下衣服,向着餐厅走去。

拉开座椅,坐在了中年男人身边。发现都是自己爱吃的菜,女人不知道从何开口。默默地吃着碗中的白米饭,突然一双筷子伸过来还夹着剥好的虾。

“舅舅,我……”

“先吃饭!”

吃完饭后,两人一句也没有说。中年男人看着刚刚没有看完的文件。

女人忍不住开口了:“舅舅,您已经知道了吧!我想回华国。”

中年男人合上文件:“夏木浔!你忘了?”

夏木浔深吸一口气:“舅舅,我没忘,可是我不相信他们家就是杀人凶手!所以我要回去,我要回去调查清楚,请舅舅不要阻拦我!”

中年男人站起身:“木浔!你要考虑清楚,如果他们真的是杀人凶手,你让心儿怎么办!让心儿认一个杀人凶手的儿子为爸爸吗?”

“舅舅!你放心好了,在事情没有调查清楚之前我不会暴露心儿的身份!您知道我的脾气的。”

楼梯处,一个抱着自己小玩偶的心儿听到两个大人之间的谈话。

“心儿?你醒啦?饿不饿?”

夏木浔,走上楼梯抱着心儿往楼下的餐厅走去。饭菜已经给心儿留了一份,只需加热一下就好。加热好饭菜的夏木浔,嘱咐好心儿好好吃饭,转身走向大厅。

看见自己舅舅正在手机上订着机票。

“木浔,我已经订好机票了!保护好心儿!”说完就转身走向书房。

夏木浔看着他的背影,心里有着说不出来的滋味。然后去了餐厅。

心儿一边吃着饭一边问夏木浔:“妈妈,我爸爸是杀人凶手吗?”

夏木浔心中一震:“心儿刚刚听见我和舅外公的聊天啦?”

“当然啦!你们语气怎么凶,要是换其他小朋友早就吓得哇哇大哭!”

夏木浔被心儿这一番话笑到了:“那心儿为什么没有被吓到呢?”

“因为心儿是夏木浔的女儿,汩城一手遮天吴江天的外甥女!”

“心儿!这句话可不能对外面的人说噢!”

“好吧!可是话说回来,为什么我爸爸是杀人凶手?”

夏木浔没有回答她,揉揉她头。心儿知道妈妈不想回答她这个问题,也没有再问。

晚上,夏木浔躺在床上,睡不着。打开手机,一条新闻推送,点开看上面写着:秦森曝光恋情!与姜氏集团总裁千金同出入酒店!

下面的评论爆了:

“啊啊啊!我的男神秦墨森居然谈恋爱了!”

“我的天哪!除了那个女人谁敢接近秦森啊!不怕死吗?”下面回复道,

“对啊,对啊!是不是秦总已经忘了那个女人?男人嘛总喜欢美女!”

夏木浔看着评论太阳穴突突地跳,关掉手机。

夏木浔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嘴里喃喃自语,额头上已经密密麻麻布满了汗珠。好像是在做梦,梦中:

她被一个保姆藏在了暗室,只告诉她不要出去,她跟她玩捉迷藏。她睡着了,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出去。映入眼帘的只有血!桌子上是血,窗帘上是血,刚刚那个保姆正躺在地上,被一枪爆头。她跑出去,没有一个活人,地上全是人,全是布满血的人!她看见妈妈了,跑过去。

夏木浔,惊醒了过来。看着窗外天还没有完全亮开,拿着手机给自己助理小鹿发了个信息:华国那边公司的各种事情处理好了吗?

那边很快的回了信息:浔姐,差不多已经处理好了。有很多还需要你亲自签字……

夏木浔看着那边怎么快回信息也是被惊到了看了一眼时间5点30:你一夜没睡?

小鹿:“对的,事情有点多,所以熬夜处理”

夏木浔飞快的打着字:“休息吧!今天不用去公司了,补觉!”

小鹿:“浔姐最好啦!”

夏木浔下楼喝水,看见自己舅舅已经起了床:“舅舅?你不多睡一会?”

“事情有点多,给你们定的9点飞机,心儿起不了这么早!”

“谢谢舅舅!”

“木浔,这些年我怎么对你,心中没有一点怨恨我?”

“舅舅,从来没有过!舅舅,我都懂,您放心吧!”

飞机上,夏木浔正在闭目养神。心儿说自己想上厕所,自己起身去了厕所。出卫生间门外时撞到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自己却摔了,他身边的助理上前把心儿抱起来。

那个男人一直盯着心儿,心儿被他盯着害怕,开口:“叔叔对不起!我要去我妈妈那里了,要不然我妈妈该担心了。”

男人,慢慢蹲下来开口:“小朋友,你妈妈是谁?”

那个男人的声音很好听,充满了磁性。心儿好像被迷住了:“叔叔,你声音好好听呀!你长得也好帅呀!可惜我还没有见过自己的爸爸。”

“嗯?还没有见过自己爸爸?”

那男人只觉得这小女孩长得很像一个人。

“对啊!心儿是不是很惨?”

“你叫心儿?”

一旁的助理呆了,他从没见过自家老板对待小孩子怎么有耐心。

夏木浔,感觉一丝不对,心儿去了怎么久厕所怎么还没有出来?站起身向厕所走去,就看见自家心儿和一个男人聊得很开心。走了过去:“心儿?”

心儿听见妈妈在叫自己,探出一个小脑袋:“妈妈!”

男人没有动,好像是被夏木浔的声音惊到了。缓缓站起身,转过身面对夏木浔。

夏木浔愣了,她千想万想都没有想过会在去往华国的飞机上遇到他!她好想哭。她调整了自己心情:“心儿!过来别被坏人拐跑了!”

男人听见这句话微微扯了一下嘴角,头等舱里就只有他们几人,这是明着说谁?

心儿跑去夏木浔哪儿,抱起心儿。

男人开口:“夏木浔,不打声招呼吗?”

夏木浔没有理他。

男人再次开口:“夏木浔?孩子是?”

夏木浔一咬牙:“我自己的!”

男人笑了笑:“你和你自己生的?”

夏木浔憋红了脸,抱着心儿回到了自己座位上。

助理又惊了,看着自家老板的样子……

男人在夏木浔旁边坐下,夏木浔没有看他,心儿却和他打起了招呼:“叔叔!你也要去华国吗?”

“对呀!华国是我的家!那心儿去华国干嘛呀?”

“妈妈说,公司在华国所以要去华国”

“那心儿家在哪儿啊?”

夏木浔一听这话感觉有点不对:“秦墨森,这是我们的隐私,你没必要知道吧!”

“妈妈!叔叔只是好奇嘛!”

夏木浔有点气,自家闺女就这么胳膊肘往外拐?

秦森,心里挺美的,至少知道自己亲生女儿和自己一心挂念的女人过得很好。

下了飞机,秦墨森依旧和夏木浔他们同路。秦墨森的林特助看见他身边站着的居然是夏木浔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急忙擦了擦眼睛。秦墨森看见他这个动作眉头一皱:“怎么了?”

“总裁!她?”

秦墨森看见夏木浔好像没有人接:“要和我们一起吗?”

一阵急刹车的声音,车里一女人向着夏木浔招手:“浔姐!这里!”

然后夏木浔就走向那辆车,秦墨森摇摇头,也上了车。

车内,很是寂静。

林特助开了口:“总裁,夏小姐她?”

秦墨森点点头。

“那哪个孩子?”

秦墨森也点了点头

. 车在一座庄园前,停下。秦墨森径直上了自己房间,翻开从夏木浔离开就一直保存在房间里的梳妆台抽屉,一张B超单,什么显示单胎怀孕1个月,并有胎心胎芽。秦森久久不能平复自己心情,她失踪了4年,今天居然带着他4岁的女儿出现在飞往华国的飞机上!离开了四年!说远不远,说近不近。知道她失踪的那几个月秦森放弃了自己的公司,疯了一样找她。每天像个酒疯子一样,除了喝酒还是喝酒。他不知道她去哪儿了!她还是个怀着孕的孕妇。他实在是不知道今天他怎么控制住自己没有上去拥抱她,吻她!他真的好想她!

车内,小鹿叽叽喳喳地说着:“浔姐,怎么样很及时吧!”

夏木浔笑了笑:“不是叫你在家里睡觉吗?”

“我睡一会就够了,况且公司刚到新地方还有很多需要处理的地方”

“嗯,那等会我去一趟公司!”

“别了吧,浔姐。你刚下飞机还带着心儿不方便,公司那边先暂时交给我。你这几天就先好好休息一下,给心儿找好学校!”

夏木浔点点头看着旁边睡着的心儿,很是可爱,整个小脸圆嘟嘟的,睫毛也特别长。

车停到一处别墅前,小鹿帮他们把行李搬进去就走了。心儿此时还是半梦半醒,奶声奶气地说:“妈妈,我们到家了吗?心儿好困呀!”

夏木浔摸摸心儿小脸:“那妈妈先把你抱到床上睡一觉,睡醒再叫妈妈,好不好?”

心儿点点头。

夏木浔坐在床前,摸出自己手机,点开一个叫秦思怡的微信。

在吗?

那边飞速的回了一个信息:

“ 卧槽!你是死人还是活人?”

夏木浔好笑地看着这条信息:“死的!”

那边发个语音还带着哭腔:“你去哪儿啊!你知不知道我们这些年找你找的好辛苦嘛!你就一声不吭的走了!我哥整天酗酒,公司都不管,甩给我一个人!我们都以为你死了!夏木浔你知不知道!”

夏木浔安慰着她:“我这不是活得好好的吗?我以后都不走了,思怡,别哭!”

那边好大一阵子才发一个信息:“今晚8点,花样年华186包厢。别给我说不来,不来你死定了!”

晚上,夏木浔把心儿交给小鹿,自己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开着车出发了……

都市的夜晚,高楼大厦林立,五彩霓虹闪烁。天空深邃,星月闪烁。一排排整齐的路灯,发出明亮的光芒,穿过沿街的树木,投落满地的疏影。

花样年华门口,夏木浔把车停好,径直走向了186包厢。却迎面走来几个人:“夏木浔?”

夏木浔看向她:“真是冤家路窄啊!在晦气!”

那个女人也没生气:“怎么?不是跑了吗?怎么又回来了?还是嫌外面的野男人不好?”

“姜白我没空给你废话,你也别惹我!”

“什么意思?你算什么?不过就是以前我家森哥哥养的一只狗而已。”

旁边几个女生附和:“对啊!对啊!人家可是姜家千金大小姐,她算哪根葱!”

夏木浔抬起眸,不屑地看着他们几人,然后把自己穿着高跟鞋的脚踢向了姜白,姜白瞬间跪下,然而夏木浔拽着姜白的头发往地下按。然后又甩了几巴掌给她,姜白脸瞬间红肿起来。

“姜白!这才是狗该有的姿势!还有今天姑奶奶不想浪费时间在你身上!”

旁边几人已经被吓傻了,夏木浔也没有管他们转身走去。姜白不甘心准备去拉她头发,却被一双有力的手拉住,姜白痛的发出吼叫!

“姜小姐!”

夏木浔停下脚步,她听出来了是谁的声音,饶有兴趣回头。

姜白慌了:“森……森哥哥!”

夏木浔笑了:“怎么,秦大总裁居然为了前女友亲手打自家的绯闻女友呢?”

“木浔?”

姜白居然发现秦森脸上闪过了一丝慌乱:“楠哥哥,就是你养的只条狗把我打伤了!”

秦墨森一巴掌把姜白甩在了地上,身上的气场瞬间冷下来:“姜小姐,还请你管好你这张嘴巴,要不然我让你说不了话!”

包厢的门被人打开了,秦思怡正好看见这狼狈的一幕,瞬间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拉着夏木浔进了包厢,随口说了一句:“哥,麻烦你把外面打扫干净”然后把门关了……

可能也就只有这两个女人敢对他这样吧!

秦墨森也没有管他们,进了包厢。发现两个小女人正在聊着什么,也没有管他们和自己那帮兄弟坐在一起。

秦思怡一口把杯中的酒喝光了,夏木浔淡淡地说道:“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心里不舒服!”

“表白失败了?”

“还是你了解我!”

“你们两个都多久了!你还没搞定他?”

“是啊!多久了啊?不都说女追男隔成纱吗?”瞥了瞥坐在另一边的男人,正好那个男人也望向了她,秦思怡连忙把目光转移其他地方。

秦墨森正和那个男人说着话:“梨毅轩,你怎么想的?”

梨毅轩拿起手中的酒喝了一口:“什么怎么想的?那你是怎么想的?”

另一旁的男人听着他们对话表示无语:“不是!你们两个大老爷们怎么磨磨唧唧,说话老是打谜语啊?”

黎毅轩盯着那个男人:“黎毅燃,你是活太久了吗?”

黎毅燃怂了:“得得得!我就不该跟你们说话,我去找我家小浔浔谈心咯!”

秦森一记目光杀过来,黎毅燃准备迈开的腿,收了回来,坐在了沙发上!

黎毅轩看着自家弟弟这样怂简直看不下去了,递了一杯酒给秦墨森:“心里不痛快?看着自家女人跑了怎么久,又突然回来?”

秦墨森接过酒:“别说我啊!你先把秦思怡搞定了再来说我!”

黎毅轩被怼到说不出话然后转移了话题:“蒋子枫怎么没有来?”

黎毅燃这时插了一句嘴:“不知道人家已经结婚了?管得严,不像我们这些单身狗!人家孩子都5岁了!”

这句话正好被夏木浔走过来的两人听见,秦思怡砸了一个东西给他:“你TM不说话会死啊!”

此时的两个女人已经喝了很多酒,差不多已经醉了!这场聚会也基本散了。秦思怡被梨毅轩带走,黎毅轩也叫了代驾。包房就剩秦墨森和夏木浔,夏木浔往包厢外走去,却发现自己已经站不稳了,秦墨森一把把她按在墙上。

“你喝多了!”

“你放开我!心儿还在家里等我!”

“夏木浔!你看着我!看着我!”

随即把自己的薄唇吻在了夏木浔的唇上,夏木浔瞬间清醒不少。想推开他,却发现他的力气很大,推不开!

几分钟后,夏木浔喘着粗气。心里想,这TM还是人吗?肺活量怎么好!

“秦墨森!我们两个这样不好吧!你有你的女友,而我还是一个孩子妈妈!我们这叫什么?”

“木浔,你知道的没有女人敢近我身,除了你!”

“我不想跟你说了,心儿还在家!”

“我送你!”拉着她的手就往外走。

林特助已经在车上等着他们了,把夏木浔送回家里。自己又前往公司。

“那家公司怎么回事!”

“总裁,那家公司是从汩城转移到华城。总裁是夏木浔小姐,虽然实力很强但还是威胁不到我们。”

……

推荐阅读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