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现代言情 ›› 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乔西,海乐 《末世团宠:大佬总想偷走我的壳》作者:柳刀 最新章节列表
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乔西,海乐 《末世团宠:大佬总想偷走我的壳》作者:柳刀 最新章节列表

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乔西,海乐 《末世团宠:大佬总想偷走我的壳》作者:柳刀 最新章节列表佚名-著

4人在追
小说:末世团宠:大佬总想偷走我的壳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柳刀 简介:海乐是个只知道吃了睡睡了吃的小海螺。阴差…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6-07 14:18:33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小说:末世团宠:大佬总想偷走我的壳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柳刀

简介:海乐是个只知道吃了睡睡了吃的小海螺。阴差阳错来到陆地,还白捡了个新饲主,只是饲主有些奇怪,每天都在觊觎她的壳。作为一个被灌输了正义冒险者思想的海螺,为了保护自己的壳,海乐决定留下来和邪恶势力斗争到底。于是她成了这个世界上第一个吃软饭的小海螺。陆既明:“其实我只是觉得你的房子很漂亮。”小海螺:“你看,你分明就是想偷走我的壳。”后来等她登堂入室,才明白原来软饭竟是她自己!【文案仅供参考】

角色:乔西,海乐

末世团宠:大佬总想偷走我的壳

《末世团宠:大佬总想偷走我的壳》第1章 乔西之死免费阅读

“事实上,现有储备能源只能够供应悬塔半年,我们应该考虑的是怎么缩减开支以及提供更多的供给。”

“我们难道不是在源源不断的搜寻物资吗!”

“莱茵团长你冷静一下,我们并没有向调查团问罪。”停顿了一下那个声音继续说:“调查团带走的武器装备制作成本确实很高,但这方面我相信城主不会克扣,毕竟,你们是我们的核心。”

“核心?”名叫莱茵的男人自嘲的笑了一下,提高了音量:“…外面环境恶劣,到处都是凶残的异种,从十年前开始,调查团的存活率逐年下降,这还不包括无故失踪和重伤不治,你们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没有人说话,会议室里的温度像是降到了冰点。

莱茵情绪没有起伏,陈述着现有事实:“意味着后期,外面的世界会更加残酷,异种也在进化,我们的预备人数远远不够牺牲人数,等他们有一天进化出更高级的智商,我们只有一个结局,就是,灭亡。”

“……”

有人愤慨的说:“只要增加调查团的人手,带回来的资源足够支撑悬塔,我们就不会走到绝境!”

莱茵冷哼一声:“你去吗?还是他?虽然大家分工合作,但我们不欠你们的,有时候异种有人性,人却不一定!”

“你——”

“够了。”

一道苍老而威严的声音瓮瓮的传来,四周顿时鸦雀无声:“‘那个’计划可以开始了。”

半开的银色大门之后,有人影悄悄离开。

……

咸腥的海风刮过海面,掀起了一道道细碎的波浪,更深处影影绰绰的掠过无数黑影。

一只半人大的三眼怪鸟看见了海面上露出的小鱼尾巴,猛的扑下去想要饱餐一顿,却没想到在碰到的一瞬间鱼尾从中间撕裂,膨胀出一张巨大的嘴,锋利的牙齿闪着银光,下一秒从海里跃起一头浑身长着脓包的巨兽。

怪鸟刹车不及,直愣愣的冲进了巨兽的嘴里。

巨兽用八只参差不齐的触手撕扯着猎物,几下便拆吃入腹,血腥味引来了海域里其他的生物,一群三个头的剑鱼强盗般从水里激射而出,长达数米的坚硬鱼吻狠狠刺入巨兽皮肤,那部分皮肤立马发出被烫伤的滋啦声,这也极大的刺激了其他的剑鱼,他们争先恐后的‘消化’着这头巨兽。

不过两分钟,已经失去了巨兽的踪迹,强盗们饱餐一顿后迅速离去,海面恢复平静。

那个做诱饵的断裂小鱼尾孤零零的浮在海面上,仿佛在目睹自己的灭亡。

一艘废弃的沉船甲板上,一只小海螺兴趣缺缺的围观了这场捕猎,慢悠悠的爬回了船里,它的目标是船舱里唯一一间完好的房间,到房间门口的时候停顿片刻,像是在思考。

下一秒,从莹白剔透的壳里爬出了一团透明的胶体,胶体逐渐膨大,先是生出了四肢,再是头部,最后是五官,整个过程越来越细致,最后变成了一个清秀少女。

少女长而浓的睫毛下是一双纯净的淡蓝色眼睛,鼻子和嘴都很精致,像造物主特地打造的面容,只不过皮肤白的过分,几乎要透出血管,当然,这个生物并不知道血管的构造,所以也就是单纯的白。

这个生物的名字叫海乐,是三个月前捡的那个叫乔西的人类给她取的,在相处中乔西看到她可以变成其他的生物,就让她每次见面就用人形,说这叫拟态。

虽然不能理解他的怪癖好,但作为海乐唯一的朋友,海乐觉得满足一下他的喜好也不是不可以。

只踉跄了一下便稳住身形,拾起地上的壳便打开了那扇锈迹斑斑的门。

入目是一张简易的破布搭起来的床,床上坐着个面无血色的大汉,听见门开的声音大汉立刻睁眼,锐利的眼神在看见海乐的一瞬间骤然温和,笑道:“小史莱姆,你回来了?”

海乐茫然道:“我不是海螺吗怎么又变史莱姆了?”

乔西促狭的眨眼,他并不准备解释这个名词是因为在第一次看见透明的海乐时想到的,毕竟透明的螺肉他也是第一次见,配合着莹白的壳就像是璀璨的宝石装着一团透明史莱姆一样。

乔西摆摆手,指了一下她的头侧道:“你今天又忘记变耳朵了。”

标志的骨相哪儿都好,就是本来属于耳朵的部分碎发毫无障碍的垂下,乔西觉得有些怪异。

“我用不着耳朵。”海乐将壳小心的融入皮肤,顺手给了乔西一条鱼,道:“而且你的画上没有画耳朵。”

她的行为和知识都是获取于以往经过的人类,因为无妄海人类基本活不下来,所以她只是好奇,从来没想过拟成人类,毕竟弱小又没有攻击力的人形是最没用的。

直到遇见偶然乱入的乔西,才让她有了交流的欲望。

因而从前变成人类用的乔西的样子,海乐觉得喜欢一个东西就变成他的样子并没有问题,但乔西自己却接受不了,于是给她设计了一个人类形象。

乔西的画工意外的不错,微卷的头发乖顺的垂至颈侧,盖住了一半耳朵,也不怪海乐会忽略。

这个形象海乐只试过一次,还不是太熟练。

等到海乐长出了两只小巧的耳朵,乔西才满意的转过头啃那只长相勉强算周正的咸鱼。

只喝海水的海乐同样也不理解为什么吃东西还要挑长相,于是百无聊赖的看着他吃鱼。

见他对这次的食物还算满意,海乐才小声道:“我喜欢你这种样子或者沙耶那样的,现在的样子不好看。”

乔西一怔愣,瞬间就明白小海螺这是嫌弃这个形象了。

他的样子可以理解,但三个月以来对岛上的了解,沙耶是东面岛屿上一头像巨形太岁的异种,体型巨大没有智商,全身都是眼睛,他流落至此也有那东西的一份功劳。

看来海乐对喜欢的形象的定义就是威猛和巨大。

也可以理解,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实力才是王道,外貌从来不是加分项。

乔西下意识的摸了摸口袋,那里有张破旧的照片,照片上灿烂的笑着的人和面前的少女别无二致,有些低落的开口:“这是我妹妹的长相,你不喜欢明天重新给你画一张。”

似是察觉到了乔西的情绪,海乐道:“她去哪儿了?”

他们从来没有打听过对方的私生活,海乐觉得没必要她又不是人类,乔西是不想提。

空气中沉默片刻,乔西沙哑开口:“她死了。”

“怎么死的?”没人教一只海螺怎么察言观色,现在的情况更加尴尬了。

然而海乐仍不自知,又追问了一遍。

“……我杀的。”有些事情一旦开口,接下来就顺畅许多,乔西垂眼看了一眼自己腹腔那个碗大的伤口,解释道:“我们在一个冒险小队,某次任务被一只异种寄生丧失理智,我不想让她死在别人手里。”

寄生,海乐知道这个词,她知道很多同类会自相残杀,然后吞掉对方,就拥有了对方的意识,当然弱势的那一方什么也不会就下流,乔西的妹妹应该就是这样的情况。

海乐偏头去看那个乔西只吃了两口的鱼,嘟囔道:“算了,将就用吧。”

她的伙伴时日无多了,海乐感觉到对方身上的的生命力正在逐渐流失,那种新鲜生命的味道越来越颓败,她知道再过几天或者几个小时乔西就像她之前捡的那些人类尸体一样冰凉,继而发散出那种令人讨厌的腐臭味。

海乐胸口发闷,她觉得自己应该是缺水了,于是转身出门,变回原型把自己泡进了海里。

过了十几分钟,海乐重新走进船舱,闷闷道:“没用。”

“什么?”乔西不明所以,刚才海乐一言不发去泡水,她就觉得奇怪,不过转念一想海乐的性格,也觉得不足为奇了。

虽然会拟态,但脑子还是属于简单的思维方式,所以不能以常理理解。

乔西觉得海乐身上那种朝气也和妹妹很像,笑的更开心,但脸色却更加白,海乐撩起他的衣服,将手上伤口,那只白皙的手掌分泌出粘液,粘液渗入伤口很快消失不见,像前三个月对乔西做的那样,但这次消耗的粘液却石沉大海,没有一点用。

海乐本就白的脸色颜色更浅,面上疑惑,似乎不能理解自己的治疗怎么没用了。

“哥哥——杀了我——”

乔西看着海乐的面容和少女重合,自嘲的笑了一声。

末世里,活着实在是一件特别不容易的事,眼看着亲近的人一个一个死去,幸好,他是最后的一个。

收起了那种莫名的情绪,看着海乐,虚弱道:“别白费力气了小海螺,这三个月的时间都是我偷来的。”

“我就要死了。”海乐刚想开口就被乔西打断,攥住海乐的手粗粝有力,几乎就要将她的手腕折断,海乐却感觉不到疼痛,因为她敏感的意识到了什么。

乔西颓废靠在墙上,咬牙说道:“小海螺,我死了你就回海里吧,不要再接触人类了,安安稳稳的活着,过完这一辈子。”

海乐本在认真听,听到最后一句嗫嚅道:“我想去大陆看看。”

乔西形容的大陆太离奇,瑰丽的地形,稀奇古怪的生物,还有科幻感的人类建筑,都让海乐心驰神往,对人类具有杀伤力的异种反而激起了海乐的兴趣,海里的丑陋怪物她已经审美疲劳了。

两人対峙许久,乔西最后被那种天真的坚定眼神打败,心里叹了口气,到底是被自己拖累的,见已成定局挽回不了,用最后的力气叮嘱道:“别太靠近人类,他们会伤害你,我的背包里有一些需要的东西,你走的时候带上,陆地异种群居居多,遇见危险能跑就跑……还有……”

海乐正凝神听他嘱托,却听头顶的声音戛然而止。

她站起身,紧抿着唇看着迅速灰败下去的乔维,默不作声的从他脖子上取下了一条项链,放进了壳里,并珍而重之的放在了最明显的一个角落。

然后海乐蹲下身将乔西的尸体拖动到了甲板旁边,缓慢的推进了海里。

一群怪异的食人鱼从水下包围过来,乔维的身体瞬间被啃食完毕,连骨头也被食骨鱼类吞食。

盯了片刻,海乐跳下水,从残骸中捞起一节指骨,和项链串在了一起。

清晨的第一缕光撒在甲板上,勾勒出一个沟壑不平的影子,海面和天空形成一道明亮的线,远处有海鸟飞过,竟然有几分瑰丽。

海乐站在船舷发了一会呆,纵身跳进了蔚蓝的深海。

——

作者有话说:

推荐阅读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