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都市 ›› 全文免费阅读 《狂少下山:开局一把裁决刀》作者:月光下流浪 都市
全文免费阅读 《狂少下山:开局一把裁决刀》作者:月光下流浪 都市

全文免费阅读 《狂少下山:开局一把裁决刀》作者:月光下流浪 都市佚名-著

2人在追
小说:狂少下山:开局一把裁决刀 小说:都市 作者:月光下流浪 简介:十年学艺,一朝下山。手握气运裁决刀,头顶百…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6-18 13:21:33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小说:狂少下山:开局一把裁决刀

小说:都市

作者:月光下流浪

简介:十年学艺,一朝下山。手握气运裁决刀,头顶百丈桃花。你有财运,我斩;你有衰运,我斩;你有桃花运,快分点给我!混世狂少都市闯荡,为探父母被害迷局,一路狂奔,终刀斩气运大龙!

角色:叶九堂,小翠

狂少下山:开局一把裁决刀

《狂少下山:开局一把裁决刀》第1章 狂少下山 鞭炮齐鸣免费阅读

人群的喧闹声,

汽车的轰鸣声,

刺耳的刹车声,

旋转的金属摩擦声,

最后是清脆的铃铛声!

叮铃、叮铃、叮铃!

叶九堂猛然睁开了眼睛,在稍显昏暗的房间里闪过了两道青色的光芒。

又是这个噩梦,已经做了十年!

眼睛一闭一睁,青光消失,恢复正常。

叶九堂起身下床,床是木板床,睡在上面会很硬。尤其是双人运动的时候,膝盖会很痛,所以叶九堂一般时候都是打坐休息。

但还是会做噩梦。

房间里很简陋,土地、木床、一套木桌椅,还有一个木架子,上面挂着几件换洗的衣服。

叶九堂换上一身白色麻布衣裳,揉了揉脸,往外面看了一眼,时间刚刚好。

晨曦微露,东边只是一点点的白。

叶九堂拿着一个大茶缸子出了房间,往正屋方向看了一眼,轻手轻脚从栅栏上面翻了出去,没有走大门。

行进路线已经无比熟悉,就算是闭眼也能走。

先去张二叔家的鸡窝里捡了三个新下的鸡蛋;又去李大婶家的牛棚里挤了半茶缸子牛奶;接着去王大柱家的西墙外,踢了两脚昨天晚上一直在发情乱叫的猫。

把三个鸡蛋打进茶缸子里晃了晃,一口喝下。

“还是刚下的蛋新鲜啊!”叶九堂抹了抹嘴,向着一家村民的后窗户潜去。

过了大概十分钟,一声尖叫响彻了整个小山村。

“你个天杀的,又来偷看二丫起床!”

叶九堂风驰电掣地在前面奔跑,搞得鸡飞狗跳。

一个颇有几分姿色的中年妇女拿着扫把,在后面急追不舍。

“三姑,你别误会,我就是路过!”叶九堂一边跑一边喊。

“你特么天天从我家姑娘窗户下路过啊!”

叶九堂一时语塞,跑得更急了。

事实证明,中年妇女是跑不过小伙子的,刚跑半条街,就没了叶九堂的踪迹。

三姑剧烈地喘息着,嘴里嘀咕道:“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我去找你师父算账!”说完,往叶九堂出来的方向走去。

一棵两人合抱不住的大树上,露出一个脑袋,“要不是村花小翠嫁人了,谁稀罕看你闺女,完全没发育成熟!”

叶九堂在树叉上歇了一会,估计三姑应该已经告完状走了,拿着大茶缸子从树上溜了下来,动作敏捷。

“又去偷看二丫了?”一个猥琐地声音响起,旁边冒出一个黑瘦黑瘦的半大小子,眼睛眯成了一条缝。这是叶九堂的跟屁虫,小名石头。

“滚蛋!别想在我这儿套情报,二丫的三围我是不会告诉你的!”

“说说嘛,晚上我家炖山鸡!”石头说。

叶九堂一听说有山鸡吃,口水差点流下来,搂着石头的脖子,“这二丫你也知道,有点挑食!所以胸围只有……”

和石头扯了一会儿闲磕,一脚踢开听得津津有味的石头,往家里方向走去。

哼着小曲回到了家门口,发现两扇大门左右打开,其中一个门轴有些松动了,看样子是遭受了摧残。

正房的大门打开着,一个枯瘦的老者坐在门口,背对着叶九堂,一派高人风范。

“师父!”叶九堂挠了挠脑袋。

“和你说了多少遍了,三姑孤儿寡母地带个孩子不容易,你怎么就是不听呢?”

“路过!”叶九堂嘀咕道。

“信你我就是傻子,跪下!”老者呵斥道。

叶九堂翻了个白眼,但还是跪在了老者的背后,动作熟练。

“你说说这几年你给我惹了多少祸?要不是我劝老刘家赶紧把小翠嫁出去,早晚被你把肚子搞大了!”

“我和师父练功这么多年,这一点还是能控制的!”

老者尴尬地咳嗽了一声,“九堂,你心里清楚,你是不属于这里的!”

听到老者这么说,叶九堂沉默了。

“现在你晚上还做那个梦吗?”

“嗯。”

“练功第几层了!”老者问。

“刚刚第五层。”

老者盘算了好一会儿,反手抛出了一个小布袋,“你下山吧!”

“师父,我不走!”叶九堂嘴上这么说,手上却快速地拿起小布袋。

这个小布袋很精致,一边绣着一把锋利的大刀,另外一边绣着“气运裁决师”五个字,叶九堂连忙嗑破中指,在上面滴了一滴血。

“乾坤袋需要滴血认主,你……呃,要不要这么着急?”老者有些无语。

叶九堂在乾坤袋上面一抚,手上出现了一把黝黑的小巧刻刀和五百块现金。

“五百块?这么少?”

“你个臭小子天天闯祸,难道不需要摆平吗?现在平事用什么,当然是用钱了!”老者呵斥道。

“我家一个月给你打五万,都给我平事了?我看你都花在三姑身上了吧!”叶九堂嘀咕道,老师和三姑那个寡妇好像有一腿。

老者假装没听见,岔开话题,“明年端午节,是五年一次的五师大盟会,五师传人齐聚大都,你记得要去参加。”

“你都好几届没去了吧!”

“咱们这一脉数辈单传,我忙于悉心教导你,哪有时间去!”老者似乎气得够呛,但依然没有转过身来,顿了一顿说:“五师其中一脉是轮回驱鬼师,而驱鬼师的法器是铃铛!”

“铃铛?!您确定。”叶九堂眼睛猛然犀利起来,而眼中世界一下子变得色彩斑斓。

“十年前,你父母突然身亡,他们的真正死因一直没有查出来,这是你心里的一道坎。解铃还须系铃人!下山吧,自己去查清楚,否则你的修行将举步维艰。”老者说得深沉。

叶九堂用手摩挲着刻刀,愣愣出神许久,然后给老者叩了九个头,起身去收拾衣物、取证件。

“保护好师门重宝乾坤袋和裁决刀岁月,也保护好自己,师父心中难过,就不去送你了!”

“师父注意身体!”叶九堂郑重其事地说。

老者一直没回身,叶九堂关院门的时候,其中一扇门脱出门轴,摔在了地上,尘土飞扬。

“呃……我给师父修好大门再走!”叶九堂说。

“不用,速速下山,要不该赶不上火车了!”

“那我走了。”叶九堂看着师父的肩膀微微抽动,看样子是在哭泣,心里恋恋不舍,再次鞠躬。

街道两边走出来好些村民,大家都知道了叶九堂要下山的消息。估计是师父告诉了三姑,果然有奸情。

在所有人的脸上,只能看出一种神情,那就喜悦,无比的喜悦!

“我要走了,难道你们不伤心吗?”叶九堂叉着腰问。

“我们高兴还来不及呢,为什么要伤心?”一个村民说。

“我家的鸡蛋算是保住了!”张二叔说。

“还有我家牛的奶!”李大婶说。

“还有我家的……”

叶九堂低着头快步走出了村口,感觉像是过街老鼠。这时后面传来了脚步声,连忙回头。

那是石头和二丫!

叶九堂心里高兴,刚想说几句豪言壮语,只见两个人举起了手里的东西,两挂鞭炮!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村子里传来了欢呼声,就像是过年了一样。

叶九堂气愤地高声喊道:“我叶九堂还会回来的!”

“滚!”无数的声音连成了一片。

叶九堂看着旁边的苞米地嘀咕道:“要是小翠在就好了,一定会用温柔的小手抚平我淡淡的忧伤。”哼着小曲,一路下山。

院子里,叶九堂的师父转过了身体,左脸蛋上有三道血淋淋的抓痕,一看就是女人抓的。眼睛看着山下方向,肩膀不停地抽动着。

当实在忍不住的时候,忽然大笑出声。

笑得前仰后合,眼泪都流了下来,“你小子的桃花运都快顶到天上去了,不让你下山,村子里的大姑娘小媳妇都得遭殃!”

老者顿了一顿,“碍事的小鬼头终于走了!三姑,我来了!”

——

作者有话说:

新书已开,欢迎入坑!感谢新老书友的一贯支持,我必秉烛待旦用功写书,不辜负你们的期望。别忘了五星好评来一个,你的五星好评对书很关键,作者在这里叩谢了!如果你还有时间,催更也点一点,也让我知道有多少人喜欢我的书!善良的人运气都不会差,我让叶九堂给你们分点桃花运!祝你们桃花朵朵开,财源滚滚来! 作者:月光下流浪

推荐阅读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