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现代言情 ›› 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柳依依,杜清越 《现代修仙:小农女的悠闲生活》作者:南下篱妹 最新章节列表
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柳依依,杜清越 《现代修仙:小农女的悠闲生活》作者:南下篱妹 最新章节列表

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柳依依,杜清越 《现代修仙:小农女的悠闲生活》作者:南下篱妹 最新章节列表佚名-著

3人在追
小说:现代修仙:小农女的悠闲生活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南下篱妹 简介:得了金手指却是一本农业指南?!张清楚携…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6-06 15:16:54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小说:现代修仙:小农女的悠闲生活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南下篱妹

简介:得了金手指却是一本农业指南?!张清楚携带空间,老老实实回山沟沟里研究种田种树,养鸡喂鸭,摸河谷,挖山货……将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精神发挥到极致。

角色:柳依依,杜清越

现代修仙:小农女的悠闲生活

《现代修仙:小农女的悠闲生活》第1章 神秘符号再现免费阅读

夏日的正午,皎阳似火。

腥咸的海风,伴随着股股热浪,席卷整座无名海岛内。

在滚烫的礁石上,有一名正值桃李年华的瘦弱女孩,她蓬头垢面,衣不蔽体。

此时的她,正四肢着地,似动物一般来回爬动,嘴里虚弱无力地模仿着狗吠声。

她的皮肤被炎炎烈日炙烤得赤红、脱皮的同时,更是不断地渗出汗水,肆意钻进她身上的累累伤痕内,使她痛入心骨。

头昏脑胀的她,慌忙紧咬牙关,逼迫自己清醒过来,全然不顾唇上鲜血直流。

可随着鲜血蔓延口腔,喉咙内的干渴刺痛亦逐渐放大,盖过了她的理智。

好渴……

她终是忍不住伸出舌头,贪婪地舔吸着唇周的鲜血与汗水。

“啧啧,张清楚,你这又是何苦呢?在这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的荒岛上,非要同我作对,乖乖听话,又怎会落得这般下场。”

立于她身旁的女子见状,嗤笑一声,将手上清甜的椰汁放在她的唇边,等她张嘴时,却又迅速收了回去。

女子像是在逗狗一般,一双妩媚桃花眼里净是戏谑讥诮。

哼,这就是敢偷吃东西的下场!

张清楚睁大通红的双眼,紧紧地瞪着眼前的柳依依,心里恨之入骨。

她恨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更恨那狼心狗肺的前男友。

前者是她相处了十来年的闺中密友,后者是她相爱五年的男友。如今不仅都背叛了她,甚至一同虐待她。

每每被这两人当成畜生一般虐待、羞辱时,她很想一头撞死,逃避这痛苦不堪的生活,可是,她更想报仇雪耻!

张清楚念至此处,伸手摸了摸眉心,这是支撑她宁愿受辱,也要生存下来的一丝希望……

一个月前,他们三人乘坐轮船出海游玩,遇上了一场怪异风暴。

暴风雨在轮船所在的海域形成了一个大型吸洞,瞬间便将整个轮船搅得天翻地覆。

坠海时,张清楚的耳边尽是女人的尖叫声、小孩的哭嚎声、男人的咒骂声……

待她意识清醒时,人已躺在这座海岛的沙滩上。因眉心处的灼灼发烫,令人生疼,她不得不借着海水的倒影察看。

不看不打紧,这一看,两眉之间竟凭空长了一个神秘符号。她描述不出来这到底是个什么形状,只觉它神韵十足,绝不属于这世间万物。

张清楚尚不得知神秘符号的由来,也不知该如何处理。所幸的是这神秘符号在她遇到二人之前,便暗淡了下来,隐没于她的皮肤之下,仿佛未曾出现过。

“活腻你了!狗畜生也敢瞪我!看我不勒死你!”

柳依依见张清楚竟敢瞪着她发愣,勃然大怒,当下右手使劲一扯,套在张清楚脖子上的树藤猛地收紧。

张清楚双手拼命抵着脖子上的树藤,她不能就这样死了。

她要活着!她要报仇!

她被勒得脸颊涨红,仍竭尽全力,一字一句地说道:“你又算什么东西?不过是……依附杜清越的……玩物而已!”

多亏了多年的相处,呵呵……她很了解这女人最受不得激将法。

果然,柳依依放弃了就此勒死她,气得近乎疯狂般大笑道:“你竟敢说我是玩物?也是,我记得某人一直装清高,从未被清越哥哥碰过,你等着,哈哈哈……”说罢,松开了扯着树藤的手,大步离去。

张清楚随即跌坐在礁石上,捂着胸口,大口喘气。

她倒不怕这女人去找杜清越碰她,如若杜清越真的想碰她,手无缚鸡之力的她早就失身了。没碰她,不过是嫌弃她而已。

不多时,柳依依便带着杜清越又走了回来。

她半个娇柔的身躯似猫儿般倚在杜清越身上,撒娇道:“清越哥哥,你一定要替我严惩这贱畜生!”

杜清越闻言,嫌恶地看向张清楚,只见她破破烂烂的衣服下,尽是红紫色的伤痕与乌黑色的淤血。还散发着阵阵浓郁的腐臭,真是肮脏又令人作呕。

再看看倚在他怀里的柳依依,身姿曼妙,尤其是那一双傲人的白嫩大团子,时不时散发着让他神萦梦绕的淡淡体香。

就算将张清楚洗净,他也对那扁平的身板,粗短的双腿……毫无兴趣。

“依依,你说的那个……还是算了吧,咱们换个其他的惩罚。”

柳依依见他毫不掩饰眼里的嫌恶,便不敢再提。阴毒的眼神在张清楚身上打量许久后,讥笑道:“你不是渴吗,我就让你好好地解解渴吧!”

说罢,柳依依便摁着她跪在杜清越跟前。

张清楚惊恐万分,挣扎着紧闭嘴巴,却还是被柳依依用力地掰开了。

裂开的嘴角传来阵阵刺痛,让她顿觉力不从心。

随着一股腥臊的液体洒在她的脸庞上,她不再挣扎,只是紧闭双眼,不愿看那脏秽之物。任由那液体混淆着两行清泪,即将流入她的嘴内。

心力交瘁的张清楚,再也承受不住这番打击,一口鲜血喷出,两眼翻白。

奇怪的是,在她昏迷之际,她脸上的液体已全部消失,眼前的二人也昏倒了在地上。

“吾在等汝归来……”

一道似男非女的声音,略带欣喜又夹杂着隐晦的悲伤,似是近在耳边,又仿佛远在天边。

时隔一月,眉心处的神秘符号竟再次浮现,金光闪烁,将她的意识带进了一片虚无之中。

待再次醒来,张清楚已处于田园之间。

青山环绕,溪水涌流,小池塘里莲花摇曳,茅草屋下花簇锦攒,空气中散发着淡淡的清香。

“喵~”

张清楚闻声望去,只见屋顶上竟有一只毛色银亮的小猫儿,正盯着她。

她一时好奇,便走上前去,小猫见她走近,小身子顿了顿,瞬息跳落至一旁的小石桌上。

“这里是什么地方?我……已经死了吗?”张清楚自言自语道。

“喵~这里是你的域外空间,主人。”

张清楚听见有人接话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再见竟是那猫儿口吐人言,吓得脸色惨白,踉跄后退。

这是什么猫儿,竟会说人话!

莫不是妖怪吧……

她害怕得四处张望,顿觉此地亦瘆得慌……

小猫儿似是看穿了她的心声一般,软软糯糯的声音再次传出:“别担心,喵才不是妖怪!喵是神仙大人!”

本是安慰张清楚的话,却让她吓得更慌了,这小猫竟还能听见她的心声。

不是说好建国后不许成精吗……

“主人变得这幅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就算了,胆儿都小了,唉……”

小猫儿摇了摇小脑袋,老气横秋的语气配上它这幅萌相十分违和。

这小猫是在说她丑得没有人样吗……张清楚嘴角抽了抽。随后疑问道:“域外空间是什么?我是死了吗?还是你救了我?”

小猫儿顿了顿,垂头丧气地说道:“都怪本喵无能,在主人遭受侮辱时,没能及时挣脱空间的束缚,不过,幸好方才赶上了,才没有让主人继续受辱。”

张清楚想起方才的侮辱,也是眼眶湿润,真诚地说道:“谢谢你。”

小猫儿见状连忙转移话题,歪着小脑袋说道:“喵~主人还是先进那仙池里洗髓伐骨,恢复原貌吧,你现在这副模样实在有失身份。”

主要是丢了本喵的脸……

“洗髓伐骨?恢复原貌?你的意思是,我进那个池塘里泡澡就会变漂亮吗?”

张清楚闻言,心如小鹿般砰砰乱撞,连忙又追问道:“会长高吗?”

小猫眨了眨大眼睛,翻了个白眼,“会!”

小猫话音刚落,张清楚便一路小跑,扑通一声,跳进了那仙池里。

她迫切期待小猫所说的恢复原貌!尽管不知这小猫说的是真是假,有何目的,她不愿放过这一丝改变的机会。

推荐阅读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