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悬疑 ›› 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梅小青,阎辞 《他在原地 等我入局》作者:X鑫愿 最新章节列表
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梅小青,阎辞 《他在原地 等我入局》作者:X鑫愿 最新章节列表

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梅小青,阎辞 《他在原地 等我入局》作者:X鑫愿 最新章节列表佚名-著

21人在追
小说:他在原地 等我入局 小说:悬疑 作者:X鑫愿 简介:乔陌有三大愿望:一、父母婚姻幸福二、不出命案三、把阎…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6-05 23:01:37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小说:他在原地 等我入局

小说:悬疑

作者:X鑫愿

简介:乔陌有三大愿望:一、父母婚姻幸福二、不出命案三、把阎烁追到手可是后来父母却离了婚,母亲在黄昏之时远走,乔陌从此患上黄昏恐惧症,只有甜甜的糖果能安抚她的情绪。一桩桩命案更是接踵而至,使这座饱经风霜的古城弥漫上层层迷雾。阎辞邪魅一笑,将她紧紧拥在怀里:“那最后一个愿望也弃了吧,我比我哥好。”乔陌惊觉,这个顶着一张人神共愤的俊颜的男人,早就入了她的眼,侵了她的心。

角色:梅小青,阎辞

他在原地 等我入局

《他在原地 等我入局》第1章 两道勒痕免费阅读

2020年的夏天多雨水。

江阳市作为一座老城,排水系统虽然几经修整,但还是在连续的暴雨天气下超负荷运转,最后彻底瘫痪,导致路面积水不断升高。

梅小青是江阳师范大学的大二学生,平时兼职做家教赚取生活费。

但因为暴雨积水公交车停运,连出租车都拒载,梅小青只能硬着头皮趟着雨水赶往学生家里。

姜黄色的雨水已经漫过了小腿,梅小青深一脚浅一脚的走了十分钟,原本漂亮的连衣裙被溅起的水渍弄脏,这让她很是烦躁。

突然,她感觉自己的脚踢到了什么坚硬的东西,甚至隐约发出了一声沉闷的脆响。

“水里有东西?”梅小青随口嘟囔了一句,尝试着反复踢了几脚。

这次的感觉很真切。

是个陶瓷水缸。

梅小青不由自主的看向路边不远处的那家腌肉店。

同样因为暴雨,生意萧条,老板早早就关了门。

只是不知道是不是暴雨冲开了玻璃门外的卷帘门,门下有个明显的高于水面的缝隙。

如果她猜的不错,那这水缸很有可能就是从腌肉店里滚出来的,而且里面很可能还有腌肉。

作为一名大山里出来的穷学生,她一直垂涎于这江阳市的特色腌肉,只是因为价格昂贵,她每次经过也只能干闻气味儿。

梅小青看了看空无一人的街道,歪着脖子,随手将雨伞夹在了颈窝。

双手试探性的伸入水底。

水缸的重量让梅小青欣喜,这意味着缸里的确装着东西。

深褐色的缸身有不少划痕,却被雨水浸泡的闪闪发光。

梅小青一手艰难的将水缸抱在怀里,甚至还要曲起一条腿在下面分担缸身的重量,另一只手才颤颤巍巍的掀起了缸盖。

‘砰’

水缸重重砸进积水中,梅小青一手还捏着缸盖跌坐在积水里。

脸色惨白,双眼瞪得凸起。

下一秒,撕心裂肺的尖叫声响彻了整条街道,散发着浓烈的恐惧。

江阳市公安局刑警大队。

虚掩的门缝内突然传出男人不安的质问声:“你们想干什么?”

“你看这根儿绳子,跟勒死你老婆的那根儿是不是很像?”

少年嗓音清冷、慵懒,仿佛山林间还未睡醒的小兽,狠戾间又夹杂着一丝嘲弄:“我可是特意找了一根粗细材质都差不多的。”

阎辞穿着一件白衬衫,领口微微敞开,手腕处松松挽起,简洁中带着一丝性感。

双逗号刘海下是一张坏坏的笑脸,明明才二十四岁,五官却如刀刻般菱角分明,俊美异常。一对细长的桃花眼充满了多情,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

“呵。”坐在阎辞对面的男人戴着眼镜,看起来文质彬彬。

因紧张而微微前倾的身子却突然放松的靠在了椅背上,冷哼出声:“你说错了吧?我老婆是自己上吊自杀死的,不是被勒死的!”

“是吗?”阎辞摆弄着手中粗糙的麻绳,缓步绕到了男人身后,看似随意的问道:“那你口中的‘上吊自杀’是这样吗?”

麻绳突然越过男人的头顶停在颈前,不等男人反应过来,阎辞猛地加重了双手的力道。

麻绳大力摩擦着颈部脆弱的肌肤,留下一圈血红的印记。

男人被突如其来的勒颈吓得不轻,下意识抬起双手抠住麻绳,双腿乱踢,却起不到任何作用。

然后,他注意到了始终坐在审讯桌后,一言不发的女孩儿。

她是跟阎辞一起进的审讯室,却至始至终只是冷眼看着他,甚至在阎辞勒他的时候,脸部表情都没有一丝波动。

女孩儿长得相貌娇美,肤色白腻,淡雅的目光里恍如有着海洋般深不见底的感觉。

女孩儿给他的感觉无疑是惊艳的,但此时,却让他浑身颤抖,心生畏惧。

因为强烈的窒息感让他意识到,这两个年纪轻轻的警察竟然真的想勒死他?

意识逐渐涣散,男人下意识伸向女孩儿求救的手终于无力的缓缓垂下。

然后女孩儿终于动了,右手拿着一面巴掌大小的镜子,轻笑道:“行了,松手吧,你真想勒死他啊。”

男人的皮肤很差,尤其是脖颈,褶皱之间还能看见汗泥。

为了让他看清楚镜中的自己,乔陌特意将灯光调的更亮。

“疼吧?”乔陌冷嗤着看着他:“你现在只是磨破了表皮,有轻微的皮下出血,而你老婆却被勒断了颈骨,痛感比你高十倍不止。邓福发,你下手还真是不留情啊。”

“我要告你们!”邓福发脸色苍白,双眼冒火的瞪着乔陌,嘶吼着:“我要告你们谋杀!”

“随便!”乔陌不以为意:“不过在那之前,我觉得我有必要给你看点东西。”

空闲的另一只手转身拿起桌面上的照片,与镜子平行。

照片中的脖颈很明显属于一个女人,纤细修长,也许曾经很白皙,但现在却被两道乌黑青紫的痕迹隔成上下两段,中间隐约可见森森白骨。

“这是法医给你老婆做尸检时拍下的伤口照片,能明显看到两道勒痕,下面的勒痕跟你脖子上的伤痕一模一样,怎么造成的,我想我同事刚刚已经给你演示过了。

而上面的勒痕下颌下索沟较深,索沟在耳后提空,这是由于作用力来自死者的自身重量,也就是你口中的‘上吊’!邓福发,你以为你把你老婆勒死再把现场布置成自杀就能逃脱法律制裁了?做梦!”

男人那双隐藏在眼镜后的黑眸突然没了光彩,戾气散尽,徒留下满身绝望。

“是,我老婆是我杀的……”

伤口若不治愈,便会在暗地里发脓溃烂,最后一发不可收拾。

拿着邓福发签了字按了手印的口供,乔陌却目露迷茫:“阎辞,你说死者既然不爱邓福发,为什么还要嫁给他?既然嫁给他了,为什么还要出轨?最后还搭上了一条命?我真是理解不了。”

阎辞斜眼撇了撇乔陌,嗤笑道:“你的脑袋长在脖子上只是为了增高的吧?”

“阎辞!你信不信我也勒死你?”

“来啊!谁怕谁?”

因为暴雨而阴沉的楼道,被这纯真的打闹声添了几分生气。

走廊尽头却突然急匆匆走来一道修长的身影拦住了两人:“别闹了,临江堰出事了,烁哥让你们马上过去!”

——

作者有话说:

萌新一枚,还请看官大大们多多支持,多多提建议!鞠躬~~致谢~

推荐阅读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