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全文免费阅读 《邪门男主家的正经女仙》作者:铁子你心里有鬼 古代言情
全文免费阅读 《邪门男主家的正经女仙》作者:铁子你心里有鬼 古代言情

全文免费阅读 《邪门男主家的正经女仙》作者:铁子你心里有鬼 古代言情佚名-著

3人在追
小说:邪门男主家的正经女仙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铁子你心里有鬼 简介:生物学家楚茕魂穿兽魂修真世界,接到了辅…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6-18 16:17:38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小说:邪门男主家的正经女仙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铁子你心里有鬼

简介:生物学家楚茕魂穿兽魂修真世界,接到了辅助男主的任务,自信满满地将反派小魔鬼错认定成辅助对象,为男主小天使铺路,开始全身心投入工作。哑巴系统:……这女的离了大谱大义凛然的生物学家:茕茕孑立,将行寒夙。王者往往孤独,男主,我助你问鼎苍穹,帮你开后宫三千,我们终将名垂青史。被错当男主的阴鸷反派:…………你开心就好。【一本正经辅佐大佬的社恐学霸女主】×【天使外表蛇蝎心肠的背时反派男主】

角色:楚茕,宋煜

邪门男主家的正经女仙

《邪门男主家的正经女仙》第1章 穿越免费阅读

雨界一处名不见经传的山脉,养着一个剑修门派,一个灵医族。

这天,灵医族部内的一处屋舍前,一群长着长耳的女人正在窃窃私语。

“怎么不见楚茕那只吃里扒外的废物?她不是一直妄想勾搭宋师兄的么?”

“有了姘头还打宋师兄的主意,呸。”

“她和她那姘头倒真是天生一对,据说是寒山族不检点的女子无缘无故怀上的孽种,生下来居然是蛇魂,脸上还有个奇丑的胎记。”

印象中楚茕最乐于纠缠星尘派弟子宋煜,这日身染妖毒的宋煜转醒,却迟迟未见她的身影,倒是稀奇。

此刻众人皆面露疑色,而躲在角落的某个女弟子,眼底露出了一丝不安。

盘星山脉刚下过一场暴雨,人烟十里外的禁谷深处,水珠从竹叶尖打落,滴在染尘泥的腐木上,化开了污秽。

耳上神经被刺激,楚茕打了个猛机灵,睁开眼睛。

实验室发生爆炸,她本应必死无疑,但耳鸣之中她的意识陷入了一片白茫。

白茫之中,一个自称系统的声音交代了任务,有本起点修真文男主升级路崩盘,情节陷入了无法逆转的困境,需要找个心智通明,见机行事,又不会抢主角风头的灵魂暗中推动剧情顺利发展……

楚博士:我相信科学。

而现在,科学下线。

这是书中的世界?

雨打芭蕉,飞鸟流泉。楚茕伸出手揽住接住细雨,冰凉的触感透进了四肢百骸。

陌生的记忆之流已经融入灵魂,不可思议。

这幅身体大概是从崖顶上摔下来的,忽然承受的痛觉让人有些难消受。

楚茕挣扎着坐起身,俯撑地面,在看到积水中倒映的面容后,节节倒退,最后跌回地面。

惨白的脸,加上红艳艳的眼妆,倒也吓不到楚博士。

吓人的是,垂在她头骨两侧的大长耳朵!

她大概知道这是一个人人都有兽魂的世界,也知道自己的兽魂是一只兔子,但……这显性基因也太显了。

在安抚自己接受设定后,楚茕重新走了过去,捞了一把自己的新器官。

长耳背部的毛发打结,斑秃,掉毛严重。

“……”

上辈子的毛病,即使这辈子变成了兔子也要携带,绝望的斑秃耳耷拉下来。

斑秃兔身上穿的是繁复花哨的罗裙,生物学家上辈子整天待在单色实验室,穿惯了白大褂,有些不适应。

她接了一把洼中雨水,一边洗干净面上妆容,一边在心中梳理着剧情。

原主也叫楚茕,乃百草族族长小妾所出一窝中的一只,小妾产中受到惊吓,兔子不耐吓,应激反应激烈导致死亡,而她那一窝因胎气不足全部都是先天智障。

一窝智障自小被当做扫把星群,被同族兔所排挤,尤其是斑秃兔原主,她非但痴傻,还痴心妄想。

她喜欢高高在上的星尘派嫡传弟子,宋煜。

那日斑秃兔被戏弄后摔了个狗吃屎,从隔壁星尘派来求药的英俊少年将她扶起,这是斑秃兔的人生第一次,碰到了男子的手。

原主记忆:他在对我微笑,他一定暗恋我。

楚茕:……

正常人都看得出来宋煜其实并不喜欢斑秃兔,扶她纯粹出于好心,可惜原主不正常,她不这么认为,她认为宋煜在害羞,于是她决定替宋煜迈出那一步。

在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斑秃兔摸黑从后面打昏了“宋煜”,把“宋煜”拖进了漆黑的小树林,脱光了自己的衣服,又脱光了“宋煜”的衣服,二人就这么抱着睡了一夜。

和她玩的二狗说,要得到一个人就得这么干。

楚茕:“……”

离谱的是,原主搞错了对象,第二日在光天化日下被人发现与她赤条条抱在一起的,并不是宋煜,而是星尘派外门弟子路人甲。

而一直奇怪触感冰凉的皮肤,也并不是因为晚上冷,而是斑秃兔拥抱的人,他的兽魂是蛇,冷血动物科。

荒诞的结局是,斑秃兔被迫与苟合的蛇结为了道侣。

而事发后原主仍对宋煜不死心,时常纠缠之,此刻原主身死也是为了他。宋煜身染妖毒,有人刻意来向痴傻的原主透露,生长在禁谷的蓝灵花可以解毒。

禁谷气象怪异,最后暴雨引发泥石流,造就了原主悲惨结局,她魂穿而来。

开题……有些棘手啊。

水面中倒映的脸颊已被洗得通红,但总算露出了原本的模样,眉目清秀,居然是青春期时的自己,生物学家最怀念的时候。

楚茕一时间打起了精神,斑秃耳竖了起来。

她虽没有看过起点文,但偶尔听她带的实习生讨论过爽文。

升级打脸,还是很好理解的。

所以,谁是男主?

她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宋煜,毕竟在原主心中他是最重要的男人。

宋煜出身名族,兽魂是隼,楚茕脑中闪过“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的字眼。

隼属于上层兽魂,修炼体质绝佳,宋煜六岁时便被被星尘派掌门收为真传,全门派重点培养对象。少年隼的品性与样貌也万中无一,包括斑秃兔在内迷妹三千,是方圆五十里陆空万人迷。

近日,宋煜被邪魔侵蚀,身染妖毒,危在旦夕。

而系统君提到过,情节陷入了无法逆转的困境。

所以,一定不是他。

没错,根据生物学家十几年研究经验,答案往往不会像它看上去的简单。

而且……在患有社交恐惧症的女市民楚某看来,身体上的磨难并非无法逆转的困境,而是心灵上受到的创伤。

前世在研究院,楚茕偶然听到了自己的风评,说楚副院除了工作研究上敢于创新高,有价值,生活中就是个没有存在意义的人,呆板无趣。

楚茕正常工作一天回家后,泪腺崩。

她在孤儿院长到六岁,为独身生物学家领养,每天除了看研究,就是听研究,但她习惯了与养父的相处模式,也习惯了细胞培养皿中收获乐趣。

直到养父去世后,楚茕成了孤身一人。

养父给她取名为茕,中文里是独身的意思,茕茕孑立。

他说:阿茕,唯有孤独是最为矜贵的情感。

正如名字含义,一直以来楚茕都是一个人,也没有觉得不妥。但那一天,夜深人静的模糊世界里,楚茕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顿。

为什么自己总是一个人呢?

“这次,我要融入这个世界!”

楚茕坚信,这是上天给她的一次机会。

系统选中的高智商宿主自信点头,毅然否定了系统白给她的正确答案,带着尚待解决的疑问,拖着半身不遂的身体,寻着记忆翻山越岭回了家。

所谓家,就是盘星山脉一处偏僻的角落,一座简陋的茅草屋,外加一个荒置的庭院。

这里是斑秃兔和蛇结为道侣后被门派安置的住处,但斑秃兔因心有所属并不情愿同他住在一处,她那道侣名叫……

“你来干什么?”

一个嘶哑而冰冷的质问声打断了思忖,楚茕微一怔,缓缓回过了身。

这时东曦既驾,无数光束穿林霏而来。

栅栏处立着一个男人,确切地说,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他一袭皱巴巴的素色道袍,束起的发髻上碎发凌乱,像是刚被欺负过。

但初见时的丁达尔效应加持过于强大,楚茕见之的第一感触是:小神仙。

光束隐现之间,楚茕忽然看见了他脸侧一道明显的胎记,像一只狰狞的赤蛇,从脸侧延至耳后。

于是当即确认了对方的身份,这便是与原主结下道侣印的外门弟子——寒眠。

寒眠,蛇类冬眠的意思么?

突然灵光一闪,原主记忆:寒山族某水性杨花女子诞下的野种,面目可憎的丑八怪,还很不识好歹,居然敢嫌弃身份比他高贵,又比他貌美的自己……糟蹋了他的身子!呸!

“……”

楚茕顿时感到一阵社死,斑秃长耳开始无处安放。

毕竟那一事……皆因斑秃兔而起,蛇虽长相丑陋,却是个十足的受害者。

少年眼中带着明显的戒备与审视,片刻后朝她走了过来。

而越走近,楚茕便渐渐看清楚了他面容上的细节,不由地心魂一颤。

作为对人体骨相有深入研究的生物学家,她一眼就看出了面前这个少年,是个极出色的美人骨。

眉骨鼻骨下颚骨,每个转折都体现了造物主的绝妙雕琢技术,骨相堪称完美,只可惜那道先天的瑕疵。

这不是丑八怪,这应该叫折翼天使!

寒眠再次见到楚茕,也有一丝惊讶,这只兔子看上去和自己一样狼狈,而面上没有再涂平时爱化的妖异胭脂,倒是没有那么地刺目了。

只是……她的眼神。

寒眠眸色沉沉,语气阴恻:“你的眼里,有欲望。”

楚茕回过了神,眼中的几分狂热立刻退散。

不错,就在刚才,她居然不由自主地开始头脑风暴于如何研究活体标本,这样完美的骨相一定要载入人面骨骼分析手册,而作为回报她可以帮少年祛除脸上的胎记。

没想到居然被对方看穿了想法,楚茕汗颜,挠了挠头,没想到摸到了一手黏腻湿漉,放下来一看。

一手血。

寒眠:“…………”

草,是一种多细胞生物。

楚茕盯着手中血迹思考,这种程度的出血量足以导致一个正常人陷入休克状态,果然修仙世界的体质和他们那个世界大不相同。

寒眠并未置闻半句,而是视而不见地绕开了她,顾自往茅草屋走去。

望着少年的背影,楚茕心想,看来原主和寒眠的关系已经僵到了极点。

——

作者有话说:

新书求小可爱们支持哟~

推荐阅读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