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现代言情 ›› 全文免费阅读 《三吻定情:夫人又掉马了》作者:小午朵 现代言情
全文免费阅读 《三吻定情:夫人又掉马了》作者:小午朵 现代言情

全文免费阅读 《三吻定情:夫人又掉马了》作者:小午朵 现代言情佚名-著

3人在追
小说:三吻定情:夫人又掉马了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小午朵 简介:星际上将夜鸢在一次太空追击中丧生,穿越成地球…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6-18 15:16:21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小说:三吻定情:夫人又掉马了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小午朵

简介:星际上将夜鸢在一次太空追击中丧生,穿越成地球夜家不受宠的私生女,从此开启打脸的快意人生。恶霸调戏?揍之!姐姐嫁祸?撕之!夜鸢忙着虐渣收小弟,却不料惹上顶流豪门太子爷,而传言不近女色的某人竟还缠着要逼婚!还好夜鸢有着变身异能,随时换了马甲就能跑,却不知每次被某人kiss过就会掉马!“傅先生,请你自重!”某太子爷亲了亲甜蜜的樱唇,邪笑着在耳边轻声道:“傅太太,我又抓住你了,这次还想往哪跑?”

角色:傅司空,王总

三吻定情:夫人又掉马了

《三吻定情:夫人又掉马了》第1章 醒来,中了药免费阅读

热,好热……

夜鸢模模糊糊地睁开眼,边打量周围边撕扯着自己的衣服。

四四方方的房间,没开灯,光线很是昏暗,只能隐隐约约看到一些物体轮廓。

但尽管如此,夜鸢还是敏锐察觉到,这里不是她的空间。

这是什么地方?

夜鸢坐起身,抬手揉着脑袋,想让自己清醒一点。

等等,她的贴身机甲呢?

夜鸢不可思议地伸出手,真的没有机甲手套。

又低头往身上看去,这是什么奇装异服?

一层轻薄的布料套在身上,虽然长到膝盖,但她打赌,这东西没有一点防御力。

这是在做梦吗?可是这梦也太奇怪了吧?

仿佛响应她的疑问,一阵剧烈的头痛袭来,夜鸢觉得脑袋都要裂开了,大量的记忆灌输进脑海。

也许过去了一分钟,也许过去了几小时,夜鸢终于缓过劲来。

她不可思议地睁开眼,忍着头疼脑热,一边打量四周一边开始消化这个现实——

所以,这不是梦,而是穿越了?

穿越到了距离母星荷塔星不知多遥远的一颗叫地球的蓝色星球上,一个也叫夜鸢的女孩身体里?

这是怎么回事?

夜鸢摇摇头,拼命想回忆起穿越之前的情形,可脑海里只闪过她驾驶着飞船不断跃迁的零散片段,最后记忆停留在一片爆炸的火光中。

“妈,这样做安全吗?”

正当夜鸢头痛欲裂的时候,门外传来了一个年轻女声。

这具身体的记忆告诉她,声音属于这具身体的姐姐,夜子萱。

“放心,我都安排好了,这死丫头不是哭着闹着不肯嫁给王总吗,今晚就让他们生米煮成熟饭。”

听声音,这是夜子萱的母亲,也是这个世界夜鸢名义上的妈妈,宋云舒。

“就是,王总不过年纪大了点,娶她做续弦还不是绰绰有余。一个上不得台面的私生女,我们夜家养了那么多年,也该她回报我们了。”

夜子萱停了下,又继续道:“不过那死丫头要死要活的闹绝食,几天没吃饭了,妈你现在下这么重的药,她只怕半条命都会被折腾没吧?”

“你懂什么,药猛才好,王总就好这一口。多折腾折腾,也就听话了。”宋云舒轻笑着,“行了我们先去一楼大堂等着吧,快到点了,王总想必也快到了。”

夜鸢深吸一口气,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那么热了。

看来这对无良母女还真是丧心病狂。

夜鸢可以察觉到,这具身体很瘦弱,应该是从小就营养不良,加上饿了几天,正是体虚的时候,冷不丁又中这猛烈的虎狼之药,一下没熬住,别说半条命,整条命都没了。

现在这具身体换了芯,但药性还在,夜鸢只觉得浑身烧得慌,饿的感觉反而不那么明显。

不论如何,现在得趁那什么王总来之前赶紧离开。

夜鸢摸索着下了床,刚一沾地就一阵头晕眼花。

夜鸢定定神,慢慢摸索到门边。

也许是对原主很放心,门竟然没反锁。

夜鸢走出房间,发现左边是楼梯,右边是长长的走廊。

夜鸢现在浑身无力,哪有爬楼的力气,只得咬咬牙,一步一步挪着往走廊深处走去。

体内的阵阵热浪不停冲刷着夜鸢的感官,让她腿都开始发软,脚步不由越走越慢。

就在夜鸢喘着气即将坚持不住的时候,走廊旁她正扶着的房门猛地开了,夜鸢手下一空,昏昏沉沉地栽了下去。

——

傅司空没想到自己一开门就有个女人投怀送抱。

正本能地要闪身避开,女人身上似乎散发出一阵好闻的幽香,傅司空怔松间一愣。

于是,温香软玉扑了个满怀。

傅司空低头看去,怀里的女人面容姣好,但双目紧闭,脸上泛着不正常的潮红,额头渗着细密的汗水,气息也很局促。

“醒醒。”傅司空回过神,眼前的女人抱也不是扔开也不是,只得拍拍脸颊唤醒她。

无奈女人意识模糊,手紧紧抓着傅司空衣服,嘴里反复呢喃着:“热……好热……”

看来还真是给自己接了个麻烦。

傅司空想了想,关上门,把女人抱回了房间往床上一扔,伸手就去脱女人的裙子。

在傅司空手刚要碰上裙子的瞬间,女人突然睁开眼,眼里精光闪过,一把抓住他的手道:“你是谁!”

女人没什么力气,傅司空轻轻松松就挣脱开来,一反手捏住她小巧的下巴,凑近道:“这句话该我问你吧?说,你是谁,谁派你来的?”

夜鸢迷迷糊糊地看着他。

刚才的精明已经消失不见,随着药力再次上浮,眼神又迷蒙起来。

“热……”嘴里呢喃着,身子也不由自主向男人靠去。

“说话!”傅司空眼看女人意识又开始模糊,不由故技重施,伸手摸到裙子边,嘴上恶劣笑道,“你不说,我就自己动手了。”

“不要!”果然,再一次,在傅司空即将卷起裙边时,夜鸢抓住他的手。

“不要?你自己送上门却说不要?”傅司空逼近,吐出的热气喷在夜鸢耳边,带起她阵阵战栗。

夜鸢只觉得浑身滚烫,只有身上的男人是清凉的,让人忍不住想靠近……

不,这样下去不行……

夜鸢积起全身的力气,猛地一咬舌,疼痛让她的脑袋顿时清明了几分。

“你疯了!想找死别死我面前!”傅司空一怔,急急扯过纸巾擦拭女人嘴角渗出的血丝。

夜鸢吃力地扶住他的手,嘴上喃喃道:“水,冷水……”

傅司空不由分说掰开女人的嘴,还好,伤口不重,只是舌尖出了点血。

看着女人嘴里的这抹猩红,傅司空沉默,片刻后,终于神色复杂地起身去倒了杯凉水。

凉水下肚,夜鸢意识又清醒了一些,趁着药力暂时被压下,看着男人急急喘息着道:“有没有……更多水……可以把我泡起来那种……”

傅司空神情更加古怪,上下打量她片刻,冷冷道:“先告诉我你是谁?”

“……”

隐隐感觉身体里火苗又要窜起,夜鸢头疼身软,没功夫和男人废话,推开他就要下床。

“你要去哪?”

“好热……需要水……”夜鸢喃喃着,刚下床脚一软又摔倒在地。

“shit!”傅司空看着女人在地上挣扎了半天也站不起来,低咒一声,上前把人打横抱起。

夜鸢一惊就要挣扎,傅司空没好气道:“别动。”

夜鸢安静下来,任傅司空抱着她几步迈进浴室,放进浴缸,打开花洒放出冷水。

“你就在这好好清醒清醒。”

男人冷冷丢下一句,关上门走了出去。

推荐阅读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